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给海军一次机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强纳森进来的时候,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个光头的凶恶罪犯,正在用手术刀胁持着罗。

  而莫菲和德林杰,就好像是被吓怕了一样,不敢行动。

  “让我和沃尔夫离开这里!”他近乎低吼般说道。

  而结局,自不必说,强纳森只是瞬间便移动到了罪犯身后,将罪犯制服。

  之后强纳森询问三小只,他们却都闭口不言,面上是不甘心,似乎是不想谈及这次丢人的事情。

  而从罪犯口中得知,是莫菲心善,同意将他们带去医务室治疗,而他们早就准备好挟持这帮孩子。

  那个被打晕的海军也不没有看清是谁打的他,罪犯却说,他们的同伴早就离开这里了。

  这一切事情都透着诡异。

  后来,强纳森更是在午夜,通往监狱的半路上,发现了行动鬼祟的三小只。

  他们说自己只是想去找那罪犯报仇,可强纳森却不以为然。

  第二天,天还没亮,强纳森就要求所有人立刻出海,回到北海支部。

  因为强纳森总觉得,再在这个岛屿多呆一秒,就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

  归去的海军船只上,三小只闷闷不乐的聚在一起。

  他们呆在船长室,绕开了所有人。

  “终于有时间独处了。”罗说道,“强纳森似乎察觉了什么,一直盯着咱们。”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打晕我!”莫菲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在半夜的时候,他们准备去再次劫狱,结果却被强纳森撞了个正着。

  莫菲想要跟强纳森讲理,但是话还没有出口,就被人打晕了。

  而会做这种事情,也就只有他。

  “从长计议。”罗淡淡说道。

  “什么从长计议?我不能将他放在那种鬼地方,早晚会被打死的!”

  莫菲大吼的下一秒,却被罗死死捂住了嘴。

  “外面的海军,虽然说是我的属下,但也都是强纳森的眼线。”

  莫菲气的小脸通红,甚至有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每次只要一想到莱德半死不活的模样,她就在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来。

  因为强纳森对他们实在是太友善了,以至于让莫菲忘了,这个世界海军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半个小时后改)

  40-上校之约

  当强纳森进来的时候,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个光头的凶恶罪犯,正在用手术刀胁持着罗。

  而莫菲和德林杰,就好像是被吓怕了一样,不敢行动。

  “让我和沃尔夫离开这里!”他近乎低吼般说道。

  而结局,自不必说,强纳森只是瞬间便移动到了罪犯身后,将罪犯制服。

  之后强纳森询问三小只,他们却都闭口不言,面上是不甘心,似乎是不想谈及这次丢人的事情。

  而从罪犯口中得知,是莫菲心善,同意将他们带去医务室治疗,而他们早就准备好挟持这帮孩子。

  那个被打晕的海军也不没有看清是谁打的他,罪犯却说,他们的同伴早就离开这里了。

  这一切事情都透着诡异。

  后来,强纳森更是在午夜,通往监狱的半路上,发现了行动鬼祟的三小只。

  他们说自己只是想去找那罪犯报仇,可强纳森却不以为然。

  第二天,天还没亮,强纳森就要求所有人立刻出海,回到北海支部。

  因为强纳森总觉得,再在这个岛屿多呆一秒,就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

  归去的海军船只上,三小只闷闷不乐的聚在一起。

  他们呆在船长室,绕开了所有人。

  “终于有时间独处了。”罗说道,“强纳森似乎察觉了什么,一直盯着咱们。”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打晕我!”莫菲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在半夜的时候,他们准备去再次劫狱,结果却被强纳森撞了个正着。

  莫菲想要跟强纳森讲理,但是话还没有出口,就被人打晕了。

  而会做这种事情,也就只有他。

  “从长计议。”罗淡淡说道。

  “什么从长计议?我不能将他放在那种鬼地方,早晚会被打死的!”

  莫菲大吼的下一秒,却被罗死死捂住了嘴。

  “外面的海军,虽然说是我的属下,但也都是强纳森的眼线。”

  莫菲气的小脸通红,甚至有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每次只要一想到莱德半死不活的模样,她就在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来。

  因为强纳森对他们实在是太友善了,以至于让莫菲忘了,这个世界海军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当强纳森进来的时候,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个光头的凶恶罪犯,正在用手术刀胁持着罗。

  而莫菲和德林杰,就好像是被吓怕了一样,不敢行动。

  “让我和沃尔夫离开这里!”他近乎低吼般说道。

  而结局,自不必说,强纳森只是瞬间便移动到了罪犯身后,将罪犯制服。

  之后强纳森询问三小只,他们却都闭口不言,面上是不甘心,似乎是不想谈及这次丢人的事情。

  而从罪犯口中得知,是莫菲心善,同意将他们带去医务室治疗,而他们早就准备好挟持这帮孩子。

  那个被打晕的海军也不没有看清是谁打的他,罪犯却说,他们的同伴早就离开这里了。

  这一切事情都透着诡异。

  后来,强纳森更是在午夜,通往监狱的半路上,发现了行动鬼祟的三小只。

  他们说自己只是想去找那罪犯报仇,可强纳森却不以为然。

  第二天,天还没亮,强纳森就要求所有人立刻出海,回到北海支部。

  因为强纳森总觉得,再在这个岛屿多呆一秒,就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

  归去的海军船只上,三小只闷闷不乐的聚在一起。

  他们呆在船长室,绕开了所有人。

  “终于有时间独处了。”罗说道,“强纳森似乎察觉了什么,一直盯着咱们。”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打晕我!”莫菲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在半夜的时候,他们准备去再次劫狱,结果却被强纳森撞了个正着。

  莫菲想要跟强纳森讲理,但是话还没有出口,就被人打晕了。

  而会做这种事情,也就只有他。

  “从长计议。”罗淡淡说道。

  “什么从长计议?我不能将他放在那种鬼地方,早晚会被打死的!”

  莫菲大吼的下一秒,却被罗死死捂住了嘴。

  “外面的海军,虽然说是我的属下,但也都是强纳森的眼线。”

  莫菲气的小脸通红,甚至有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每次只要一想到莱德半死不活的模样,她就在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来。

  因为强纳森对他们实在是太友善了,以至于让莫菲忘了,这个世界海军到底是个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