第1100章 这晚上战斗了几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歆甜从睡梦中醒来,看见皇甫瑾昂的时候,迅速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你别看我……”

皇甫瑾昂把被子拉开,“害什么臊啊,我哪儿没见过?”

“烦死了!”烈歆甜把脸转向一边。

他们终于完成了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一环,这一天似乎值得纪念一下。

皇甫瑾昂厚着脸皮凑过来,将烈歆甜抱在了怀里,“你是我的人了。”

烈歆甜的脸上带着羞涩又满足的笑容,“嗯,你也是我的人。”

皇甫瑾昂把烈歆甜的身子板过来,“昨天晚上什么感觉?”

烈歆甜的脸红透了,“烦死人了,哪有这么问的!”

“那我怎么问?我是怕你不舒服,这是咱们的第一次,一定要留下一个好印象。”

烈歆甜抿着嘴笑着,如果不是因为喝多了,她可能还真的会害怕,不过现在似乎纳过闷来,“你是不是故意把我灌醉的?”

“什么叫故意的?明明是你主动要求和我一起喝酒的,你自己酒量太差,怪不得别人。”

烈歆甜拿过皇甫瑾昂的手臂,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你这个大坏蛋!自己占了便宜还卖乖!”

两个人打打闹闹,不知不觉又蒙进了被子里。

烈婧可和楚凌熙一起吃早餐,皇甫怀谦已经去工作了,烈婧可看了看时间,“妈,你说都这个点儿了,两个人还没有下来,这晚

上得战斗到了几点啊?”

一边说着烈婧可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孩子说话没遮没拦的!”楚凌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妈,你还不知道吧,他们两个昨天晚上应该是第一次。”

楚凌熙错愕得看着烈婧可,“不会吧?”

烈婧可把事情的经过前前后后告诉了楚凌熙,楚凌熙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豆包的脸色那么臭,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婆媳二人大笑起来。

烈婧可早就忘记了,她昨天晚上答应了皇甫怀谦,这件事谁也不说的,她说完才想起来的。

“妈,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我昨天刚刚答应怀谦,不跟别人说的。”烈婧可心想着妈也不是外人,应该也没什么问

题。

“我知道,那是我儿子,我能把这事说出去的吗?不过怕是要给巧克力好好补补身子了,他们皇甫家的男人,唉……”

这个苦头,她可是吃了很多年了。

楚凌熙猛地看向烈婧可,“可可……”

“妈,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烈婧可觉得这眼神怪奇怪的。

“可可,汤圆这边没有要求你……”

烈婧可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妈,你说什么呢?”

一看见烈婧可的脸这么红,楚凌熙就猜了一个**不离十,“可可,你用不着害羞,妈都是过来人了,你现在怀孕了,别由着他

胡来,万一伤着孩子就不好了。”

烈婧可很想说,不是他要求的,是自己要求的,但是一个女孩子说出这种话似乎也不太好。

“嗯,我知道了。”

“回头我说说他,这个小子一点儿都不懂事。”楚凌熙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家儿媳妇的。

皇甫瑾昂和烈歆甜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烈婧可和楚凌熙正在客厅里聊天,看见他们两个下来,烈婧可立即咳嗽了一声。

“这都几点了啊,某些人是不是太不知道分寸了!”烈婧可这话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

皇甫瑾昂笑了笑,烈歆甜有点儿不好意思,疯狂地给烈婧可使眼色。

楚凌熙只是在一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到底是血气方刚,新婚啊,就是不一样。”

烈歆甜耷拉着脑袋,恨不得把头扎进地底下去。

皇甫瑾昂见烈歆甜都不敢抬头,急忙说:“你是过来人了,你还不知道吗?真是的,谁也别笑话谁,想当初你和我哥结婚的时候

,还不是那个什么……”

“你……”烈婧可被皇甫瑾昂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妈,你看他……”烈婧可急忙给皇甫瑾昂告状。

“豆包,怎么和你嫂子说话呢?”楚凌熙顿时瞪了瞪眼。

“妈,你要不要偏心的这么明显啊?明明是她先说的,怎么着,我还不能还嘴了?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你还说

我!”

“我就是偏心怎么了?”

“妈,你太过分了啊!”

“一边玩儿去!”

一家人斗斗嘴,显得那么亲密无间,楚凌熙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皇甫瑾昂带着烈歆甜出去玩儿了,他们难得在一起,可以好好谈恋爱。

烈婧可忍不住有点儿羡慕,本来也想跟着去的,可想到人家小两口在一起,自己跟着,算怎么回事呢?就不去当电灯泡了。

楚凌熙见烈婧可似乎有点儿不开心,急忙宽慰说:“可可,你是不是也想出去玩儿啊?要不妈陪你去逛逛街好了。”

烈婧可摇了摇头,“妈,我不是羡慕他们出去玩儿,我是羡慕他们两个人可以一起出去玩。”

说话的时候,烈婧可抽了抽鼻子,觉得自己怪委屈的。

“豆包和巧克力一年才休一次假,在部队估计他们也不能这样,反倒是你,每天都能和汤圆在一起,周六日还能一起出去玩,他

们可能更羡慕你吧。”

烈婧可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可是,我们现在哪儿也不敢去了,有了这么一个拖油瓶。”

偶尔她会怀疑,自己做下这个生孩子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可可,其实妈一开始也不想让你太早生孩子的,女人最好的就是那么几年,妈是过来人了,当初生孩子太早,以至于生完孩子

,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孩子,很少有自己的时间,一开始也会抱怨,可后来竟然都习惯了。”

烈婧可看向了楚凌熙,“妈……”

“这个孩子来的太突然了,你年纪小,可能有些时候的确是招架不住,不过既然已经来了,那我们也没办法不是?等你生了孩子

,孩子交给妈带,你想出去玩就尽管出去玩,没关系的。”

烈婧可依偎在楚凌熙的怀里,“妈,你对我真好。”

“傻孩子,妈当然要对你们好了,你放心,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妈是你的后盾,好不好?”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