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谢邀,刚到洪荒,已成天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十六天外,紫霄宫外。

  楚逸正在试图消化自己穿越的信息。

  对于穿越这件事他接受的很快,毕竟没有哪个剧组能奢侈或强悍到能让他坐在台阶上看天外天混沌的壮丽景象。

  真正让他懵逼的是,他成了鸿钧道祖的童儿,也就是昊天。

  说是童子,但实际上他的相貌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

  正当他琢磨现今是何年月的时候,从宫内走出一位容颜绝世的御姐。

  真奇怪,明明她刚进去的时候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女孩儿呢,楚逸心里想着。

  “师弟,老师叫你进去。”御姐瑶池声音清冷。

  “好嘞。”楚逸爬起身,拍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就往宫中溜。他不太敢面对面前的瑶池,生怕自己暴露什么东西...

  不对,昊天明明是瑶池的师兄,怎么成了师弟?楚逸带着心中的疑惑,走进大殿。

  殿内的云床上坐着一位正在啃威化的老头儿,看上去那么朴实无华,且低调...

  真的很难把他和鸿钧道祖联系到一起去。

  但老头儿开口一句话,就让楚逸不再怀疑他的身份。

  “行了,别怕,我知道你不是他。”老头儿...不对,是鸿钧道祖放下手中的脆脆鲨,口中飘出这么一句。

  多么不俗的开场白啊,楚逸一下子从头顶凉到了菊部地区。

  菊部地区大到暴雪那种凉。

  “你叫楚逸,三十三岁,啧,来自哪里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人。”鸿钧道祖抬着两条长长的眉毛,继续说道:“你不用害怕,是我把你从时空乱流中弄过来的。”

  “你现在的身体,是我用法力变成这样的,至于童儿...已经去轮回转世了。”

  “为啥?”楚逸好奇地问道:“放着好好的天帝不当,跑去轮回转世干嘛?”

  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

  鸿钧道祖目光微动,呵呵笑道:“不错,你这小子,居然也知道天帝...”

  “没错,童儿心气太高,说什么不想做圣人傀儡,所以我打发他转世去了,你呢?你可愿意做天帝?”

  楚逸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人凿了重重一拳,随即被巨大的惊吓淹没,他心脏开始蹦蹦乱跳,打的嗓子眼儿直疼。呆若木鸡地缓了一会儿,楚逸嘶地一下倒抽一口冷气:“我?不是,你是说我?不不不不不不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不行吧...”

  “我说你行,你就行。”鸿钧道祖又摸出一只红色的脆脆鲨,撕开包装一口咬下,那是多么温馨的目光,鼓励楚逸坚毅望着前路。

  “道祖啊,我实在也不是谦虚——我何德何能能坐上天帝这个位置啊?”楚逸都快哭出来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别看他如自己亲爷爷一般,一副贪吃老爷子的样子,可这心里却不一定憋着什么坏呢。他又连声道:“我觉得道祖您还是...找找别人?您看太清圣人门下玄都大法师不也挺好的?”

  “他啊,他没这命。”道祖否决道。

  “那...玉清圣人门下广成子...”

  “广成子?你二师兄门下这群徒弟,除了云中子外,一个个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他们也配当天帝?”道祖不屑地说道。

  ...感情这阐教门徒在道祖心里都跟袁绍一个熊样啊。

  “那...那上清圣人门下多宝道人,可为天帝?”楚逸一下子来精神了,他已经完全把自己代入进煮酒论英雄的模式里了。

  “多宝啊,多宝这小子倒是不错,可惜和你大师兄一样修的无情道。若是如你大师兄一般无情至极情还好,可他偏偏修炼不到家,还没把无情转化为极情,不行,不行。”鸿钧道祖如是评价道。

  “那...西方二位师兄门下弥...”楚逸还没说完,道祖冰冷的目光瞬间将他要说的话塞回肚子里。

  道祖冰冷的声音中不带有一丝感情:“天庭是我玄门的天庭。”

  “那舍此之外,楚逸实在是不知啊!”楚逸都快哭了。

  鸿钧道祖伸手点点楚逸,道:“我和天道已经决定了,就由你做天帝。”

  “可...可我一个凡人,我咋当这天帝?”楚逸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不知道该咋办了:“您说我,要修为没有修为,要名分没有名分的,怎么当这个天帝啊!”

  道祖什么也没说,伸出手指点在楚逸额头:“待一会儿回去,自己好生体会。”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只小钟,伸出手指噹噹噹地弹上三下,轻声道:“三清,女娲,接引,准提,来紫霄宫议事。”

  说完,他将小钟塞到楚逸怀里:“这是先天至宝混沌钟,乃是当初东皇太一所有之物,现在归你了...行了,你先去一边坐着吧。”道祖挥挥手,像是赶苍蝇一般赶着楚逸在一边坐下。

  ...

  楚逸心里划过三个点。看着手里小巧玲珑的混沌钟,心里划过三千三百三十三头飞奔的羊驼。

  这是不是太草率了?这是不是太草率了啊道祖!!!!!!

