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终,上官楹儿实在无法忍受,把那李泉用幌金绳捆了,直接扔出楼去。

  但自我感觉良好的李泉仍然孜孜不倦,认为这是仙子对他的考验。

  灵虚界的事情,暂且按下不表。

  不知不觉,楚逸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一年之久——虽然洪荒不记年,但是群友们的时间的确是过去了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上官楹儿突破到玄仙境,几位人间帝王也相继突破真仙,大多数群友都在真仙左右晃悠,除了阿尔萨斯,那个喜欢“啊哈哈哈”的傻小子,现在还是个天仙,但是他每天在艾泽拉斯砍虚空,砍的很畅快。

  能不畅快吗?砍完虚空就回家和两个吉安娜开心快乐每一天,开心快乐每一天后起床继续寻找虚空的踪迹,前两天刚把克苏恩的骨灰扬了。

  而楚逸正遇到了穿越以来最大的危机。

  本来打算吃点软乎饭,却总有大姐姐逼他就范。

  这好吗?这不好,我劝这两位大姐姐耗子尾汁。

  当然,楚逸也并不想抗拒,这种事儿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废话,谁会在意女朋友多这件事?那句话怎么说来的?你们都是我的翅膀——楚逸算起来现在已经有四对儿翅膀了。

  天帝嘛,风流一点也不算什么大事,楚逸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最近帝俊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后一次来这里还是两个月前,把楚歌托付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过来。不过三清还是经常来探望小师弟,尤其是通天教主,对楚逸发明的那个“斗地主”极其感兴趣,还有让人欲罢不能的“麻将”,通天教主已经输给玉清元始天尊好几个后天灵宝了。

  元始天尊本来不太喜欢这种玩物丧志的东西,但是能在这上面教训一下愚蠢的欧豆豆,他忽然觉得这些东西看起来居然无比顺眼,越看越爱。

  “得让通天这小子知道谁到底才是兄长。”元始天尊如是说,查拉〇斯〇拉八成儿是和他学的。

  而此时的人族与妖族之间的气氛也愈发紧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山雨欲来风满楼,或许可以这么形容。

  楚逸的酒馆也渐渐冷清下来,也只有后土没事的时候过来帮衬一下。名为帮衬,实际上是安慰安慰楚逸。她知道楚逸是个不习惯冷清的人,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所以只能用这种无声的陪伴来安抚楚逸烦躁的内心。

  这一天,酒馆内来了一位不同寻常的人。

  非要说哪里不寻常的话,那就是这人的双眼是蛇瞳,金色的眼球,黑色的竖瞳,看起来唬人之极。

  很不搭调的组合,温润如玉的君子,却是一双犀利的蛇瞳。

  这人楚逸认识,之前也曾来过两次——他就是伏羲,圣人女娲的兄长伏羲,楚逸对他的印象还不错,虽然眸子犀利了一点,但为人还是很不错的。

  “老样子,一罐可乐。”伏羲坐在台几上,开始打量四周。

  楚逸将可乐递给他,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得闲?”

  “无聊,也无趣,所以过来喝点可乐开心一下。”伏羲吨吨吨直接抽干一罐:“再来一罐。”

  “无聊无趣?为什么?”楚逸又递给他一罐。

  伏羲偏着头看了楚逸半天,笑道:“还不是为妖族气运,可不能与你分说。”

  “为何?咱俩交情还算不错吧?”楚逸又附赠给他一袋薯片。

  “倒也是。”伏羲摇摇头:“可你是人族,此等法子,若让你学了去,岂不是分了我妖族气运?”

  “有道理。”楚逸点点头,面无表情地收回可乐和薯片:“既如此,我们不是朋友了——伏羲大圣请便。”

  “嗳,你这小子。”伏羲摇头笑道:“与你说了也无妨——把薯片和可乐给我。”

  “你先说。”楚逸不见兔子不撒鹰。

  “你先给!”伏羲识破了楚逸的套路。

  楚逸将薯片递给他:“先给你一个,等你说完,再给你另一个。”

  “哈哈哈哈...”伏羲笑了一会儿,收敛神情严肃地说道:“你真的要知道?”

  “自然。”

  “若你听了后悔,须不要怪我。”

  “这是我自愿,与你无干,快说与我听。”楚逸此时已是抓心挠肝,他只当伏羲是逗他玩。

  “那我便说了。”伏羲轻笑:“近来天帝苦于洪荒杀戮过重,又无安魂之所,所以想要寻一个令怨灵转生重修之法门,却苦寻无果...此事若成,我妖族气运当大兴,且两难自解,岂不妙哉?”

  一旁的后土耳朵动了动。

  “这有何难,不过寻一人或至宝化为轮...”楚逸说到这,立刻住口不言。

  他想起来,后土身化六道轮回这茬子事儿了。

  “如此,我知道了。”伏羲微笑着抢过楚逸手中的罐子,又一口喝光罐中可乐。

  又与心不在焉的楚逸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过半天后,伏羲见他实在没心思聊天,便借故离了这间小店。

  混沌外,娲皇宫。

  “如何?”女娲看着一脸不情愿的伏羲,出声问道。

  “因已种下,就待结果。”伏羲叹道:“也不知我如此施为,是对是错。”

  “大兄说笑了,虽然此为有算计十二巫祝之嫌,但也是为人族立于天地间增添气运不是么?”女娲唇角漾起一抹笑容。

  伏羲看着面前这陌生又熟悉的妹妹,喉结滚动几下,终究是没能叫出那句妹妹。

  “娘娘说笑了,算计就是算计,何谈为别人好?”伏羲的眉宇间有了几分不快。

  “大兄不是圣人,自然不知气运之重。”女娲眼睑低垂:“人族虽我所造,但因这些年疏远,气运已与我相连不多,何况太清师兄所立人教,再加上十二巫祝所为,更是分担走了大半气运,小妹也只有如此一搏,继续让妖族做这天地主角才能...”

  “算了,与大兄说,大兄也不会理解小妹心中的苦衷。”女娲叹道:“我何尝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好呢?只是...只是这世间豺狼太多,我若不能自强,何谈保护自己的孩子呢?”

  “这终究是你选择的路。”伏羲摇着头叹了口气。

  “是啊,我选择的路。”女娲不再看伏羲,目光转向天外天云海,也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