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我要和他在一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不先问问我小姑吧?”烈歆甜过了一会儿缓缓地说。

于是他们一起到了客栈里,烈婧可一直乖乖地待在地下室里,她很不安,时间过得好慢,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人过来,是不

是外面出了什么事?

直到地下室的门打开了,烈婧可看见烈歆甜,一下子抓住了烈歆甜的手,“巧克力,怀谦呢?他怎么样了?”

“小姑,你先冷静一下,现在的情况有点儿复杂。”烈歆甜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烈婧可。

“现在正在交换人质,我肯定是要进去的,如果让巧克力假扮你跟我进去,那外面就没有人接应了,特种部队的救援不知道什么

时候才能到,里面有伤员,不知道还可以撑多久。”皇甫瑾昂不安地看着烈婧可。

实际上他是希望烈婧可可以挺身而出的,因为现在实在没办法找到别人,找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或许真的会有愿意挺身而出的

,可是很容易就被对方看出破绽,万一对方觉察出来,惹怒了他们,事情的后果不堪设想。

“那我去!”烈婧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

“小姑……”烈歆甜还是有些担心,烈婧可怀孕都五个多月了,马上就六个月了,她行动也不方便,万一有个闪失……

“没关系的,我得进去,我得和怀谦在一起,不然我在外面也放心不下,再说了,你找人替我,万一人家出点事,我心里也过意

不去的呀,快点吧,没时间了。”

烈婧可当机立断,做好一切准备,就开始交换人质。

皇甫瑾昂带着烈婧可走进了皇家酒店里,他的身上带着针孔摄像头,还可以和烈歆甜进行对话,进门的时候,对方进行搜身,

什么也没有找到。

烈婧可在皇甫瑾昂的搀扶下进入到了那个房间里,“老公!”

皇甫瑾昂急忙拦住了她,皇甫怀谦的一条腿已经中了枪,鲜血直流,看见烈婧可的时候,他也有些意外,他以为会是烈歆甜跟

着皇甫瑾昂一起进来的,可转头一想,那样的话,外面就没有人了。

唐教授的女儿被送了出去,及时进行就医,整个交换人质的过程还算顺利。

“没想到啊,皇甫怀谦,你这个人还真是伟大,你老婆都怀孕了,竟然还让你老婆过来,佩服,佩服。”刀疤脸盯着烈婧可的肚

子看了两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孕妇啊!”烈婧可毫不客气地朝着刀疤脸吼道,然后走到了皇甫怀谦身边,“你没事吧,老公?”

“没事,不用担心。”皇甫怀谦摸了摸烈婧可的脑袋。

有人想要给烈婧可捆上手脚,皇甫瑾昂急忙说:“我嫂子都怀孕了,挺着这么大的肚子不方便,你们把她捆上了,万一动了胎气

,对你们来说很麻烦的!”

“这可是皇甫家族的长子长孙,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即便是今天能逃出生天,我皇甫家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皇甫怀

谦补充说。

刀疤脸想了想,朝着手下摆了摆手,一个孕妇量她也不敢怎么样,她肯定会先顾着自己的孩子的。

“算了,我们就当是照顾孕妇了。”

接下来手下把皇甫瑾昂的手捆上了。

刀疤脸拿起手枪看了看这一屋子的人,“现在我们手里的人质足够了,”问问警方,什么时候能把飞机准备好,再不准备好,我

们可就要动手了!”

“飞机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准备飞机哪是那么容易的,这里距离陆地有多远,你们肯定心里清楚。”皇甫瑾昂说。

刀疤脸接通了电话,“飞机究竟什么时候能到?再不到,我们可就要同归于尽了。”

“还有十分钟。”

“好,就再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刀疤脸挂断了电话。

突然一个手下跑了过来,“老大,不好了,特种部队的人来了。”

“什么?特种部队的人怎么会来呢?”刀疤脸也有点儿慌了。

“是,千真万确,我看见他们的飞机了。”

皇甫瑾昂在旁边笑了一声,“我可是听说特种部队的人个个都是精英,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一个人就顶上一支队伍了,你们赶

紧投降吧,说不能能宽大处理。”

刀疤脸根本无心理会皇甫瑾昂的话,“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看看。”

说完刀疤脸就走了出去。

只留下了两个人守着他们几个。

皇甫瑾昂抬起头来看向一个手下,“哎,你们老大脸上的伤疤是哪儿来的?”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手下瞪了他一眼。

“我就是好奇,那么大一个伤疤,应该不是意外吧?”皇甫瑾昂紧接着问,“不过这倒是和他身上的黑色衣服挺般配的,特别冷酷

。”

“你给我闭嘴!”手下有些不耐烦了。

而另一边,烈歆甜已经接收到了信息,这里面的头目是一个脸上有伤疤的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

基本上可以确定射击的目标了。

皇甫瑾昂给烈婧可使了一个眼色,烈婧可站起身来。

“你想要干什么?”手下立即用枪指着烈婧可。

“我换个地方不行吗?这个地方太窄了,我腿都麻了,肚子也有些不舒服。”烈婧可回答说。

“女人就是事多!快去!马上坐好!”

烈婧可坐在了皇甫瑾昂的旁边,那两个手下见她坐下了,也就不理会她了。

烈婧可把手伸到了皇甫瑾昂的身后,那绳子系的太紧了,根本打不开。

皇甫瑾昂给烈婧可使了一个眼色,“嫂子,我这脚有点儿痒,你帮我挠一下。”

“好。”烈婧可给皇甫瑾昂脱了鞋,在他的鞋子里发现了一个很小的刀片。

这是皇甫瑾昂能带进来的唯一的武器。

烈婧可将那个刀片握在手里,帮皇甫瑾昂把绳子解开。

“哎哟,我……我肚子有点儿疼……肚子疼……”烈婧可突然叫了起来。

一个手下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就在他走近的时候,皇甫瑾昂突然抓住了他的枪,一招便让他闭上了嘴!

另一个手下反应过来的时候,皇甫瑾昂也立即解决了战斗。

“嫂子,时间来不及了,你先帮大家解开绳子,我出去看看。”皇甫瑾昂捡起地上的枪,迅速离开了这个房间,并把房间的门锁

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