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斐翻了一个白眼,妈妈每次都这么说,可每次打电话她不是要钱呢?

“我上个月不是刚给了你一万块嘛,怎么现在又要?”

“一万块哪里够花啊,现在物价那么高,一万块花不了多久的。”

“妈,就咱们那个小地方谈什么物价啊,一万块我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你能不能省着点花!”唐斐压低了声音,毕竟这是办公

室。

“你看你这孩子,你可不要忘了,是谁生了你,养了你,又是谁供你上大学,如果没有我,哪有你现在在大城市里过得那么好。



唐斐十分无语,她在大城市里过的好吗?

她和几个室友一起租房子住,在这之前她是住在地下室的,也是因为凭着自己的本事,她进了天鹰,所以工资涨了,她才能付

得起合租的房租。

她在公司吃工作餐,回家以后连外卖都舍不得买,都是吃泡面和路边摊,她的包、化妆品就更别提了。

“好了,你说吧,到底要多少钱?”

“五千块有没有?”

“五千块?妈,我上个月发了工资就把钱给你了,你这次又要五千,我到哪里去给你找五千啊?”唐斐十分无奈。

“你每个月一万多块,你一个女孩子花的了多少钱啊?没有五千块,那三千块总有吧?”

唐斐深深地叹了口气,“好,三千块,你省着点花。”

“好了,好了,知道了,对你亲妈还这么抠!”

唐斐挂了电话,给妈妈转了三千块,她的银行卡里钱不多了。

她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显示银行卡的余额,还有两万多块。

其实不是她私心,而是在这个城市里,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她不想自己手里一点钱都没有,所以在慢慢地攒钱了。

她是小地方来的,她太渴望一个家了,她想要在这里扎根,所以想要在这里买房子,她除了在这边工作之外,还去做兼职,才

攒下了这么两万多块。

可是自从自己入职天鹰集团之后,妈妈要钱的频率就更高了,她好累啊。

她知道家里供自己上学不容易,可是难道就因为这样,自己就要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贡献给家里吗?那她自己努力上学做什么

?还不如在老家待着算了,也不用总是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家里供你上学怎样怎样……

唐斐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唐斐一抬眼竟然看见了皇甫怀谦,她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在这里哭什么?”皇甫怀谦是准备回家了,路过这边办公室,听见有人哭,所以过来看看。

唐斐急忙站起身来,“没什么,谢谢总裁关心。”

皇甫怀谦认出来了,这是新来的秘书,“是家里有什么难处吗?”

唐斐低垂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谢谢总裁关心,没有。”

“哦……”皇甫怀谦也没有多问,毕竟这也属于员工的私事,“如果家里有什么难处,可以和我说,不早了,回去吧。”

说完皇甫怀谦就离开了办公室。

唐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如同小鹿乱撞一般,总裁竟然这么温柔的和她讲话,难怪周虹说,男人都是有同情心的,他们天

生就有保护弱小的**!

这样想着,唐斐兴奋起来,如果能和总裁在一起,那她今后的生活也就顺风顺水了,她再也不怕自己的妈妈给自己要钱,也可

以在这里安一个家了。

闹钟的声音把唐斐的思绪拉了回来,她要晚上去做兼职了,是在一家酒吧里兼职卖啤酒,提成很高,就是酒吧里人太杂了,有

时候会让人吃豆腐,唐斐做的很小心,一般遇见喝多了的人,她都会躲得远远的。

日子连着过去了好几天,唐斐最近去酒吧去的勤了一点,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酒吧里遇见皇甫怀谦的。

这天唐斐来了大姨妈,身体不是很舒服,可是这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几个兼职都不去,酒吧这边给唐斐打了电话,可以双

倍薪水给她,唐斐一听立即心动了,于是下了班就去酒吧工作了。

今天的酒吧格外热闹,人很多,唐斐卖出去了很多的酒,她以前只卖啤酒,啤酒提成不太高,可是卖啤酒最安全,那些洋酒、

红酒的提成虽然很高,但是唐斐不做,因为会遇见喝多的客人。

但是今天是双倍的工资,她真的心动了,心想自己就做这一天好了,于是红酒、洋酒,她都卖,甚至穿梭在包房里。

做下来也觉得还好,并没有遇见多难缠的客人。

穿着高跟鞋走路,实在是太累了,唐斐本就上了一天班了,她把托盘放下,去了洗手间里,脱掉了高跟鞋,发现自己的脚磨破

了。

她脱下鞋子,想休息一下,外面有人喊她。

“唐斐,快点,四号包房有客人要酒!马上送去!”同事喊着她。

唐斐急忙应了一声,“知道啦!”

她匆忙跑出来,却忘了穿鞋子,拿上托盘走到四号包房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光着脚,因为包房里灯光很黑,所以她想着

客人也不会注意到她没有穿鞋,就硬着头皮进去了。

谁知道一个喝多了的客人是躺在沙发上的,一眼就看见她没有穿鞋。

“哈哈,这双小脚怎么那么让人稀罕呢。”说着那客人伸出手来去摸唐斐的小腿

唐斐吓得叫了一声,急忙起身,“不好意思,我刚才脚疼忘了穿鞋呢,您要的酒,我先出去了。”

说完唐斐迅速逃跑。

“站住!”那客人叫住了她,并摇摇晃晃的拦住了她的去路。

唐斐被吓坏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脱了鞋子,露出脚丫,不就是给爷看的吗?爷看够了脚,现在要看别的地方!”客人说着就去撩唐斐的裙子,唐斐吓得乱叫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客人,竟然上来就撩裙子。

而其他客人呢,在一旁欢呼着,吹着口哨,似乎在看好戏的样子。

唐斐下意识地伸出手来,结果挠在了客人的脸上,那喝多了的客人,一巴掌打在了唐斐的脸上。

眼看着包房里出了事,其他同事把经理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