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丫头,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包办婚姻这种事儿不太可能成,但是有家长做主可就不一样了。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也来凑趣,说虽然不是亲兄长,但身为师兄也没什么区别,他们同意这门亲事。

  总之,这件事被尴尬的楚逸岔了过去,他在心里不停地催眠自己,不要后宫,不要后宫。

  太伤身体。

  催眠的时候还不忘瞄了一眼楚歌的不周山,赶紧缩回眼神,心里念叨着罪过啊罪过。

  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哦,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所以,他只好点开群聊,和大家伙聊聊天,打算分散一下注意力,不然满脑子都是柰子的话,有点吃不消。

  群里,仙子很努力正在叙述昨天的光辉战绩。

  顺路一提,小丫头硬生生用功德把自己堆到了天仙修为。

  这就是氪金玩家的实力吗?爱了爱了。

  氪金玩家,竟然恐怖如斯!

  你问心魔和战斗经验?憋闹了,这玩意都可以用功德买的。最近推出的夏季促销,天仙心境礼包加上度过天仙心魔劫礼包,打包十万功德,限时打八八折,只要八万八,天仙礼包带回家!

  天仙境武仙战斗经验,原价五十万功德,现在只需要四十万,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掏出功德订购吧!

  群成员看着如此强大的折扣力度,只能一边流泪一边乖乖掏出功德购买。什么?你说不买?混蛋!让狗群主亏钱的机会可不多得!

  那句话怎么说来的?我赚了,群主亏了。

  不就和当年的“我赚了,G胖亏了一个道理吗?”

  群成员纷纷流泪表示群主还我血汗钱,别废话赶紧拿走我的钱!

  “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迷途小书童发了个这个表情包,引出一群复读机。

  仙子很努力,也就是上官楹儿昨天换了地图。

  灵虚界的中州已经容不下她这尊天仙了,倒不是说这方世界强迫她飞升,而是整个中州在她的整合之下,纨绔害虫早已绝迹,上官仙子之名,端的有止小儿夜啼之能。

  是纨绔子弟家里的小儿,老百姓们还是对上官仙子赞不绝口的。自从有了上官仙子后,整个中州治安为之一肃。

  现在无聊的上官楹儿,正在赶往北州的路上。

  北州和中州隔着一片大海,所以上官仙子的威名还没有传到那里。

  步入天仙境之后,上官楹儿还在群里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她出落的更加漂亮,整个人如粉雕玉琢一般。用楚逸的话说,就是,如果不和瑶池云霄后土楚歌她们比的话,上官楹儿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坯子。

  气的上官楹儿哇呀呀呀抓狂乱叫。

  自从上官楹儿爆了照,怪蜀黍李哥和赵哥在群里没事儿就骚扰人家,经常关心问妹子吃了吗妹子睡了吗,刚开始上官楹儿还老老实实地回复,后来有一天嬴政在群里发了一句“腻们这群为老不尊的挂皮,居然对小女娃儿动歪心思”后,上官楹儿就再也不理他们了。

  “还是嬴哥对我好!”这是上官楹儿的原话。

  且说她来到北州境内的云州城中,刚进城找个叫“望江楼”的客栈想吃个饭,就被纨绔子弟盯上了。

  要不说狗血呢,其实也别怪剧情太狗血,实在是上官楹儿太漂亮了,若真有个什么“灵虚十大美女”榜单,她毫无疑问可以稳居榜首。

  花骨朵也是花儿啊,对不对?

  何况俺们都开了一半儿了。

  “小娘子,一个人?”云州的纨绔子弟倒是挺有礼貌。

  “是的。”上官楹儿也很有礼貌地放下筷子,笑道:“公子有事?”

  纨绔子弟一下子就沉沦在这笑颜之中。

  这小娘子,对我有意思啊,要不然怎么会冲我笑呢?一定是我太帅了。纨绔子弟心中这么想着,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帅气潇洒不羁的笑容:“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北州第一仙门‘苍云门’的少主李泉,敢问仙子高姓大名?”

  “上官楹儿。”上官楹儿很简单地自报了家门。

  “楹儿仙子可曾婚配?可有意中人?”李泉摇着折扇,一副文人墨客的风范。

  “不曾。”上官楹儿自顾自地吃饭。

  李泉又尴尬油腻地尬聊了半天——可他自己丝毫不觉得尴尬,还觉得一直礼貌回复他的上官楹儿对他有意思。

  但是,以前得知他是苍云门少主的女子,大多数都主动地投怀送抱,像上官楹儿这样冷淡的,还是头一个。

  “我承认你的小花招成功地勾引到我了,让我对你产生了兴趣,行,如你所愿了。”李泉一合折扇,用那种很纨绔的眼神看着上官楹儿:“别玩欲擒故纵了,丫头,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上官楹儿有点无语了,这人哪儿来的?怎么蜜汁自信呢?

  还没等他说话,另一道油腻的声音响起。

  “哟,这云州城居然有如此漂亮的小娘子?”从楼下走上一位看起来还挺潇洒不群的男子,但是一身的脂粉饰品实在是让人作呕。

  “来,让爷瞧瞧。”男子伸出折扇,去挑上官楹儿的下巴。

  上官楹儿轻叩两下桌子,一只盘子飞出去,扣在男子的脸上。

  油腻腻的菜汤糊了他一脸。

  “啊——!你这臭表子!我要杀了你!”男子发出一声惨叫,滚烫的菜粘在脸上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但这群人没有一人是上官楹儿的对手——她甚至没出手,仅凭几只盘子便将他们打的落花流水。

  “你给我等着——!”挨揍的男子带着随从们屁滚尿流地爬出望江楼,放下了这句狠话:“等我让爷爷来抓你!抓回家里!我要让你哭着求饶!让你后悔为什么刚才这样对我!!!”

  李泉不无担忧地看着逃窜的男子,对上官楹儿道:“此人名为宋运,乃是本地有名的修仙世家子弟,他家两位老祖皆是登仙境大圆满的修士...曾经也有许多女子像你一样拒绝他,并且依仗自己的修为对他出手,但下场...总之,恐怕上官仙子要避一避风头了,不然落在此人手里,多半会像那些女子一样下场凄惨。”

  上官楹儿瞅瞅李泉,又瞅瞅宋运狼狈的身影,很轻蔑地笑了。

  “我倒是怕他不来。”她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