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密码是什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姑,你不能去!你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烈婧可捧着自己的肚子。

“你现在和我回咱们住的客栈里去。”烈歆甜硬是带着烈婧可回到了他们住的客栈里。

“巧克力,你说怀谦不是有事吧?”烈婧可担心地看着烈歆甜。

“小姑,怀谦哥也是有些身手在的,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出事的,你先不要胡思乱想。”

唐教授入住的房间里,皇甫怀谦也被捆绑了起来,他们已经听见了声音,是枪声,想必这酒店里所有的人都已经成为了人质。

能够入住皇家酒店的人,那都是非富即贵的,拥有这样一批人质,对于这帮人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皇甫怀谦突然后悔,他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这帮人竟然做足了准备。

“怎么样,皇甫先生,对于现在的局面,你还满意吗?”刀疤脸坏笑着看着皇甫怀谦。

“你这样是达不到目的的,还是束手就擒吧,南溪岛是我皇家集团开发的旅行产业,很快特警就会赶来,你们根本逃不掉。”

“那我们就一起死好了,不瞒你说,我们这次还带来了一份礼物,这个礼物可以让整个岛屿夷为平地。”

皇甫怀谦看着刀疤脸说不出话来,他们不是目标是唐教授手里的芯片吗?怎么还会准备炸弹呢?这不科学,他严重地怀疑对方

在说谎。

“皇甫先生,我奉劝你,跟我们合作,否则这件事牵扯的人可就更多了,据我统计,这岛上的游客连带工作人员一共有三千多人

,难不成你想要让这三千多人给你陪葬?皇甫先生是善良的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肯定做不出来的。”

“你还知道丧尽天良!”皇甫怀谦愤怒地看着刀疤脸。

刀疤脸却耸耸肩膀,“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做多了,所以也就没什么所谓,反正已经是丧尽天良,多做一件,少做一件,又有什么

区别呢?”

皇甫怀谦无言以对,他愤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南溪岛特警支队的人,我们已经将这里包围了,你们赶快束手就擒!不要做无谓的反抗!”

外面传来了声音。

刀疤脸却丝毫没有畏惧,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局面,没什么好怕的,他们有那么多的人质,也根本不在乎外面的人说什么。

皇甫瑾昂已经来到了特警支队的队长身边,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皇甫瑾昂问。

“目前不清楚,我们是听到了警报,所以才赶过来的。”

“你们难道没有设备吗?”皇甫瑾昂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这名队长。

“我们的设备的确不够先进,这也是符合规定的,因为南溪岛并不属于关键岛屿,甚至从来没有出现过走私等事件,因为它的地

理位置决定了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度假岛屿,我们的武器以及设备都不够先进。”

队长也十分无奈,这还是他们驻守南溪岛遇见的最大的一次危机事件。

事实上以南溪岛的资质是不需要配备特警支队的,这还是皇家集团为了保险起见,特别申请的,皇甫瑾昂估计这些特警队员常

年在这边,想必也缺乏训练,加上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事,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处理这类危机的能力。

所以现在南溪岛非常危险,而且想必对方对于南溪岛的情况了如指掌,所以才敢在这个岛上胡作非为,他们必须寻求支援。

队长也毫不隐瞒,“你们特种部队应该经常面对这种情况吧?我们实在没有什么经验,还需要你帮助我们,我们全权配合。”

皇甫瑾昂拿起望远镜朝着皇家酒店里面看了看,结果里面的窗帘全都拉上了,什么也看不到。

“我需要对里面有所了解。”皇甫瑾昂忧心忡忡地看着这家酒店,他不了解地形,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人,这个时候他突然

想起来,“对,我哥!”

皇甫瑾昂立即给烈歆甜打电话,“巧克力,问问你小姑,我哥的电脑在不在?”

他现在寄希望于皇甫怀谦没有把电脑带进去,如果有了皇甫怀谦的电脑,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在呢,电脑在这里,就是有密码。”

烈歆甜已经拿到了皇甫怀谦的电脑,烈婧可也在电脑旁边,“小姑,你想想看,我哥的电脑密码是什么?”

烈婧可挠了挠头,她还真的从来没有打开过皇甫怀谦的电脑,因为皇甫怀谦电脑里全都是工作的东西,她一向不敢轻易碰的。

“我没有开过他的电脑啊。”烈婧可摇了摇头。

“你想想,你不是经常开他的手机吗?他手机的密码会不会和手机是一样的?”烈歆甜提醒说。

烈婧可试着用手机的密码打开电脑,结果密码错误。

“小姑,不对,你好好想想,这电脑输错三次,就进入防御系统,咱们就更打不开了。”烈歆甜焦急地说。

烈婧可手心里全都是汗,皇甫怀谦的手机密码是烈婧可的生日,电脑的密码是什么呢?

“我真的不知道,要不试试他的生日?”

烈歆甜摇了摇头,“我觉得怀谦哥不会用他的生日的,手机用的都是你的生日,电脑怎么可能用他自己的呢?男人通常也不会用

生日做密码的吧?”

“哎呀,那我就更不知道了!”烈婧可懊恼地直跺脚。

“小姑,你冷静冷静,你想想,怀谦哥有没有和你说起过什么,关于密码之类的,或者是特别的日子一类的。”

烈婧可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倒是和我说过妈,他三岁之前不是一直跟在妈身边吗?所以和妈相依为命的日子很难忘,你说会

不会是妈的生日?”

“那我们试一试?”

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点了下头。

他们输入了楚凌熙的生日,结果不对,又错了,也就是说还有一次机会。

当看见电脑屏幕上显示错误的时候,两个人都叹了口气。

“怎么办啊?”烈婧可就要哭出来了。

“不哭,不哭,冷静一下,再好好想想,还有什么日子是值得纪念的?你们两个结婚纪念日?”

烈婧可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