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我不要吃东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凌熙把饺子全部冻在了冰箱里,皇甫瑾昂突然搂住了楚凌熙,“妈,我爱你。”

听见儿子的话,楚凌熙欣慰地笑了,“臭小子,别跟我来这一套。”

两个人全都笑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皇甫怀谦带着烈婧可来到了医院里,这次的产检项目比较多,因为涉及到血糖的问题,所以还需要空腹进行。

把所有的项目都做完,烈婧可饿的昏天黑地的,急忙拉着皇甫怀谦出去吃东西,胡吃海塞的好一通,两个人回到医院里,又等

了一阵子,结果差不多就出来了。

医生翻看着所有的检查报告,突然停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皇甫太太,你的饮食情况怎么样?”医生抬起头来看向了烈婧可。

“挺好的啊,特别好,从怀孕一开始食欲就特别好,我特别能吃的。”烈婧可十分骄傲地说。

“你的血糖太高了,已经可以直接确诊妊娠期糖尿病了。”

“啊?”烈婧可惊讶地看着医生,“这怎么可能呢,我这么年轻,糖尿病不得是我爸爸那个年纪的人才会得的吗?”

“你爸爸有糖尿病吗?”

烈婧可点了点头,“是,他老人家有糖尿病。”

“那你就更应该注意了,我记得上次产检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这次需要查血糖的,让你在饮食上注意一些,尽量不要吃太多

的水果和甜食。”

烈婧可尴尬地笑了笑,“我忘记了。”

皇甫怀谦倒是记得,他每次提醒烈婧可的时候,烈婧可都当耳旁风,根本没有在意。

“这可不行,妊娠期糖尿病是很严重的一件事,如果血糖控制不好,那是会影响到孩子的发育问题的。”医生扶了扶眼镜继续说

:“下周你继续来,再测试一下餐后两个小时的血糖,看看有没有问题,另外这一周的时间里要尽量饮食清淡一些,不要吃太多

的甜食,水果也要限量。”

医生将一个食谱拿给了烈婧可,上面都是一些妊娠期糖尿病患者的食谱。

“其它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好在其它检查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两个人回去的路上,心情不太好,这还是第一次遇见检查不过关的时候。

烈婧可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吃的多一点而已,怎么就糖尿病了呢?这也太离谱了吧?

回到家里,烈婧可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房间里。

楚凌熙急忙询问皇甫怀谦,“怎么了?耷拉着脑袋,是不是检查不太好?”

“医生说可可的血糖有点儿高。”皇甫怀谦如实回答。

楚凌熙叹了口气,“血糖的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去哄哄她,在吃东西上面注意一点就行了。



皇甫怀谦上了楼,烈婧可躺在床上发呆,嘴巴撅得高高的。

“好了,我妈都说了,没什么的,就是吃东西的时候要注意一点。”皇甫怀谦轻轻地摸了摸烈婧可的肚子,“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

“我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糖尿病了呢?”烈婧可还是想不通。

“怀孕以后就是这样的,是因为其它激素的影响,我看好多人都有这个问题的,这在孕妇里是非常常见的,你不用太在意。”

烈婧可还是心情不太好,不过事情既然已经是这样的了,也没什么办法。

半夜,烈婧可翻来覆去睡不着,便拿出手机来看,她查了好多关于妊娠期糖尿病的问题,皇甫怀谦睡着了。

可是半夜他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哭声,就立即醒了过来,转过头去一看,烈婧可竟然在哭,“怎么了?”

“我没法活了。”烈婧可抽泣着钻进了皇甫怀谦的怀里。

“怎么就没法活了?”皇甫怀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打开了床头的灯,发现烈婧可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眼睛都肿了。

“你看这网上说好多人都是怀孕的时候得了糖尿病,医生说等生完孩子就会好的,结果生完孩子就成为了真正的糖尿病,还有的

说影响到孩子,孩子一生下来就是糖尿病。”

烈婧可一边抽泣着一边说,皇甫怀谦叹了口气,“没有那么严重的,可可,你想的太多了,那些都是个例了,你不会的。”

“有这样的例子,就说明会有这样的可能的。”烈婧可撅着嘴巴看着皇甫怀谦,那叫一个委屈,“都怪你,干嘛让我怀孕啊!”

在皇甫怀谦的怀里好好地闹了一通,烈婧可终于消停了。

“好了,可可,我们现在睡觉好吗?这几天先按照医生的食谱吃饭,然后去复查,再和医生讨论好不好?”

烈婧可点了点头,她到底也是累了,在皇甫怀谦的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是烈歆甜和皇甫瑾昂要走的日子,结果大家都去送他们出门,唯独不见烈婧可。

“我小姑呢,怀谦哥?”烈歆甜问。

“她心情不太好,就不来了,让我转达一下,她祝你们一切顺利。”

其实是因为烈婧可哭了半夜,眼睛肿的睁不开了,她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

“该不会是起不来床了吧?”皇甫瑾昂在一旁打趣说。

“去你的!”皇甫怀谦在皇甫瑾昂的胸口捶了一下。

不早了,在所有人的祝福中,皇甫瑾昂和烈歆甜踏上了返回部队的路。

看着人们渐渐远去,烈歆甜把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依靠在皇甫瑾昂的肩膀上。

“哥,我已经开始想家了。”烈歆甜瘪着嘴巴说。

皇甫瑾昂轻轻地将烈歆甜搂在怀里,“想吧,以后还有很长的日子想家呢。”

他们的生活就是如此,是注定要离开家门的,只不过家人是他们最强有力的后盾。

皇甫怀谦把他们送走,又赶紧回了家,烈婧可在房间里面对着窗外愣愣地出神儿,“他们走了?”

“嗯,走了。”

“还顺利吗?”

“都挺顺利的,你吃东西了没有?”

烈婧可摇了摇头,“我不要吃东西,我要饿着,这个血糖就是越饿着越低的。”

皇甫怀谦一阵头疼,看来这已经成了烈婧可的一块心病了。

“可可,总是饿着也不行的,你受不了,肚子里的宝宝也受不了,医生不是给了咱们食谱吗?咱们就按照食谱上的吃,然后再加

强锻炼,肯定不会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