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八卦同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怀谦甚至头也没抬起来,唐斐拿着咖啡杯走了出去,这才发现这个咖啡杯上面有图案,上面标着一行漂亮的字,怀谦am

p;可可,还有很多的心形图案。

唐斐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会有这么老土的东西,又不是小学生。”

茶水间里,还有别的同事在,看见唐斐手上拿着皇甫怀谦的咖啡杯,不少人兴致勃勃。

“这是总裁的咖啡杯吗?上面竟然还有这个呀!”一个同事开心地叫了起来,“看来总裁和总裁夫人很恩爱的嘛。”

“恩爱什么呀?无非是家族联姻嘛,你们知道吗?总裁夫人是烈家的千金,就是那个烈家,老来得子的那个,据说脾气特别臭的

,婚礼上还发生了一点意外呢。”

一个老员工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着。

“什么意外呀?”其他人急忙凑了过来,都是女人嘛,对这种事情都非常感兴趣。

“我没有去参加婚礼,只有公司的高层才被邀请去了的,但是据说婚礼上,总裁的前女友来抢婚了,据说婚礼前一晚,前女友声

称和总裁睡了。”老员工压低了声音,毕竟这也是她自己听来的,也不敢大肆张扬。

“啊?我的妈呀,这也太劲爆了吧?”员工们纷纷捂住嘴巴,“那真的睡了吗?”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当天据说总裁夫人心脏特别强大,根本就不相信,还给了那个前女友一巴掌,私底下究竟怎么样就不知道

了。不过据说当天总裁的状态很不好,好像非常疲惫似的,这也是咱们公司的人说的。”

“我觉得肯定是睡了,那女人送上门来了,还有不要的道理?”

“我觉得也是,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怎么可能不要呢,再说了,像总裁这样的男人,就得有几个女人在身边,才能彰显

出他的不凡。”

一群人笑了起来,然后四散而去。

唐斐把这些话都记下来了,她给皇甫怀谦冲了一杯咖啡,然后端进了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咖啡好了。”

“放下吧。”皇甫怀谦仍旧是头也不抬,他似乎很忙,他也的确很忙,眼看着烈婧可已经进入了孕后期,他需要把工作抓紧时间

处理一下,好在烈婧可坐月子的时候,能好好陪着烈婧可。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白天把多余的精力消耗掉,晚上回家带着一身疲惫,他也就不想别的事了,毕竟孕后期,医生已经嘱咐了

,不可以再同房了。

唐斐的眼珠转了转,她故意把杯子给摔了,“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总裁,我不是故意的!”

杯子摔在地上的声音,皇甫怀谦被打断了,他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唐斐,一看是个新人,也没有计较,“收拾干净,再去换一杯

。”

说完又继续工作。

唐斐心里窃喜,一来总裁没有责备她,说明总裁还是很怜香惜玉的,二来总裁并没有生气,说明这个杯子在总裁的心里没有什

么分量。

她开开心心地从柜子里又拿了一个杯子,然后去冲了咖啡,这才开开心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唐斐来到了老员工的位置前面,给了她一盒巧克力,“虹姐,你来的时间最久,我这刚刚去总裁办公室,好多事情都不懂,你和

我说说呗?”

周虹笑了笑,把巧克力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你这也太客气了吧?总裁还不就那么点事嘛,咱们总裁和别人都不太一样,他平

日里还是挺温柔的,不过这段时间总裁夫人怀孕了,他的脾气很差。”

唐斐是新来的,她对总裁夫人这档子事一回事,只知道总裁夫人是个千金小姐,名叫烈婧可。

“这总裁夫人怀孕,和总裁的脾气很差有什么关系啊?”唐斐的问题一出,其他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斐斐,你是不是傻呀,这男人在老婆怀孕的时候,脾气都不太好的,因为长时间的禁欲啊!哈哈哈……”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搞得唐斐尴尬地红了脸,她毕竟年纪小,又是从小地方来的,小地方关于这方面的教育实在是太缺乏了。

“听说总裁的前任女友是总裁的助理,你们知道这件事妈?”大家又开始八卦起来了。

“对呀,好像叫什么冯栀冷,年纪很小的,好像也就和斐斐的年纪差不多吧,小巧玲珑的,古灵精怪,据说她没来多久,就把总

裁的魂儿都勾走了,不简单呢!”

唐斐仔细的听着。

“听说那个冯栀冷家里特别穷,能勾搭上总裁,完全是因为男人的同情心在作祟。”

“你们可不要小看男人的同情心,这男人天生觉得自己很强大,他们天生就有保护欲,对于那些弱小可怜的女孩子,他们会有很

强的保护欲的。所以,谈恋爱的时候,你们要学会这一招,不然将来要吃亏的。”周虹教育着。

“虹姐,那他们为什么又分手了呢?”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那会儿总裁还很年轻呢,据说总裁那个时候第一次谈恋爱,所以那个叫冯栀冷的助理,才能那么快抓住

了总裁的心,据说当时冯栀冷逼婚来着,反正两个人也是准备结婚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结成,好像家里不太同意。

其实要我说,这个冯栀冷就是太贪心了,她学历不高,长得虽然漂亮,可没有家世啊,她给总裁做个小蜜就得了,还奢望着嫁

进豪门,当阔太太,总裁是什么人啊,能有一个那样的老婆吗?”

“就是,说的也是,这冯栀冷老老实实做小三儿呗,说不定总裁夫人还能给她一条活路,看来人不能太贪心了。”

“给总裁当小蜜,我就很知足,嘿嘿嘿。”

“能和总裁睡一觉,我就美上天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笑了起来。

唐斐只是跟着一起笑,并不插话,只是大家的话,她都记在心里了。

下班的时候,唐斐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斐斐呀,你下班没有啊?最近工作怎么样?累不累呀?”是妈妈的电话。

唐斐一听这话就立即叹了口气,“妈,你直接说吧,你这次想要多少钱啊?”

“嘿嘿,妈妈主要是关心你,然后顺便找你拿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