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要回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嘀嗒——

  冰冷的水滴打在她的脸上。

  咕噜——

  肚子发出了抗议声音,她却没有一点力气爬起来,眼皮重的如同铅球。

  只是恍惚间,她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那声音尖锐而聒噪,但却令她熟悉万分。

  没错了,这是那个每天早上都叉着腰,喊她起床的声音。

  上了大学之后,没有了这个声音,她还觉得少了点什么呢。

  嗯?

  妈?

  对,她现在要赶紧去医院!

  莫菲猛然睁开眼睛,一个起身……

  紧接着的,却是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又跪了下去。

  莫菲跪着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看清周围的环境。

  “我的天……”

  眼前是满目的绿意盎然,茂密的丛林,盛开的野花,枝繁叶茂的高树遮蔽半边蓝天,只有丝丝阳光从其间洒落。

  动听婉转的鸟鸣,远处传来的潺潺水声,风动而带起的沙沙叶响……诸多的声音,构成她面前的自然画卷。

  “我这是……到底在哪儿啊!”

  -

  几分钟后,莫菲顺着声音找到了溪水,根本没有任何优雅可言的,直接一头扎了进去。

  溪水冰冷,但莫菲却根本不管,她现在快要饿疯了。

  感觉肚子里装了不少水,饥饿感瞬间减少了几分,虽然还饿的眼睛发红,但至少不会死了。

  “嗯,那个是?”

  顺着溪水,飘来了一颗长相古怪的红色果实。

  果实是圆形形状,上面有着许多的同心圆花纹,密密麻麻的,看着有点吓人。

  “天无绝人之路啊……”

  莫菲已经顾不得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伸手拦住顺水而来的果实,一口咬了下去。

  现在的她,已经饿到,就算是被毒死也没关系的地步了。

  “哕……”

  莫菲将入口的东西都吐出来了。

  就算是被毒死,她也像被好吃点的食物毒死啊。

  这么难吃是什么鬼啊!

  但是……

  咕噜——

  莫菲盯着手中的果实,犹豫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至少不是什么剧毒的果实……

  “死就死吧!”

  莫菲下了狠心,然后屏住呼吸,狼吞虎咽。

  将果实生生咽了下去之后,她就立刻爬在溪边,咕噜咕噜喝水,将这股恶心感压下去。

  总之,现在饿不死了。

  莫菲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撇见了水面上的倒影,忽然有些神情恍惚。

  那是一个大约四五岁,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儿,看脸根本分不出男女,还是她自己检查了一下身体,才确定是个女孩儿。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莫菲咬牙。

  重生这种事情,几乎没有人不向往。

  更何况在重生转生文满天飞的时代,莫菲也逃不过这个魔掌。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种时候。

  “妈……”

  老妈现在生死不明,如鲠在喉,一想到,便是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哪怕晚一点,在她得知了老妈平安之后呢。

  不,就算那样也不行……

  莫菲的家庭并不富裕,爸妈都是临时工人,为了供她上学,甚至都没有缴纳个人医保。他们两个都笑着说,那种东西,现在根本用不上,却没想到……

  而老爸的学历又不高,有点傻乎乎的,甚至连手机上的微信都不会用,只会打电话。

  之前不知道有国家出资的助学贷款,差点就被高利贷被坑了。

  如果她不回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根本令人放心不下。

  她必须要回家!

  【终极目标已设定,回家。】

  【为了达到目标,需要完成以下任务。】

  【任务一:活下去。】

  【任务二:找到食物。】

  【任务三:探索岛屿。】

  “诶?这是什么声音?”

  莫菲寻找了周围,可是却没有人。

  后来才意识到,这声音是来自自己的内部。

  “系统吗?”莫菲惊讶,“你说,什么任务?”

  【目标再次确认。】

  【终极目标:回家。】

  【首要任务:活下去。】

  【第一任务……】

  “喂,是不是我按照你说的做,就能够回去了?”

  莫菲睁大了眼睛,兴奋不已。

  【是的。但为了达到终极目标,必须完成以下任务。】

  【首要任务……】

  系统又重复了一遍。

  “好好好,我知道了。”

  莫菲心说,这个系统,好像有点傻。

  “还有其他任务吗?”

  【需要您完成其他任务,才会解锁下一个任务。】

  【首要任务……】

  “够了!”莫菲不耐烦的说道,“不是好像傻,是真的傻。总之要活下去吧……反正我也不是对这里一无所知了。”

  没错。

  任务的目标,探索岛屿。

  也就说,这里是一座岛屿。

  “从岛屿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希望不是无人岛吧……”

  莫菲叹口气,微微低头,却看见了水面的倒影。

  那是一个四五岁小女孩儿,以及……

  一头正在缓缓接近灰狼。

  莫菲浑身肌肉紧绷,冷汗爬上脊背。

  下一秒。

  “啊啊啊啊——!”

  莫菲撒腿狂跑。

  -

  莫菲父亲站在昏迷不醒的女人身边,手中捧着骨灰盒,表情麻木的坐在那边。

  不知道是不是安慰,医生说孩子是当场死亡,或许她甚至都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了。

  但是另一旁的姑妈却在劝。

  “大伟,给孩子请个法师做一下超度吧,如果她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了,说不定就会因为惦记你们而灵魂徘徊不散,早点让孩子去投胎,这样对谁都好……”

  “滚。”莫菲父亲冷冷说了一句,眼神发狠。

  姑妈反而是不乐意。

  “这……我是为了你好。你还生气。算了,你们家的事情,自己管吧。”

  莫菲父亲将骨灰盒放在了床头,上面贴着莫菲的黑白照片。

  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中年男人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抱着骨灰盒,放声痛哭。

  -

  莫菲从小到大就没有爬过树,但狗急跳墙,被狼逼的,竟然爬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一头浑然不知的小鹿过来,将狼引走了。

  可是她却下不去了。

  眼看就要天黑,莫菲更加不敢冒险了。

  她只能缩在树上,祈求平安。

  然而一到夜晚,森林中悦耳的鸟鸣声,便换做令人毛骨悚然的兽吼,树丛间传来的窸窸窣窣,让人愈发恐惧。

  莫菲瞪着一双眼睛,一刻不敢合上。

  但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太小的缘故,不知道什么时候,莫菲就睡过去了。

  砰——

  直到清晨,她从树上掉下来,将自己手臂摔断了。

  “啊……唔唔唔。”

  莫菲痛的想要叫,但是一想到在森林中潜伏的野兽,就死命的咬住嘴唇。

  她忍痛将自己衣服撕成条,然后又找了两个比较坚固的树枝,临时处理。

  不管怎么说,外部伤口都只是简单的擦伤,是不幸中的万幸。

  咕噜——

  她的肚子又叫了。

  莫菲埋怨,她头一次觉得,人为什么要饿肚子啊!

  这下,她真的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