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返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烈歆甜心里明白,皇甫瑾昂一开始都不打算结婚,又怎么能要孩子呢,更何况他们两个都是部队上培养出来的精英,这个

时候如果她怀孕,那就损失了一个精英,而自己怀孕,皇甫瑾昂肯定也会分心,在一线战斗势必也会受到影响。

不用皇甫瑾昂去解释什么,烈歆甜什么都明白,她进入特种部队之后,比之前想明白了许多问题,这真的是迫不得已,她甚至

明白为什么当初皇甫瑾昂都不愿意结婚,因为他们是走到刀尖上的人,随时会死。

也随时做好了为国家去死的准备。

皇甫瑾昂轻抚着烈歆甜的脸颊,“对不起。”

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好像就是他把她拉进了这个漩涡里,再也出不去了。

“道什么歉啊,我明白的,我没有怪你,真的,咱们还是出去找吃的吧?”烈歆甜不喜欢和皇甫瑾昂说这样沉重的话题,她不喜

欢这样的气氛。

“巧克力,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已经和你小姑一样,找了一个疼你的男人,欢天喜地的怀上孩子,然后又被人捧在手心里。”

烈歆甜听着皇甫瑾昂的声音有点儿心疼,她急忙摇了摇头,“没有,哥,我不后悔,我一点都不后悔,真的,和你在一起才是最

开心的。”

说着烈歆甜依偎在皇甫瑾昂的怀里,“其实我也没有很想生孩子,就是突然想起来而已,你不用往心里去的。”

“这个问题我之前有想过,其实,大队长也找我谈过,他说他不希望我们现在要孩子,是,部队里没有这样的规定,规定我们不

能要孩子,我们可以生孩子,可是……”

皇甫瑾昂没有说出来的话,,烈歆甜都明白,她握住了他的手,“我知道。”

“培养出一个特种兵不容易,可能一万个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我们都是优中选优,大队长舍不得放我走,也舍不得放你走,一旦

怀孕,你基本也就不会回到一线了。”

烈歆甜低垂下眼眸,如果她现在怀孕,再也不能回到一线工作,那她辛辛苦苦接受了那么多严酷的训练,也就白费了。

“女兵的寿命要比男兵短,我们在特种部队里,一线工作的永远都是年轻的,像我现在是骨干,是最有战斗力的时候,你也一样

。”

烈歆甜虽然都懂,可是这些话从皇甫瑾昂的嘴里说出来,她就特别难受。

他们从一开始命运就已经被写好了。

“别说了……”烈歆甜已经不想听下去了,她懂,她什么都懂,她只想自己慢慢消化这件事。

“老婆,是我对不住你,你也知道我一开始不想结婚的,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会牺牲,可是后来我们还是一如反顾地结婚

了,可如果现在真的有一个孩子,我们两个如果有一个出事,那孩子怎么办呢?”

烈歆甜委屈地哭了起来,在这方面,女人总是比男人脆弱的多。

“其实,部队上以前并没有女特种兵的,也是因为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后来之所以又组建女子特种部队,是因为女人在一些任

务上的确更有优势,是不得已而为之。”

皇甫瑾昂将烈歆甜脸上的眼泪拭去,他不仅仅是她的男人,也是她的队长,有些事情他必须说清楚,让她明白。

“我们现在真的不能生孩子。”

“我懂的,你别说了。”烈歆甜还是很难受,她抹去脸上的眼泪,“我们可以不说这个话题了吗?”

皇甫瑾昂摇了摇头,“既然今天都说了,那我就把我的计划都告诉你好了,原本我是做好了这辈子都不生孩子的准备。”

烈歆甜错愕得看着皇甫瑾昂,她以为会晚几年,等他们两个都离开一线,却没有想到皇甫瑾昂竟然会有这样的规划。

“我从一线退下去估计要等到三十几岁了,你会早一点,但是三十岁之前也可能没有希望,到那个时候,你和我年纪都不小了,

我只想带着你出去好好玩一玩转一转,不想被孩子拖累。”

烈歆甜听到这些,心里总算是有了些许安慰,说到底,皇甫瑾昂是做了规划的,说到底他心里还是最在意她的。

“你到时候就快要成为高龄产妇了,所以我还是觉得我们不要孩子好。”

烈歆甜擦了擦眼泪,微笑着看着皇甫瑾昂,“你刚才说话的口气,让我很不舒服,我刚刚还以为你不是我老公呢。”

“有些时候我必须调整自己的身份,咱们两个身份特殊,关系特殊,很多时候我是需要作为你的队长去跟你讲这些的,你明白吗

?”

烈歆甜点了点头,“哥,其实我也没有很想要孩子,就是看着小姑和怀谦哥在一起,因为肚子里的宝宝很幸福,所以提起来了罢

了。”

皇甫瑾昂摸了摸烈歆甜的头发,微微一笑。

“那咱们到时候再说吧,如果想要就生,不想要就算了。”

“好,到时候我都听你的。”

他们相视一笑,再也没有什么隔阂。

旅行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四个人到了该回去的时间了,坐上飞机,他们回了家。

楚凌熙和皇甫澈在机场来迎接他们,看见烈婧可回来比出去的时候肚子又大了一圈,楚凌熙忍不住调侃着。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回了家,楚凌熙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给他们接风洗尘。

“你们不知道,我在家里看电视快要吓死了,因为最近太忙,也没顾得上看电视,我知道消息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一天了,我赶

紧给汤圆打电话,我当时手都在抖,生怕听见别人的声音。”

楚凌熙说这番话的时候,是笑着说的,可是听得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知道楚凌熙会担心,但是听着楚凌熙这么说,心里还是十分酸楚,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这件事怕是要烂在肚子里了。

“真是老天爷保佑,幸好你们没事,来来来,快吃吧。”楚凌熙招呼着大家吃饭。

烈婧可坐在楚凌熙的身边,她把头一歪靠在楚凌熙的肩膀上,“妈,我们那儿也不去了,乖乖在家里,不让你操心了。”

“还是我们家可可嘴甜,你看看这两个臭小子都不知道说句话,白养了一场。”

“我俩难道不是上门女婿吗?这还用质疑吗?”皇甫瑾昂在一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