  圣人们的速度很快,尤其是在道祖相召的时候。诸圣陆续进入紫霄宫,楚逸连忙起身见礼,口称师兄师姐好。

  圣人们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这个不认识却很有礼貌的小青年,单纯只是好奇老师什么时候又收了个小师弟,甚至还把混沌钟赐给了他。

  但是他们并不眼馋,老师赐的法宝,敢动心思,活腻歪了?

  见到上首坐着的鸿钧道祖,众圣不敢怠慢,连忙行大礼参见:“弟子拜见师父(老师),愿师父(老师)圣寿无疆。”

  师父是三清女娲四个内门弟子叫的,而老师则是西方二圣两个记名弟子叫的。

  “起来吧。”鸿钧道祖的语气中带着淡漠。众圣也不多言,依次坐下,一如当初在紫霄宫听道那样的座次,老子,元始,通天,女娲坐在云床下左手边的蒲团上,准提、接引坐在云床下右手边的蒲团上。

  楚逸紧挨着女娲坐着,毕竟他也是内门弟子。而对面那两个西方圣人则是记名弟子,所以不和众人坐在一块。

  “瑶池,进来。”待众圣见礼完毕,鸿钧又让瑶池进殿,令其坐在楚逸的身后。

  “这位是楚逸,乃是吾新收的关门弟子。”鸿钧道祖介绍道。

  诸圣肃然点头,能做道祖关门弟子的,定然非泛泛之辈。

  “今天帝之位有缺,吾欲令楚逸为天帝,尔等意下如何?”

  “我等并无意见,全凭师父(老师)做主。”三清倒是看得开,小师弟嘛,肯定会向着自己。女娲的美目流转,心里也在想如何拉拢小师弟;西方二圣从来就没敢觊觎过天帝这个位置,所以被便宜小师弟占了反倒要比其余圣人门下做天帝要划算的多。

  毕竟是新来的,还有那么一丝可能拉拢一下不是?

  “既然尔等无异议,那便由楚逸坐这天帝之位,瑶池为瑶池元君,司掌天下女仙,择日与楚逸完婚。”

  楚逸心中飞过一排乌鸦,师父啊!你早说当天帝还包分配媳妇啊,我是不是早就干了?还费那么多口舌...

  一旁的瑶池虽然还在保持冷若冰霜的神色,但脸颊上的红霞却出卖了她。

  她和去轮回的昊天也仅仅是师兄妹关系,并无其他的联系。对于楚逸,她也是没什么感情基础,只是师命难违,她也不好开口反驳,所以只能默认这件事。

  至于别的,她也不是很懂。

  道祖掏出一面镜子和一只小塔,一挥手飞到楚逸身边:“此乃观天镜与镇天塔,观天镜可观诸天万界,镇天塔可镇天庭气运,此外还有诸般无穷妙用,你回去后可要好生祭炼。”

  “谢师父。”楚逸喜孜孜地收下法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昊天镜与昊天塔了。

  道祖又掏出一方小旗与一枚金簪,还有一棵灵根,挥手送到瑶池身边:“此乃素色云界旗,为五方旗之一,又名聚仙旗...可聚群仙之力布下大阵,便赐予你防身之用。金簪是为师送与你的嫁妆,这灵根乃是蟠桃树,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其中妙用,自行探索。”

  “谢师父。”瑶池也是一礼。虽然她没被鸿钧收为内门弟子,但有楚逸这一层关系,叫声师父也是对的。

  “天庭初立,你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总要为小师弟出人出力吧?”道祖目光一扫,掏出一个小本本:“汝等若有中意弟子,可签在此天书之上。”

  太清圣人挥挥手中的太乙拂尘,将小本本递给元始天尊道:“我人教门下只有玄都一人,所以出人就算了,师弟要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和我说便是。”

  元始天尊也道:“我也只有十二个徒弟,哪一个都舍不得放走。”

  说完目光又转向通天教主:“倒是三弟门下万仙来朝,好不气派,何不分润一些与小师弟的天庭呢?”

  通天教主两眼望天,好似徐庶进曹营。

  女娲也道:“我并无合适人选指派给小师弟,若是小师弟有其他需要自是可以找我。”

  准提和接引面面相觑,借口西方之地苦寒贫瘠,收几个徒弟不容易,同样不想交人。

  鸿钧道祖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个也不愿交,那个也愿不交,你们就是这么做师兄师姐的?”

  “吾门下亲传弟子却不可上天,若师弟想要,可以与几个外门子弟交由师弟差遣。”通天教主的俊脸扭曲了一阵儿,下了好半天决心才肉疼地说道。

  “呃...师兄那些个外门弟子还是算了吧...”楚逸略带尴尬地拒绝道,他可知道截教的外门弟子都是些什么货色,高情商的说法叫逍遥自在,低情商的说法就是...不当人子。

  其实不止是截教,阐教西方教的弟子也是,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喊打喊杀,一点都不像个有德真仙,楚逸可不想他们把天庭搞的乌烟瘴气的。

  可这话到了通天耳中,就成了另一个意思。他遽然色变,挺身而起,一双星目如电直向楚逸看去。

  楚逸还未反应过来,身后呛啷一声,瑶池拔剑而起,护在楚逸面前。

  “师兄,过分了。”瑶池清冷的声音响起,听在楚逸耳中却如仙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