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心里打起小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天晚上她实在是太困了,根本没注意皇甫怀谦身上有什么味道,她仔细翻找那件衣服,没有找到进一步的线索,只是那廉价

化妆品的味道实在是太浓了,她十分确定。

烈婧可皱起眉头,皇甫怀谦一向回来的很早的,为什么昨天晚上会回来的那么晚呢?昨天晚上他究竟去哪儿了呢?

皇甫怀谦已经开始工作了,从早上就开始开会,开会结束之后,皇甫怀谦回到了办公室里,唐斐立即走了过来,身为秘书,每

次散会之后,她是有工作要做的。

“去帮我冲杯咖啡。”皇甫怀谦把事情交代完毕头也没抬,最近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应接不暇,不得不靠咖啡来提提神

了。

“好。”唐斐立即去冲了一杯咖啡过来,将咖啡放到了皇甫怀谦的旁边。

皇甫怀谦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发现这是一个崭新的杯子,这并不是他的任何一个杯子,他的杯子很多,可是还是记得自己有什

么样的杯子的。

“这是……”

“这是我特意选了一个杯子送给总裁的,昨天我打翻了总裁的一个杯子,加上总裁昨天晚上替我解了围,所以一来是道歉,二来

是感谢。”唐斐怯怯地说。

皇甫怀谦看了看手里的杯子,什么也没有说,“出去做事吧。”

“总裁,以后那个兼职的地方,我不会去了。”唐斐像是在许下什么承诺。

“公司不干预员工下班以后的时间安排,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去做兼职,但是要安全第一,而且不能损毁公司的形象。”

“是是是,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做出有损公司形象的事情。”

唐斐再三保证,皇甫怀谦摆摆手,让她出去,唐斐这才退出了办公室里。

中午吃饭的时候,皇甫怀谦站在玻璃柜前,才发现烈婧可送给自己的那个杯子不见了,他立即把唐斐叫了过来,“我的杯子呢?



“什么杯子?”

“总裁夫人送给我的那一个?”他昨天根本没有注意掉在地上的杯子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他只忙着工作,也无暇分身。

“那个不是昨天……被我摔坏了吗?”唐斐结结巴巴地回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竟然又找那个杯子。

皇甫怀谦这才意识到今天唐斐提起的那个摔坏的杯子是烈婧可送给自己的那一个。

“哦,知道了。”

唐斐狐疑地退出了办公室。

皇甫怀谦立即把特别助理叫了过来,“你去这家店铺按照这个样子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杯子过来。”

说着皇甫怀谦将一张画好的图片交给了特别助理。

“好的,总裁。”

“速度要快。”皇甫怀谦叮嘱着。

“是!”

之后皇甫怀谦就继续工作。

又是加班的一天,皇甫怀谦望着自己桌子上那么多的文件,只好给烈婧可打了电话,“可可,你和妈一起吃饭吧,记得饭后半小

时散步,我这边还有一些工作,暂时回不去呢。”

“啊?你今天又要加班啊?那今天要加班到几点啊?”烈婧可自然不开心了,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他。

皇甫怀谦看了一眼自己堆积如山的文件,“我暂时也说不好,嗯……我尽量早点回去,好吗?乖了。”

“我会想你的,老公,你也要想我哦。”

“好,我想着你。”

两个人挂了电话,皇甫怀谦继续工作,特别助理走了进来,“总裁,需要给您定晚饭吗?”

“不用了,这几天你也累了,今天先走吧,我这边没什么事,把这些文件处理掉,就回去了。”皇甫怀谦还是非常体谅自己的手

下的,因为他连续加班,他的手下也跟着连续加班。

“谢谢总裁。”特别助理离开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皇甫怀谦一个人,大厦里的灯一盏一盏地灭掉了,皇甫怀谦还在工作。

唐斐是故意没有离开的,她跑去楼下给皇甫怀谦定了一份蔬菜沙拉,还有吐司面包便回来了,身为皇甫怀谦的秘书,对于皇甫

怀谦平时吃的东西,她还是了解的,皇甫怀谦是个饮食非常清淡的人。

“叩叩叩——”敲门的声音传来。

皇甫怀谦疑惑地看向了门口,这个时间了,谁还回来?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烈婧可来看望自己。

“进来。”

结果看见了唐斐,他的心里不免有些失望,“是你啊,还没走?”

“总裁,我刚刚也加班了,走的时候看见你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便去给你买了一些东西吃,总是不规律的吃饭,很容易留下胃疼

的毛病的,还是多少吃点东西吧。”

唐斐将自己的买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哦,谢谢。”皇甫怀谦其实也有些饿了,工作这么久,不饿才怪呢。

唐斐微微一笑,“总裁,你工作这么努力,真是我们的榜样呢。”

人家都送来了,自己也不好不吃,于是皇甫怀谦拿起了一块吐司面包,刚好他的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

“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走?”

“我……我是看之前的秘书姐姐留下的资料,另外也在学习公司的其它东西,所以走的晚一些。”

“你想要调岗吗?”皇甫怀谦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唐斐。

唐斐挠了挠头,“的确是有去一个赚钱更多的岗位工作的想法,但是我知道目前我的工作能力有限,所以还是继续待在现在的岗

位,一边学习,一边工作,等我有了足够的工作能力再说吧。”

皇甫怀谦点点头,倒是个有想法的人,“你对钱的需求那么多吗?”

唐斐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去,“其实没有的,只是我妈……我们家里,我还有一个弟弟,家里重男轻女,我赚的钱都被我妈搜刮走

了,所以……”

“哦……”他昨天好像就问过了,只是并没有太在意。

“总裁,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绝不会让家里的事情影响到我的。”

皇甫怀谦轻笑,“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说。”

“谢谢总裁!”唐斐要的就是这句话啊!

烈婧可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昨天衣服上那廉价化妆品味让她很不舒服,今天皇甫怀谦又不回来。

她心里就开始敲起了小鼓,她当然是信任皇甫怀谦的,可是她信不过其他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