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九转还魂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止是李治遭了殃,远在大秦的胡亥也被揍了一餐饱的。

  如果两人认识的话,一定会彼此相对抱头痛哭。

  没多久,赵高的人头便悬于宫门之上,陪伴他的还有他的女婿阎乐。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侍说,始皇帝指着一头小鹿问赵高那是什么,结果听到赵高说是鹿后,始皇帝勃然大怒,口中叫着你也知道这是鹿,然后下令把赵高五马分尸。

  至于为什么不是六马,懂得都懂。

  始皇帝与李二凤都有个默契,没有把李斯和李义府怎么样。

  这或许就是自信,自信他们能够驾驭住这样的人。

  楚逸在群内艾特小书童道:“@迷途小书童,你就笋吧,两本史料过去,胡亥和李治都得遭殃。”

  迷途小书童:“嘿嘿,(憨笑)俗话说得好嘛,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嘛。”

  东邪:“@栖霞宫主,群主阁下,群内商城可有能够让凡人起死回生的丹药?”

  楚逸琢磨,这八成是黄老邪...啊不是,八成是黄药师了。正好刚才从八景宫离开的时候,大师兄塞给他一壶稀有丹药叫他赏赐下人来着,反正丹药多得是,自己也暂时用不到,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算了。

  “@东邪,我这正好有师兄送的九转还魂丹,你来一颗试试?”

  李二凤:“@栖霞宫主,群主阁下,敢问这还魂丹...死去一年之人还可用吗?”

  楚逸想了想,说道:“此乃圣人所炼之丹药,理论上魂魄没有投胎,就算人烂成白骨,也能复活。”

  李二凤:“那...那还不如不活了,烂成一副骨架还怎么活?不吓死个人么?”

  楚逸:“你好像傻,九转还魂丹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只要魂魄还在,管你烂成什么样,还你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回来!”

  李二凤:“求群主赐在下两颗还魂丹...”

  楚逸:“你想复活你爹?”

  李二凤:“群主大佬慧眼如炬,世民佩服!除了家父,世民还想复活杜克明...唉,自从克明走后,吾甚是想念,哎哎...”

  楚逸:“行了,别搁这假哭了,给你两颗就是了,记得把你爹和杜如晦借我用用。”

  李二凤:“啊?群主大佬用家父做什么(惊恐)?”

  楚逸:“地府初立,总要有个管事的,让你爹临时去做做东岳泰山大帝,吼不吼哇?”

  李二凤:“(哭泣)感谢群主大佬!”

  楚逸:“说多的没有用,这种高级公务员最好还是让做过皇帝的人当比较好,告诉你爹好好干,别再像玩你和你大哥似的玩脱了,做得好将来让他转正。”

  栖霞宫主发送了一个专属红包。

  栖霞宫主发送了一个专属红包。

  李二凤、东邪抢到了专属红包。

  李二凤:“谢谢群主!(开心)”

  东邪:“谢谢群主!”

  射雕世界,桃花岛冯蘅墓室内。

  黄药师颤抖着手,打开亡妻冯蘅的玉质棺椁。

  这些年来,黄药师不断搜集天材地宝,以防止亡妻尸身朽烂。事实证明他还没白费力气,棺椁打开时,冯蘅的尸身依然如生前一般。

  他掏出九转还魂丹,圆滚滚金灿灿的丹药兀自在他手上氤氲着淡淡的光圈。黄药师小心翼翼地打开冯蘅的嘴,将手中的丹药塞入她的口中,尔后稍稍后退,一脸担忧地看着面前的妻子。

  没有什么天地异象,仅仅片刻之间,冯蘅便睁开双眼。

  “唔...好冷...”这是她醒来以后的第一句话。

  黄药师看着复活的妻子,张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又张张嘴,只发出一声不明音节。

  冯蘅坐起身,四下看看,看到正望着她百感交集的黄药师,歪着头问道:“药师,你怎么了?怎么变得这般苍老?”

  “啊,十多年过去了,自然会变老。”

  黄药师上前将冯蘅扶出玉棺。

  “所以我这是复活了,对吗?”冰雪聪明的冯蘅看着面前的玉棺,以及挂着的画像,自然而然就发现了问题:“那么,我是怎么复活的?中原武林中似乎没有这么神奇的药吧?”

  黄药师将这几天的经历娓娓道来。

  “天...天帝?”冯蘅捂着小嘴,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是说...丹药是天帝陛下赐下的?怪不得...不过他为什么会赐给你丹药?”

  “这...我也不知。”黄药师摇摇头,叹道:“欠了天帝陛下这么大人情,还不知道该怎么还呢,不过只要阿蘅你能复活,一切都值得了。”

  “对了,我们的女儿已经长大了,她长得很像你...”

  “是吗?”冯蘅舒眉一笑,问道:“那她现在怎么不在这里?”

  “啊这...”黄药师一下子就被问住了,谁知道那傻丫头又和傻小子去哪里疯了。

  ...

  同样的剧情也发生在大唐境内。

  坐起来的李渊看着面前二十啷当岁的李世民,微微一愣,随即抓起茶碗抿了一口,笑道:“二郎啊,朕刚才做了梦,梦到你在玄武门将你大哥三弟袭杀,逼朕退位,九年啊,朕做太上皇做了九年...还好,只是个梦。”李渊龙目如电,左右一扫,问道:“怎么不见你大哥三弟?”

  “父皇...”李世民叹道:“不是梦,是世民将你复活了...”

  “莫要胡扯!”李渊明显不相信李世民的说辞:“梦中都过去十多年了,若不是梦,你怎么可能才二十多岁?”

  李世民费了半天口水,才向李渊解释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渊愣了半晌,抓起床上的枕头,虎着脸问道:“雉奴呢?老子非得抽死这个败家的货不成!”

  “别别别父皇,世民已经替你揍过他了。”李世民连忙拦住要找李治打一顿的李渊。

  开玩笑,再打一顿估计李治就不太想活了。

  “所以你是将朕卖给天帝陛下做长工去是么?”李渊乜斜着眼睛看着自家的好儿子。

  “哪儿能呢,让父皇您去做阴间天子,不是也挺好的?”李世民陪着笑:“再说,也有功德拿,功德多了,还能兑换很多功法宝贝呢。”

  “能复活你娘么?”李渊一只脚踩在床沿,模样要多流氓就有多流氓。

  不去和邦子交流可惜了。

  “自然是能,自然是能...”李世民心中暗道一声克明对不起,掏出九转还魂丹交给李渊:“将这枚金丹送入阿娘口中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