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宝宝的预产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人继续思索着,谁也没有说话。烈婧可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出来。

她忽然想起之前和皇甫怀谦说的话。

“你要记住宝宝的预产期啊,我可什么都记不住。”

“好,我记下了,宝宝的预产期和我们正式谈恋爱竟然是同一天。”

“我们正式恋爱是哪一天啊?”

“你连这个都没有记住妈?”

烈婧可灵光乍现,“会不会是我们正是谈恋爱的日子,也是宝宝的预产期!”一边说着,烈婧可看向了烈歆甜。

“是同一天?”

烈婧可用力点了下头。

“可以试一下,宝宝的预产期是哪一天啊?”烈歆甜看向了烈婧可。

烈婧可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我不记得,这种事情我从来不会记的,都是他在记。”

她现在突然发现如果没有皇甫怀谦,自己竟然像个废物一样,“手机,对,手机,我手机上有!”

她把手机拿了出来,手机里有一个APP是用来记录孩子的成长的,当时皇甫怀谦是帮她设置好的,用来提醒产检和注意事项什

么的。

烈婧可把手机拿出来,找到了宝宝的预产期,“快输进去。”

烈歆甜输好了密码,还需要按一下确定键,可是她却迟迟不敢按下,因为如果这一次再错了,就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

“巧克力,你按啊。”

“我有点不敢,小姑,你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日期是比这个更重要的,或者是数字的组合,你好好想想。”

烈婧可都要哭出来了,她向来是个迷糊鬼,这种日子什么的,她都不喜欢记得。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就是这个我们两个在聊天的时候,他和我提过一句,说真的好巧,竟然是同一天。”

“那就试试吧。”烈歆甜深吸一口气,将手指放在了确定键上,然后用力按下。

烈婧可吓得直接捂住了眼睛,没想到电脑竟然开了!

烈歆甜激动地大叫起来,两个人激动地抱在了起来,烈歆甜急忙给皇甫瑾昂打电话,“哥,我打开了,怀谦哥的电脑,我已经打

开了。”

“你现在马上进入皇家酒店的系统,查看这家酒店目前的入住情况。”

烈歆甜按照指示立即进入了皇家集团的系统,找到了他们这里的皇家酒店,“目前酒店的入住率有百分之五十,里面登记的旅客

信息一共是一百三十二人。”

“把酒店的建造图发给我。”

“好的。”烈歆甜立即把酒店建造的图纸发送给了皇甫瑾昂。

皇甫瑾昂飞快地浏览着图纸,时不时还要抬头看看这栋大楼的建造。

“哥,我现在过去帮你吧。”

“你带着电脑过来,让你小姑待在客栈里不要出来。”

“好。”

烈歆甜挂了电话,“小姑,你乖乖地待在这里,把门锁好,窗户也关好,窗帘全部拉上,这家客栈有地下室,你带上一些东西躲

到地下室里去,千万不要出来,回头我会来找你的。”

烈婧可一把拉住了烈歆甜的胳膊,“巧克力,你别走,我害怕。”

“不行啊,小姑,我哥一个人忙不过来的,这边的特警估计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问题,他一个人不行,我得去帮他,要不然咱们

所有人都完了。”

烈婧可这才慢慢地把手松开了,“那……你一定要把怀谦救出来。”

“好,我会的。”烈歆甜朝着烈婧可点了下头,把烈婧可安顿好,她就立即赶往了酒店门口。

“现在怎么样了?”烈歆甜来到了皇甫瑾昂的身边,皇甫瑾昂拿着电脑,还在查看整个酒店的构造。

“还不清楚,里面什么也看不到,我们必须了解里面的情况。”

皇甫瑾昂看向了特警队的队长,“能不能送进去一部电话,我们要好他对话,在送进电话的时候,把针孔摄像头送进去,让我看

一眼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好,我来安排。”队长很快就安排人进去送电话了,这个过程还算顺利,对方也是想要谈判的。

“你好,我是特警队的队长,下面由我来和你谈判。”队长拿起电话说。

“果然惊动了特警队,我告诉你们,我们现在手上有八十多个人质,其中还对于国家非常重要的唐教授,以及天鹰集团的总裁皇

甫怀谦。”

皇甫瑾昂和烈歆甜听见皇甫怀谦的名字,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皇甫怀谦果然是被他们抓住了。

皇甫瑾昂一边听着对话,一边通过针孔摄像头来看里面的情况,“有炸弹。”

突然,皇甫瑾昂小心翼翼地说,烈歆甜也立即紧张起来。

“我们这房间里设置了炸弹,只要我轻轻一动,这座岛就会毁于一旦,我现在需要两架飞机,让我们带着唐教授离开这里,不然

的话,我们就同归于尽!好了,就说到这儿,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里面有炸弹,怎么办?”队长忧心忡忡地看着皇甫瑾昂。

“你们的救援队什么时候能来?”皇甫瑾昂问。

“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太慢了,我要联系我们特种部队,让他们尽快赶到,他们应该会快一点。”

皇甫瑾昂立即向上级汇报了这件事,请求支援。

房间里,传来了哭声,是唐教授的女儿,她年轻,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要哭了,很烦!”刀疤脸十分不耐烦地说。

可是唐教授的女儿这个时候却哭的更厉害了,她的老公在一旁都没办法安抚她。

一个手下走过去,“喂,你是不是想死?”说着将她拉了起来。

唐教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常年工作,做的又是国家保密性的工作,很多时候都不能和自己的女儿见面,他一直觉得亏欠女

儿的,女儿始终是他的掌上明珠。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你们有什么冲我来!”说着唐教授转向了刀疤脸。

“唐教授,想不到你还挺护着你女儿的吗?这件事都是因你而起,如果你早点把资料交给我们,不就没有这回事了吗?害的现在

所有人都要跟着你陪葬,你难道没有一丝丝愧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