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咏不周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始皇帝:“不知道群主阁下的样貌如何,@仙子很努力仙子既然做过群主阁下的神像,可否分享至群内,与吾瞻仰一番?”

  仙子很努力:“好说。”

  顺手发出一个雕塑的红包。

  “喏,就是这样了,神位上写玉皇大天尊就好了。”

  始皇帝:“谢过仙子。”

  仙子很努力:“哎呀,始皇大哥客气了,什么时候我去你那玩,给我封个公主好了。”

  始皇帝:“好社好社,现在就封你为咸阳公主!”

  不愧是始皇帝,就是大气,开口就把首都封给人家了。

  仙子很努力:“啊呀!我是公主了!谢谢陛下!”

  始皇帝:“什么陛哈不陛哈滴,群主阁下身为天帝,尚且如此平易近人,饿就丝小小一个皇帝,摆什么谱捏,叫嬴哥。”

  仙子很努力:“哎,嬴哥!(开心)那大家叫我上官妹妹就好了!”

  迷途小书童:“啊哟,上官妹妹一会儿不见,居然成公主了?以后再见面,那小的是不是还得喊一声参见公主了?”

  蜀山压力大也凑趣在群里调侃:“哎呀,小的参见公主!”

  一代大侠也凑热闹在群里发信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上官妹妹现在是公主了,当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仙子很努力:“(呲牙)平身,平身。”

  众人:“谢公主殿下,哈哈哈哈哈哈。”

  一代大侠还在群里发了几个红包,众人抢了,是一坛坛美酒。

  “前日里路过一个黄泥岗子,店家卖的『三碗不过冈』,某觉得还不错,分享给大家尝尝。”

  要是楚逸看群消息的话一定会好奇,三碗不过冈不应该是景阳冈的么,怎么成了黄泥岗的了。

  群内一时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又在群中闲聊几句,咸阳宫内的嬴政关闭意识中的聊天群,沉声道:“来人。”

  庭柱后趸出一个人影,拜倒在地上:“属下在。”

  嬴政将红包里的楚逸神像放到桌子上,道:“去,传令下去,全国兴建庙宇,供奉玉皇大天尊!神像雕塑就按照这个样子刻。”

  “记住,不许征发徭役,不许虐待民夫,全凭自愿,还要给钱捏,明白吗?”

  “属下明白!”黑影头更低了。

  “朕要是知道你们敢阳奉阴违的话...”

  “属下不敢!”黑影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退下吧!”嬴政挥挥手,表示自己乏了,黑影也识趣地退下。

  待人影消失,嬴政在空旷的大殿内喃喃自语着。

  “群主阁下果然神通广大,居然知道朕要修长城和阿房宫...至于说百姓的问题,确实也要对他们好一点了,群主说的没错,什么世家,将门,都信不过,忠诚可靠上都不如这些黔首啊...”

  “他们要求的不过是安稳的日子,能够吃饱饭罢了,也不会对朕的位子产生什么想法。只要满足他们这两个要求,就会自发为朕献出生命,朕又怎会辜负他们的一腔热血呢?”

  “先王们能够为朕留下六世之余烈,靠的不就是这群黔首吗?”

  嬴政此时也多多少少悟了一些道理,至于剩下的,还需要日后不断去改造。

  改造思想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且说楚逸关闭群聊,一抬眼便看见瑶池在端详着他的脸。

  楚逸爱煞了自家姐姐那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尤其是看向他的时候,总是波光粼粼的,仿佛流动着梦一般的光彩。

  其实,他总觉得瑶池对他的感情不太一般,但又认为可能是错觉。

  明明才认识没多久,怎么可能会这样。

  “看啥呢娘子?”

  “噢...没什么,在想那头魔兽。”瑶池岔过话题。

  “那东西有什么好想的?”楚逸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要问我从哪儿认识的朋友呢。”

  “那是你的秘密。”瑶池素手微动,仔细地为楚逸抹着衣衫上的褶皱。“等你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告诉我,我又何必去问呢。”她说道。

  “那倒不至于,说起来这还是师父送我的呢,是一个聊天群。”楚逸并没打算对瑶池隐瞒这件事。

  “聊天群是什么东西?”瑶池的眼睛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大概相当于...就像老头子的紫霄宫,我们几位师兄弟一起在里面聊天,就相当于聊天群...”

  “明白了。”瑶池点点头,又道:“所以那个李逍遥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楚逸好奇地问道。

  “洪荒的人族哪有穿成他那个样子的。”瑶池轻笑着用修长的素手捧住楚逸的脸蛋:“倒是你,这种天大的秘密也和我分享,也不怕我害了你?以后可不许这样心里藏不住事情。”

  “奇怪,你可是我姐姐,还是我的娘子,我有什么是不能和你说的?”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娘子和师姐啊!”不说还好,一说瑶池的气就上来了,她揪住楚逸的耳朵,哼道:“你看看你傍晚吟的那首诗,像话吗?”

  “疼疼疼...我不像话,不像话...”楚逸疼的龇牙咧嘴,怎么每个姐系女人都会这一招呢?

  真的是很让人费解。

  “下次再有事直说便好了,你我夫妻一体,不必那般拐弯抹角的。”瑶池放开他的红肿的耳朵,心疼地揉弄起来:“还疼吗?”

  “不疼了不疼了,姐姐我错了。”

  “傻样。”瑶池翻翻白眼,尽显万种风情。

  “所以,你真的不打算给姐姐作上一首好诗吗?”瑶池的秀目盈盈而动,闪动着期盼的光芒。

  “呃...那我该怎么吟?”楚逸心想终究是逃不掉做文抄公的命运了吗?

  其实上他是抗拒的。

  “就吟不周山吧。”

  楚逸站起身,在房间内煞有介事地踱起方步。细细思索一番,两眼一亮。

  “娘子,我有了!”

  “哦?快快作来!”瑶池期待地看着楚逸,从上一首歪诗中她便看出了自家夫君的文才,那些诗句组合在一起看似古怪,可细一推敲,其中的每一句单拿出去都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出来的。

  就是不知道,为何夫君总喜欢藏拙。

  “咳咳咳!”楚逸清清嗓子。

  “听好了!”他再度做豪迈状。

  “远看不周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有朝一日掉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瑶池秀美的凤目瞬间失去高光。

  十五岁的玄仙小少年哪里是准圣大姐姐的对手,直接被掀翻在塌上。

  “你要干啥...”楚逸看着不断逼近的瑶池,惊恐地后退,口中叫道:“姐姐...师姐...娘子...夫人...有话好好说...嘶!不行!你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