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紧跟莫菲的步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相比起霜月剑术,莫菲这边,则是系统的海军训练。

  早已熟知这一切的战国,在对付莫菲的行动上,更有针对性。应付起来,也比古伊娜轻松些。

  值得一提的是,莫菲在攻击的过程中,使用了指枪衍生的刃枪,和岚脚衍生的岚月斩。

  这可是将战国吓了一跳。

  这种高级应用,必须在海军六式掌握到相当熟练的程度之后,才能够勉强使用,而莫菲就好像在小学没有毕业的情况下,中学考试拿到了高分。

  战国可是越来越看好这两个小家伙了。

  虽然说军队中女子颇受歧视,但是她们两个……

  战国莫名的有种自信。

  说不定她们其中有一个会成为第一位女性海军大将,而另一个的成就也不斐。

  只是……

  “你那把剑是怎么变出来的?”

  战国非常好奇。

  “果实能力。”莫菲说道。

  虽然她也能够使用青灯,但是用过破晓之后,她就无法再回看青灯了。

  因为破晓能够略微改变重量和长度,以适应她。

  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做。

  不过这种改变是非常缓慢的,而且范围很小。做不到金箍棒那样。

  “什么果实?”

  “保密。”莫菲笑了笑,就像是使坏心眼的小朋友。

  战国也很无奈,出于礼貌,不再追问。

  就算对方只有十三岁,战国也不会对其失了礼数。

  再说了……

  这两个孩子,战国是越来越难将她们看做心智只有十三岁的孩子了。

  “在找到方法离开这里之前,你们可愿意跟我一起训练?”战国说道,“我会交给你们很多实战的东西。”

  “诶?真的吗?”

  无论是莫菲,还是古伊娜都是万分赞同的。

  毕竟对方可是海军元帅级别的啊。

  现在虽然连大将都不是,可却已经是大将候补,而且很有可能马上就会被任命大将的家伙啊。

  能够得到这种传说人物的修炼,她们是巴不得的。

  “但是,是有条件的。”

  “呃,什么条件?”

  “莫菲是没有的。但是古伊娜……”

  “嗯?”

  “离开之后,你必须加入海军。”

  “啊?”

  “我总不想自己之后培养出来一个海贼吧?”

  “呃……那还是……”

  “同意!当然同意啊!古伊娜!海军多好啊!里面待遇五险一金,三餐住宿,还有若干佳婿,连终身大事都一并承包了!”莫菲说道。

  “莫菲你……”

  莫菲背对着战国,对古伊娜挤眉弄眼。

  “呃,好,好吧。我同意。”古伊娜说道,但想了想,还是补充一句,“我会紧跟莫菲的步伐。”

  “这就对了!”莫菲拍了拍古伊娜的肩膀,笑的格外灿烂。

  战国笑了一脸慈祥。

  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以后,培养了怎样的家伙。

  -

  一周后。

  罗终于抵达了羊首岛。

  他一路狂奔,就差给他们的船只后面,安上两个喷气口了。

  而那个跟他一直通话的卡文迪许,正在岛上等候。

  从卡文迪许的口中,得知了堂吉诃德家族的事情,古伊娜是被乔拉变成了画,莫菲是一个恐怖娃娃。

  前者是乔拉的能力,而后者,罗还是不得而知。据说是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儿。

  由于莫菲的存在,导致罗不敢轻视任何女孩儿。

  罗下意识觉得那个丫头的能力一定很恐怖,说不定就跟他们这段时间丧失了莫菲的记忆有关。

  据卡文迪许本人所说,他在打开魂匣之后,似乎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而当他醒来,就已经是在船上。

  如果不是船上留有莫菲的纸条,恐怕卡文迪许什么都不清楚。

  纸条上的内容是这样的——

  【卡文迪许,我知道你现在困惑。但是不同担心,我莫菲,和朋友古伊娜,已经将你从堂吉诃德家族的魔爪中救了出来。我们两人稍微去岛上探索,你在这里等我们就行。船舱内有足够十天的粮食,我们可能稍微多走几天,但很快就回来。

  巴兹尔莫菲留。】

  而这也是他转述给罗的内容。

  由于卡文迪许没有见过莫菲和古伊娜本人,罗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很快也会过去。

  “船长,那边看见了一艘停靠的船只!”

  手下通知罗。

  罗指挥他们将船靠了过去。

  那是一艘七到八人规模的小船,船杆上飘扬的旗帜,看起来是什么商队的,上面图案,是一只鹰隼。

  罗笑了,这的确是他们的船。

  他跟莫菲约定过,在伪装海贼船的时候,要用这个船只。

  莫菲还一直说自己要弄个带翅膀的粉红心,被罗果断的否定了。

  别说是商队了,就算是千奇百怪的海贼旗帜,也没有这么可爱的。

  简直毫无震慑力。

  只是……

  当罗上了船,不止没有看到莫菲和古伊娜,连原本约定好,等候在此的卡文迪许也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在甲板上,多了很多莫名的剑痕。

  “船长,这里好像发生过战斗。”船员回禀。

  罗仔细检查过这些“战斗痕迹”,然后否定了。

  “这全部都是类似西洋剑的武器留下的痕迹。而且都是同一把。”

  因为那剑痕的三分之一处,都有明显的缺口痕迹。

  “这都是同一个人砍出来的,我没有看见任何的其他人留下的战斗痕迹。而且……这艘船上,也没有任何的血迹。”

  罗略微思考,是那个叫卡文迪许的家伙,在船上闲来无聊,留下的练习痕迹吗?因为只有七天,所以新旧程度差别不是很大,分辨不出。

  但是……

  有那个傻子,会将在海上承载自己性命的重要船只砍成这样?

  要么那个卡文迪许是个蠢货,要么……发生了什么他无法理解的事情。

  罗再度拨通电话虫。

  莫菲的,依旧无人接听。

  而古伊娜的……也无人接听。

  “船长,好像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有个耳朵尖的船员说道。

  罗让旁边的人将自己正在拨通的电话虫拿远点,而他仔细分辨。

  果然,听见了某处角落,非常沉闷的布鲁布鲁——

  循声而去,罗从船板的倾斜角落里,找到了一个蜗牛壳。

  上面有着很严重的剑痕。

  不过好像只是被扫了一边。

  否则按照船上留下的那些痕迹,绝不止是这样的轻伤。

  而在壳内,传来了电话虫的叫声。

  罗变了脸色,这是古伊娜的电话虫。

  看来,选择是后者了。

  这艘船,发生了什么他无法理解的事情。

  “所有人听令!三人一组,在岛上展开搜寻!一名叫做卡文迪许的……他说他自己长的万年难遇!但是在搜寻的时候,可能会有危险,不要莽撞行事!一旦发现什么,离开汇报,并且安全撤退!”

  罗向船上的十几号人下达命令。

  “是!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