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门后的景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德林杰砰地一下冲进房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守在姐姐床边的臭小子。

  “臭小子……医生说姐姐她姐姐她……不可能,绝对有救的……呜呜呜……我该怎么才好……我不想姐姐死!”

  “已经没事了。”臭小子淡淡说道,他缓缓转身,眼神冰冷,手中是染血的手术刀。

  德林杰心咯噔一声,“喂!你对姐姐做什么了!”

  他直接冲了过去,用身体撞开了对方。

  对方似乎也已经竭力,没能躲过,只是噗通坐在了地上。

  “姐姐……姐姐?”

  德林杰惊奇的发现,姐姐身上的紫色毒痕已经全部消退,呼吸平稳的躺在病床上。

  “我说了,已经没事了。我将你姐体内的毒素已经清除了。剩下的,就是恢复……啧,该死,伤口裂开了。”

  听到话,德林杰才发现臭小子缠满绷带的上身,有血迹渗出。

  该不会是他刚才……

  “对不起。”德林杰咬着嘴唇,忍住不哭,“但是……姐姐没事了,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哭就去外面哭,病人需要休息。”臭小子说道。

  德林杰却如同没听见一样,继续放声痛哭。

  紧跟着没多久,进来的人便是强纳森跟杰西卡。

  看到安然无恙的巴兹尔莫菲,所有人都是舒了一口气,杰西卡更是抱着痛哭的德林杰,自己也留下了高兴的眼泪。

  “到底发生了什么?”强纳森询问。

  “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回答道,然后便沉默不语。

  特拉法尔加罗眯着眼睛,看着那病床上的女孩儿。

  想要问发生什么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前一秒,他还在那诡异的长廊中。

  下一秒,自己却换回了原本的身体。

  虽然眼前的人中毒痕迹很深,但是这对罗不是难事。

  他曾经祛除了困扰他十三年的铂铅病,眼前的,只能算是小手术了。

  但是为什么会换回来……

  难道说……

  -

  “喂,有人在吗?”

  莫菲瑟瑟发抖地拿着烛台,在阴暗的走廊里,谨慎前行。

  这些门扉上都写着奇怪的文字,却没有一个能够打开的。

  她最初醒来的时候,手边,是一个写着【冷港】的门扉。

  门扉只留给她一条缝隙,却怎么也无法推动。

  借着烛光,莫菲却看到了令她恐惧的景象。

  那是一个被毁灭且亵渎后的城市,从零星的建筑残骸中,能够看出往昔的峥嵘。

  而这个城市的景象,远远超出了末日中的城市。

  因为后者,是被怪物所毁坏。

  而前者,是被人为所毁坏。

  只是看一眼,莫菲都能够感受到那其中的深深恶意。

  莫菲连忙逃离这个门的附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她只敢用烛光扫过门扉上的字样,不敢再去碰那些门。

  谁知道门后,藏着什么样的怪物。

  “有人吗?德林杰?罗?”她呼喊道。

  莫菲拿着烛台,不时往后看,这种阴暗的地方,她总觉得,会有什么怪物在黑暗中潜伏一样。

  往前又是走了几步,莫菲的左右又是两扇门扉。

  她抬起烛台想要查看门的名字,却发现上面写着【冷港】两字。

  这——

  她明明是一直往前走的啊!

  “啊——!”

  莫菲被吓了一跳。

  直接撞在了对面的门上。

  然后……

  吱嘎——

  门开了。

  莫菲一下便倒了过去。

  她躺在那里,视线颠倒,却只看见了……

  一团拥有无数触手的绿团,上面长满了金色的眼瞳。

  密密麻麻,简直就是密恐人的福音。

  当她看过去的时候,所有的眼瞳都在同一时间转动——盯向了她。

  莫菲只觉体温骤降,然后迸发出了,她这辈子最为惊恐的叫喊声。

  “啊啊啊——!!!”

  -

  “啊啊啊——!!!”

  所有守在莫菲身边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莫菲也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所有人。

  她呼吸急促,心脏仿佛就在嗓子眼邦邦鼓动。

  一身的冷汗。

  “发生了什么了?是噩梦吗?”杰西卡说道,“好了,没事了,我们都在这里……”

  杰西卡将莫菲拥入怀中,用温柔的声音抚慰着她。

  “姐姐,不要害怕,德林杰在这里。”

  德林杰也凑了过来,拉住莫菲的手。

  更远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少年正用略带关切的眼神看着自己,却没发一言。

  “换回来了?”

  莫菲惊异,看着自己的双手。

  “德林杰……我是你姐姐对吗?”

  “当然啦。姐姐,你怎么了?看起来有点奇怪……”

  “呃,没,没什么……只是……一个噩梦。”

  她挤出一丝笑容。

  “做了什么噩梦?不如说出来。我们都在这里。”杰西卡说道。

  那些恐惧的东西,往往说出来会更好。

  就像是看恐怖片一样,一个人和两个人看,就是不同的。

  莫菲将自己看到的形容出来,却换来了他们的笑声。

  “想不到,莫菲也会做有关怪物的梦呢。不过这是很正常的,我小时候也做过,被大怪兽追着吃的噩梦。”杰西卡笑着说道。

  德林杰则是在扬着拳头,“不管是什么怪物,我都会打败的!不会让他们伤害姐姐的!”

  然而,只有罗是非常认真的……

  “刚才的梦,在说一遍。更详细的说一遍。”

  -

  此时已经入夜。

  尼治浑浑噩噩的醒来,却发现自己是孤身一人呆在这里。

  这里是他的房间,宽大的如同国王的寝室,可是他却仍旧嫌这里不够气派,愣是让人在这里放了许多的石膏雕像。

  寒风吹动窗帘,月光洒落,照亮了雕像的半张面容。

  “啊。”

  尼治被吓了一跳。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看着完全没有感觉的雕像,此刻却看起来是在冲自己诡异的笑着。

  “得意什么!”

  尼治吼了一声,挥拳,将雕像砸了个粉碎。

  【呵呵呵——】

  一回头,尼治觉得其他的雕像,也好像在嘲笑他一样。

  “啊啊啊!全部都给我死吧!”

  尼治怒火中烧,大肆破坏。

  直到仆人被巨响引来,看见了这一地的残骸。

  “瓦铁尔罗,那个小子在哪儿!”他吼道。

  “应该还在巴兹尔莫菲的病房……”

  咚咚咚——

  尼治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