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食堂会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淮右布衣:“对了,关于前朝旧官员的问题,群主阁下您看是不是?”

  楚逸想想,回复道:“依我看,消灭一个人的肉体容易,但改造他的精神却很难,我们打碎了一个旧的国家机器,现在要建设一个新的国家机器,而且要让他们发自肺腑地认可我们,这是当前要面对的主要课题。”

  “我们不是说,要建设新的秩序吗?依我看,改造人,包括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这样对前清愚忠的旧官员,就是一项伟大的工程,这就要求我们从新的意义上去思考问题。”

  “杀人为下,诛心为上,明白了吗老朱,要明白什么是《格局》,旧社会把人变成了鬼,我们的新社会的任务就是,把鬼变成人。”

  淮右布衣:“那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玉简学习呢?”

  楚逸笑道:“玉简对于一个没有任何知识基础或者知识浅薄的普通人才管用,对于这些一脑袋高粱花子的顽固分子,反而会害了他们,这可不行。”

  “至于说改造,你像左宗棠,曾国藩他们还有一点希望,而那些屁股天然在满清那一边的,就放里面慢慢改造吧。(微笑)”

  得到楚逸的传令后,京城内开始准备公审咸丰。而战俘管理所内,也不是如寻常人想象中的那样死气沉沉,得知天兵天将们并不打算处死他们之后,这群战俘对生的希望再度重燃。

  对于思想改造,也就没有那么抵抗了。

  食堂里,四十九岁的曾国藩正在打饭。今天菜式不错,豆角炖排骨,土豆烧牛肉,还有一碗蛋花汤,曾剃头对此还挺满意的,端着饭碗走到一个小桌上与骆秉章,杨岳斌一同用餐。

  “龠门(骆秉章字)啊,你说这天兵天将把我等圈禁在此,到底所为何意?难不成真真只是为了改造我等思想?”曾国藩夹起一块排骨放入口中,别说,这排骨炖的挺香,他三下五除二啃干净,又捞起一块。

  “下官也不知。”骆秉章只顾着干饭,被俘虏后这还是第一顿热乎饭呢,只要不砍头,谁在乎天兵天将们怎么想。

  曾国藩也不再问,谁会和饭过不去?可吃着吃着,就看前面不太对劲。

  哦...是瓜尔佳胜保,路过打饭的僧格林沁的时候,低声嘟哝一句废物狗奴才。

  “你骂谁?”僧格林沁自然是大为光火,他横眉冷对瓜尔佳胜保,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架势。

  “有的狗能咬人,有的狗会咬人,有的狗只会吃,不会咬。”瓜尔佳胜保语言尖酸刻薄。

  “你再骂一遍?”僧格林沁喘着粗气,额头上青筋暴起。

  “哎哟喂,这狗也能听懂人话了?那我再说一遍,好狗不挡路,让开!”瓜尔佳胜保跋扈惯了,尤其是八里桥一战,自己与叶赫纳拉瑞麟血战到最后,这狗奴才僧格林沁最不济,先行溃败,让他心里瞧不起僧格林沁的同时,还产生了对所谓“名将”的优越感。

  “入你娘的!”僧格林沁又骂了一句蒙语,滚烫的排骨直接砸在胜保的秃瓢上。

  “入你娘!”胜保也怒了,扑上去就开始抡动拳头,身后的瑞麟发一声喊,也投入战斗帮助胜保胖揍僧格林沁。那边的前直隶总督恒福见僧格林沁吃亏,也投入战斗,场面愈发混乱,满蒙两派人马打的饭菜横飞,不亦乐乎。

  隔壁桌李鸿章看不过眼,站起身,准备去劝架,不料被曾国藩一把拉住,他一屁股坐在木凳上,不解地看着曾国藩,结果曾国藩笑呵呵地说道:“渐甫不必心急,此乃满蒙之争,我等不便参与,看戏就是。”

  “可这...成何体统啊?”李鸿章到底还是年轻了一点。

  “他们丢人,与我等何干?”曾国藩给李鸿章夹了一块精排:“来来,渐甫,吃饭吃饭!”

  好家伙,曾剃头是不是得改名曾干饭了?

  现在食堂内拢共有三波人马,一波是以僧格林沁等人为首的蒙八旗,另一波人马是以瑞麟、胜保为首的满八旗,两派人马正在混战,总之挺离谱的,原本满清位高权重的重臣良将们,此时连街头的地痞流氓都不如,一个个满身满脸的菜汤饭食,看起来狼狈到了极点。

  曾国藩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在一边嗦着排骨替两边惋惜:“哎呀哎呀,瑞麟公这一拳颇多江湖习气啊,嘶,哎哟,胜保公这一脚下去,恒福公不得断子绝孙呐?夺笋呐,夺笋呐你说,啊?”

  “中堂,您到底是哪一边的啊?”未来的李中堂发问道。

  “我?我哪边都不是,看狗咬狗不开心吗?”曾国藩一口骨头吐在桌子上:“老子受了这么多年气,天兵天将都下凡帮咱汉儿驱逐鞑虏了,我要还是心里向着这群辫子,那不成了贱骨头了?”

  “我是臣子,还不是奴才。”

  “中堂大人说得对呀。”年长一些的骆秉章感叹道:“想当年,某初入官场,也没少受这些辫子的气,现在不同啦,不同啦...”

  “我说你们,一个个要积极配合改造,明白吗?”曾国藩用筷子点着桌子,拍板定下了基调。

  “诺!”几人异口同声地回应道,心下也各自思量,到底该如何配合改造思想。

  而此时的这场食堂会战也渐渐接近尾声,满八旗明显略占上风——这群八旗子弟外战不咋地,内战明显是一群行家,尤其擅长耗子扛枪——窝里横。

  总之,等到战俘管理营的人员赶到之时,双方战斗已经结束了,两派人马人人挂彩,尤其是僧格林沁,两只眼睛让人打的跟熊猫一样,胜保下手可是够黑的,两拳直捣眼眶子,属实是心狠手辣之徒。

  但胜保也没讨了什么好儿,被恒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脚蹬在是非根上,当场就断了,看的一边的曾国藩夹紧了双腿,不寒而栗。

  这一脚下去,可能是个男人都会理解这种痛苦。

  战俘营的处理结果也很简单,嘴贱的瓜尔佳胜保关一周禁闭,从犯瑞麟关三天,其余人等关一天。而受害者僧格林沁责任不予追究,蒙八旗的参战人员们也逃过一劫,让曾国藩等人好一阵惋惜。

  刚才的曾国藩,表面上是“你们不要再打了”。

  内心却是:“你们不要这么打了!这样是打不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