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不太对劲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酒吧的经理一过来就是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个新来的,不懂规矩,不好意思啊,还不快道歉!”

这间包房是至尊VIP,包房费就好几千块,能来这个包房的,都是有钱的。

酒吧的经理可不好惹。

唐斐自然觉得委屈,毕竟不是她的错,她被客人骚扰了,怎么还是她道歉呢?可是来到了大城市里,她也学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要硬碰硬,因为对于她这样没钱没势的人来说,只能把自己碰个粉身碎骨。

“对不起。”唐斐只能低头道歉。

“这样,我们送两瓶好酒,实在不好意思。”

可是那男人却不依不饶,一把抓住了唐斐的手,“道歉就完了?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啊——”唐斐尖叫一声,拼命挣扎着。

“今天晚上如果不把爷伺候舒服了,这件事没完!”

那是唐斐第一次那么害怕,她一向谨小慎微,谁知道这次竟然惹了祸,“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酒吧经理也急忙劝说,“我们这里是有规定的,先生,麻烦你自重一些。”

可这些不痛不痒的话对于那男人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那男人说着还抓着唐斐的手亲了一下。

“出了什么事了?”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紧接着三五个人走了进来,走在最后的就是皇甫怀谦,皇甫怀谦一眼就认出了唐斐。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走在最前面的是皇甫怀谦的特别助理。

酒吧经理急忙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皇甫怀谦出面,这件事就了了,包房里的人谁也不敢说话。

这家酒吧是皇家集团旗下的产业,他来这边原本是谈生意的,没想到碰上了这种事。

唐斐和酒吧经理一起来到了办公室里,酒吧经理急忙说:“总裁,都怪这个兼职的,她来这里不安好心,光着脚,那不是明摆着勾搭人嘛。”

唐斐急忙辩白:“今天实在太累了,我去洗手间里休息一下,我脚都磨破了,刚好有人叫我,我就没来得及穿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皇甫怀谦抬眼看向了酒吧的经理,“无论是全职还是兼职,既然来酒吧里做事,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人,出了事,你只会一味道歉,而不是维护自己的员工,你这样的做法只会寒了员工的心。将来谁还愿意来做事?”

酒吧经理垂下头去,“对不起,总裁,我……”

“行了,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

酒吧经理震惊地看着皇甫怀谦,“总裁,不至于吧?更何况今天的事和我没有关系啊!”

皇甫怀谦叹了口气,“你自己清楚你自己做了什么,我没有揭发你,也是看在你在酒吧工作多年,去吧。”

酒吧经理闭了嘴,他当然黑了酒吧不少钱,怕是皇甫怀谦已经知道了。

皇甫怀谦起身离开,已经不早了,烈婧可肯定还在家里等他。

唐斐急忙追了出去,“总裁!”

皇甫怀谦停下了脚步,“有事吗?”

“今天谢谢你。”唐斐低垂着头。

“没事。”皇甫怀谦继续向前走,唐斐又立即追了上去。

“总裁,我……”

皇甫怀谦再一次停下了脚步,“你为什么会来这边做事?是因为对公司的薪水不满意吗?”

其实皇甫怀谦也没有别的意思,天鹰集团的薪水在业界也是非常高的,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出来做兼职,他也需要了解一下员工对于薪水的满意度,以便做出相应的调整来。

唐斐耷拉着脑袋,“我是从小县城里出来的,家里供我上学不容易,自从来到了大城市,我爸妈那边就一直总找我要钱,我没办法就只好来做兼职了。”

“哦,原来是这样……”

“总裁,我对薪水真的挺满意的,没有不满意的地方,是我自己,我家里需求太大了,所以才……”

“好,我知道了,不早了,回去吧。”皇甫怀谦命助理安排了一辆车将唐斐送走了。

回去的路上,唐斐心里一直想着皇甫怀谦的样子,他真是太温柔了,是她见过的最温柔的男人,没有之一。

回到自己合租的房子里,这里仍旧是吵闹的,乌烟瘴气,有一个玩音乐的女孩子又请了一大堆的朋友过来,其他人都没办法。

唐斐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去,她去洗漱,洗手间里有乱七八糟的衣服,她好不容易才洗漱完毕,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外面的声音太大了,她只能戴上耳机。

可即便是戴上耳机,她也不能入睡。

直到楼下的来敲门,那摇滚女孩才带着朋友们离开,唐斐心里想着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结果旁边房间里传出来嗯嗯哼哼的声音,一猜就知道是隔壁那个女孩又把男朋友带回来了,他们两个办事的频率真是太高了!

唐斐睡不着,穿着睡衣走到了阳台上,这真的不是一个能住的地方。

她想要搬走,想要离开这里。

她望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在这里安个家,于是又想到了皇甫怀谦。

自己想要在这里安个家实在是太难了,这么久才攒了两万块,而这里最便宜的房子还要三万一平,她这辈子怕是没戏了。

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只能走捷径。

与此同时,皇甫怀谦也回家了,烈婧可躺在床上都睡着了,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皇甫怀谦回来了,“老公,你回来了?”

“吵醒你了?”皇甫怀谦走过去,轻轻地在烈婧可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继续睡吧。”

烈婧可揉了揉眼睛,“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有点事耽误了,下次注意。”皇甫怀谦温柔地看着烈婧可。

“快去洗澡睡觉吧。”

烈婧可一转头再一次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烈婧可伸个懒腰,皇甫怀谦已经不在了,她走进洗手间里,看见了皇甫怀谦昨天晚上丢掉的衣服,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的衣服上有烟酒的味道。

她还不相信,又把衣服拿起来闻了闻,这次不仅闻到了烟酒的味道,还闻到了廉价化妆品的味道!

烈婧可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