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老公,我好爱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婧可冷哼了一声,“还不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皇甫怀谦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了,他看着烈婧可的样子,很心疼她,也觉得很心酸。

楼底下楚凌熙喊了皇甫怀谦一声,“汤圆,下来吃饭,饭给你热好了。”

烈婧可这才知道,皇甫怀谦回家,连饭都没有吃,第一时间就是来找自己,她突然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儿重了。

“我先去吃饭了。”皇甫怀谦说完就直接走出了书房,下了楼。

烈婧可懊恼地撅着嘴巴,不能吃东西,她真的浑身都在抗拒,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议。

到了时间,烈婧可下楼去散步,楚凌熙给烈婧可拿了件外套,“今天外面有点儿凉了,多穿点。”

“好。”烈婧可偷偷地看了皇甫怀谦一眼,皇甫怀谦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他还在吃饭。

于是楚凌熙陪着烈婧可出去散步。

走着走着,烈婧可突然问:“妈,你说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楚凌熙笑了起来,“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太阳都从西边出来喽!”

“妈……”烈婧可撒着娇,“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就拿血糖这个事情来说吧,我心里很不舒服,所以我说话就没个顾忌,其实我知

道,怀谦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他都是为了我,可是我一张嘴这话就说出来。”

烈婧可也十分懊恼,她不知道自己的话是不是伤害了皇甫怀谦。

“可可,其实你是个性子很直爽的人,这是你的优点,可也是你的缺点,要知道这个语言的伤害还是很大的。”楚凌熙并没有责

怪烈婧可的意思,毕竟她一直是这个性子,而且她现在怀孕了,本就不应该把自己的情绪压在心里。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自己做的好过分啊,可是怀谦还是让着我。”

“汤圆从小就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他把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里,当初他跟着我,还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那个时候他从来不会

问我,甚至提都不会提这个问题,后来有了弟弟们,他就更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

楚凌熙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起来,家里最受伤的就是他了,因为弟弟们都小,他又那么懂事,所以他总是受关注最少的一个,

在爱情里的两个人也是这样的,谁更爱对方,谁更懂事,谁更顾全大局,谁就受的委屈最多。”

烈婧可撅着嘴巴,心里也在默默心疼着自己的老公,“妈,你这么说,我心里更难受了。”

“难受什么?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每个人的命运也都不一样,生下来就有人注定吃苦,就注定有人享福。汤圆这个孩子,大

概就是生下来懂事吧,他疼你,你知道,你理解就好了,不要误解他就行。”

烈婧可点了点头。

“可可,其实汤圆真的很疼你的,你看他工作那么忙,原本加班到这个时间,肯定是有晚餐的,公司里的助理基本上也会给他准

备晚餐,可是他没有吃饭,为什么?他想早点回来看你,一回来就立马去找你了。”

烈婧可垂下头去,皇甫怀谦一定是满怀期待地去看望自己,结果自己冷言冷语冷脸,他肯定很难过的。

“夫妻相处就是要你懂我,我懂你,你们还年轻,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慢慢地就找到你们相处的最佳方式了。”

“嗯,妈,我一定会努力的。”

散步结束,烈婧可回到房间里,发现皇甫怀谦不在,于是出门去寻,这才发现皇甫怀谦在书房里忙碌着,他的工作还是没有做

完。

烈婧可轻轻咳嗽了一声,皇甫怀谦抬头看了看她,“回来了?”

语气仍旧是正常的,可见他没有生她的气,烈婧可越发自责起来。

“嗯。”烈婧可走进来,坐在了皇甫怀谦身边,“你在干什么?”

“在处理邮件,马上就好了。”

皇甫怀谦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烈婧可看着皇甫怀谦工作的样子,满心欣赏。

处理好邮件,皇甫怀谦关掉了电脑,“怎么了?”

烈婧可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皇甫怀谦,“对不起,老公,我刚刚不应该说那么难听的话。”

皇甫怀谦却笑了起来,“让你主动道歉,还真是不容易呢。”

“别这么说嘛,人家是很真诚的,我知道你才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你最疼我了,你都是为了我。”

皇甫怀谦欣慰地笑了笑,捏了一下烈婧可的鼻子,“知道还那么说!”

“我就是心情不好嘛,什么都不能吃,冰激凌也不能吃,甜品也不能吃,就连我最爱吃的牛肉面,每次也只能吃那么几口,米饭

都不给多吃,我每天都很饿……”

烈婧可说着说着,委屈地都要哭了。

“好了,好了,等熬过了这段时间,我们通通补回来,好不好?”皇甫怀谦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事情就是这么麻烦,也的确

没有什么好办法。

烈婧可用力点了下头,“那你陪我去吃。”

“好,我陪你。”

“老公,我好爱你。”烈婧可坐在了皇甫怀谦的腿上,搂住了他的脖子。

这次风波比预想的要过去的快多了。

两个人似乎比之前更甜蜜了,只不过偶尔烈婧可也会因为要控制血糖心情不好,想要偷懒和偷吃,但是也比之前好多了。

一眨眼的功夫,烈婧可到了孕后期,不过孕后期的她,仍旧身材纤细,因为控制血糖,加上她在控制血糖的时候练习了瑜伽,

这身材似乎比之前更火辣了,也就是肚子大了一点罢了。

皇甫怀谦仍旧每天奔波在家和公司中间,其余的时间都留给了烈婧可。

这天秘书从皇甫怀谦的办公室退了出来,之前的秘书因为怀孕休了产假,这个秘书唐斐是顶替之前的秘书的。

她第一次距离总裁这么近的距离,以前只能远远的看一眼他们的总裁,这次她距离他那么近,心脏都在小鹿乱撞一样。

“好了,我说的都记下了吗?”

“记下了。”

“那好,出去吧。”皇甫怀谦摆了摆手。

唐斐看见桌子上的杯子空了,“总裁,我帮您冲一杯咖啡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