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族楚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庭,凌霄殿。

  女娲神情淡漠地看着面前的瑶池与楚歌,缓缓说道:“看来,师妹是不想交出混沌钟了?”

  “娘娘当真好算计。”瑶池眯着眼睛哼道:“不过,娘娘真以为害了我夫君,便可为所欲为?”

  “这真是奇了。”女娲面露惊诧:“妹妹何出此言?莫不是以为吾对师弟下了痛手?吾与师弟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怎会害他性命?”

  “蒙蔽天机,痛下杀手,只为针对我夫君,娘娘莫非以为瑶池是傻子不成?”瑶池的声音依然很平淡,完全看不出情绪的起伏。

  “对天帝出手,就不怕师父降罪吗?”

  女娲闻言笑眯眯地说道:“师父合道之后并不会插手三界争斗...所以,师妹,还是认输吧。”

  “我若是不呢?”瑶池反问道。

  “那师姐只好得罪了...”女娲说罢,一挥手,一只红绣球直直地向瑶池打过去。

  太极图凭空出现,将红绣球卷了又扔回女娲手中。

  “师妹,过分了。”老子的声音自凌霄宝殿外响起。

  女娲回头看去,三清依次而入。

  “如此热闹,怎么少了我等。”通天教主轻笑道,手中拿着小小的青萍剑,轻轻地锉着指甲,“听说有人要趁小逸不在之时欺负别人家眷,吾身为上清通天教主,亦是他的师兄,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师妹,真要与我等为敌吗?”元始天尊表情看不出喜怒,但熟悉的人若在的话,定能看出此时的元始天尊已然接近暴怒的边缘。

  “通天师兄说的是,如此热闹,怎么少了我等?”声音响起,准提道人与接引道人踏入殿中。

  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中,站到女娲的身后。

  “三比三。”女娲轻笑,又拍拍手,冥河老祖,夜天老祖,鬼车,英招,九凤等准圣走进凌霄宝殿。

  “师妹也真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不喜欢楚逸师弟的苛政。”女娲言笑晏晏:“吾也没有其他要求,只是希望瑶池师妹可以交出混沌钟,并且废除楚逸师弟制定之苛政,我等便自然散去,不会另行为难瑶池师妹。”

  “那我等去混沌中做过一场便是。”通天轻笑,率先进入混沌。

  其余圣人亦是进入混沌之中。

  但是,谁也没想到,一向不温不火的瑶池,居然以一敌五还略占上风,甚至还将英招与鬼车打得各自失去一只手臂。

  对于准圣来说,失去一条手臂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五打一还被人打成这样,面皮被丢得一干二净。

  就连女娲都没想到,楚逸居然会将混沌钟托付给瑶池。在强化版本的周天星斗大阵与先天至宝混沌钟的加持下,瑶池大获全胜。

  混沌里,双方正在僵持。等到外面战斗结束后,通天教主才问准提道:“女娲我可以理解,但小师弟待尔西方教不薄,为何负他?”

  “我西方教被视为三千旁门左道,若不借此与女娲师姐联合,如何大兴?”准提笑得有些玩味:“至于小师弟,只能怪他挡了吾等的路罢。”

  “倒也算是你,可真真是够无耻的。”通天教主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些许苦涩:“等到师弟回来,怕是要伤心啊...”

  “他回不来的。”女娲唇角勾起一抹轻笑。

  一场争斗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没奈何,每一侧各自有三圣,一时之间也难以分出胜负,所以此次发难也就不了了之。

  但撕破脸的双方再也无法保持表面上的和谐,女娲一侧的诸圣与准圣都声称不会再遵守楚逸此前所立之“严苛”的规则。

  除了西方教,西方教二位圣人还是在暗戳戳地令弟子继续保持赚功德这件事。

  果然啊,那句话说得好,口中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赚钱嘛,不寒碜,哪管什么要脸不要脸。

  紫霄宫对于此次争斗并没有什么表示,就好像这些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一样。这一来,更加助长了那些准圣的气焰,西方教二位圣人甚至借此机会将西方教改称佛教,算是彻底与玄门脱离。

  ...

  楚逸缓缓醒转,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草庐之中,身旁还放着一只黑漆漆的药碗。偏过头看去,外面天色明亮,他翻身准备下床,却牵动伤口,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屋门被推开,走进一位端庄贤淑,眉目如画的女子。

  “你醒了?”女子声音柔柔的,很好听,“你的身体还没有好,请不要动。”

  楚逸在女子的搀扶之下躺了回去,口中问道:“嗯...这里是?”

  “这里?这里是我家。”女子微笑着为楚逸整理好凌乱的头发。

  “你是...?”

  “我是后土。”后土的目光盈盈如水,很是好看。

  “你...你是巫族后土?”楚逸一下子坐起来,又被伤口牵动疼的躺了下去。

  “是的,我是巫祝后土。”后土笑眯眯地摸摸楚逸的狗头。

  楚逸还待问些什么,爽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妹妹!妹妹!那个小子醒了吗?”

  大门再次被推开,从屋外走进一位咧嘴笑着的英武汉子,手里拎着一只梅花鹿。

  大哥牙挺白的,这是楚逸对他的第一印象。

  第二印象是,好高...

  “哎?帝江大哥?今天怎么回来的如此之早?”后土起身,走上前接过梅花鹿。

  “哈哈哈,这不是惦记这位受伤的小兄弟嘛。”帝江爽朗地笑着,“特地打了一头梅花鹿,送来与小兄弟补补身子——就是这畜生跑的太快了,腾云驾雾跑了半天,差点没追上它。”

  说完还踹了小鹿一脚。

  “狗畜生!抓它的时候,正在屠食我人族同胞,多亏我来得快一些,不然整个村落都要凶多吉少。”

  楚逸内心充满了问号,你特么不是巫族么?什么时候人族成你同胞了?有没有搞错???

  更离谱的是,十二祖巫不是和妖族天庭火并的时候同归于尽了吗?

  看着床上盯着自己和梅花鹿的楚逸,帝江大步走上前,拍拍楚逸的肩膀:“小兄弟,醒了就好,这几天后土妹妹可是忙坏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帝江,人族。”

  楚逸不再多想,报以灿烂一笑:“人族,楚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