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男人只需要会数一就够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鲲鹏说起自己的往事总是一副沉浸的样子,楚逸又不忍心打断他,只能由着他在那讲述情史。

  或许是炫耀,这大叔有好几个红颜知己呢。

  还没聊几句,就有不开眼的过来捣乱,是妖族的几个小妖,听说村落里开了个馆子,便来寻衅滋事。

  帝江等人知道鲲鹏和帝俊在这里,所以也憋着没管他们,只要不针对人族就好,剩下的就让妖帝和妖师自己处理吧。

  “碰”地一声,大门被踹开,走进来几个流里流气的妖怪,一个鹰脑袋,一个牛头,还有一个是虎脸儿。

  “喂,识相的把宝贝都献出来,我家鹰公子可是九凤大人的长子!看上你们的东西那是你们的福气!”虎脸儿妖怪极其嚣张,颇有当年给鬼子带路的伪军风范。

  活脱儿一贾队长。

  “哟,还有个小娘们儿?”虎脸儿看到了楚歌的背影,玲珑有致的曲线让他眼馋不已。

  屋外围观的共工与祝融差点没把前阵子吃的饭笑出来。

  这算啥?调戏到自家顶头上司那去了?好家伙...

  “我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鲲鹏大叔烟嗓依旧沉稳有力。

  “哈?老头儿,你特么算老几啊?”虎脸儿狗仗人势的紧,说话间就要拨弄鲲鹏。

  “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们不滚出去,我就送你们出去。”

  “我他吗就在这等着,你能把我怎么着?”鹰头也不开心了,这老头也太能装了吧?

  “一...”话音未落,鲲鹏大袖一甩,将三个倒霉蛋甩出屋去,刚才一言未发的牛头人啥事没有,出言不逊的虎脸儿舌头被割了,鹰头两条腿被打的粉碎。

  “你特么不是说三个数?”鹰头还挺顽强,在那梗着脑袋质问鲲鹏。

  “男人只需要会数一就够了。”鲲鹏瞅也没瞅他们,自顾自地说完,一口将杯中酒抽干。

  这事儿自然是揭过,不然还能怎么着?九凤谁都得罪不起,事儿还是因为她儿子而起的,这哑巴亏算是吃定了。

  你说找楚逸麻烦?别逗了,楚逸是道祖新收的关门弟子这个消息从三十六天到九幽血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你说为什么前几章是三十三天,现在又是三十六天?

  那不是三清一人开辟了一天吗?所以三十三加三自然就等于三十六了。

  扯远了。

  经过这个小插曲,十二巫祝和他们仨的话也多了起来。

  除了后土和楚歌,两个人是相看两相厌。

  可谓臭味相投的楚逸和帝俊甚至还拜了把子,自然而然地,楚歌就成了他的姐姐。

  楚逸灵光一现,又对上了!怪不得第一次见到楚歌的时候就强行收他做了弟弟,原来是这回事。

  就是不知道血脉相连的感觉从哪来的,大概率是滴血认主时候弄的。

  经常交心的帝俊与楚逸还约定,如果他死了,就把这片天地与楚歌托付给他。

  这不是搁这立FLAG呢么?你又不是男主角,这么插旗真的好吗?

  自从通天教主带徒弟来这里蹭饭以后,元始天尊似乎也爱上了这里,当然看在楚逸的面子上,对帝俊他们三个还是很友好的——其实元始天尊本来对他们仨的感官也不错,经常说妖族就四个算得上人物的,女娲,帝俊,楚歌还有鲲鹏。

  其他妖族,在他眼里不过土鸡瓦犬耳。

  关二爷直呼内行。

  至于伏羲,元始天尊明确表示不喜欢这个活在妹妹羽翼下的男人。

  至于说紫霄宫定圣位的传言,楚逸也曾问过。其实鲲鹏去的也挺晚,不存在什么“逼着鲲鹏让位”这个说法,倒是红云他自己非得让位,还把伏羲给带起来了,所以红云后来被算计死了。

  当然,并不是女娲要算计红云的,而是道祖想让他死,所以暗示鲲鹏、冥河给这小子弄死。

  据通天说,道祖并不想让西方那两个得了圣位,本来已经算计好了,结果被红云莫名其妙老好人了一波...

  所以说,不要乱做老好人,乱做老好人是会得罪人的。

  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楚逸一下子就对鸿钧的印象产生了改观——该不会是我胡乱作好老人,结果师父授意女娲搞我的吧?

  结果脑子里刚升起这个念头,一缕清风从屋外吹过,“啪”地一下打在他的后脑勺。

  “混球小子。”鸿钧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一旁正在品可乐的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一副活见鬼的神情,心想老师怎么如此宠爱这个小师弟?

  楚逸已经发现规律了,每次帝俊三人过来的时候,洪荒大地都会进入黑夜,等到他回去的时候又成了白天——如果他喝多了睡觉的话,那就会一直黑天。

  楚逸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告诉他关于时间划分的事情了,历法这种事还是留给自己比较好——功德这种东西谁也别嫌多。

  私心谁都会有,楚逸又不是圣人。

  而今天比较特殊,今天帝俊还带了个儿子过来。小家伙粉嫩嫩的,还挺有礼貌,见人就叫叔。

  接过“楚叔叔”递给他的可乐,小家伙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甜甜的怪味饮品。

  “这是?”楚逸指着小正太问道。

  “这是我小儿子,陆压。”帝俊拍拍小家伙的脑袋,指着楚逸道:“快谢谢姑父。”

  “谢谢姑父!”小正太...也就是陆压甜甜地笑着说道。

  “可不兴瞎叫啊...我和你姑姑啥事儿都没有...”楚逸一脸惊恐地说道,他看到了身后少女瑶池眼睛中闪烁的凶光了。“再说这种事情...也得楚歌姐本人同意不是吗?”

  师弟总喜欢拈花惹草,这是瑶池对他的评价。

  小正太陆压偏着头看着楚逸,一脸萌萌哒。

  “嗳,长兄如父嘛,这种事情由不得她。”帝俊像个封建主义大家长,左脸写着封建主义,右脸写着包办婚姻。

  然后...一只飞凤簪从门外飞过来,插到帝俊的后脑勺上。随后,楚歌推门而入。

  “兄长是想尝尝我的东皇钟吗?”楚歌的眼中闪动着名为危险的光芒。

  帝俊趴在桌子上装死,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