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夸父逐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太子陆压此时根本没有悲伤的时间,他知道,自己的命是大哥用命换来的,如果不迅速逃跑,那么大哥就白死了。

  他几乎是用尽毕生的力气来扇动翅膀,以图逃脱那怪人的标记,与索命箭的射程。

  没跑多远,便看到一位身穿青色仙裙的侍女。

  “青鸾姐姐,青鸾姐姐!”陆压惊慌失措地叫道:“救救我,救救我!有人要杀我!”

  “殿下不必惊慌,女娲娘娘命我来此,就是为了救殿下逃出生天。”说完,青鸾素手一动,卷了陆压,向洪荒大地飞去。

  此时的夸父,身体也因为干渴而几近崩溃。他跪倒在地,开始畅饮渭河之水,可本就因十个太阳暴晒而接近断流的渭河水直到干涸也无法满足他的需求。

  站起身擦擦嘴,夸父试图再跑动起来,但气力衰竭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持他再做出任何动作了。

  强撑着对那只小金乌发射出最后一道红光后,夸父拄着桃木杖,不停地喘息着。

  眼看着一只金乌被后羿射落,目光凝视着远处天边最后一个飞速逃窜的金乌,夸父抬抬手,想要再次将它标记,可是他的气力已经完全消失,再也无法为后羿做出标记了。

  夸父抬起来的手臂也无力地垂下。

  “嗬……嗬……”夸父因为干渴而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嗬嗬地用嗓子无力地嘶吼,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边坠落的九只金乌,猛然间,双眼爆发出明亮的光彩,随即黯淡消逝。

  “愿吾之身躯,化为洪荒大地的一部分,永远庇护路过吾身躯之人族……”

  最终,夸父的身躯轰然倒地,他的手杖也砸在他的身躯之上。

  慢慢地,夸父的身躯逐渐化为一座小山,而他身上的桃木杖,在生机焕发之间,化为一片桃树林。

  “夸父兄弟,夸父兄弟!”远处的后羿向夸父最后发射出标记的位置赶来,射完九箭的他也几近精疲力竭,但好歹没有夸父惨,至少身体还没有垮掉。

  可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夸父的身影,只有身旁小山包上的一片桃树林,随着他的喊声,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只青鸾突然出现,卷起精疲力竭的后羿,直奔混沌外而去。

  ……

  青鸾卷走后羿后,在不远的树林中,一脸阴鸷的逄蒙得意一笑,转身走回有穷部落。

  出卖后羿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是他向妖圣报告后羿与夸父的行动,也是他带着青鸾用秘法来寻后羿。

  青鸾给他的赏赐是一个下品后天灵宝。

  这就是他出卖后羿的价格,多少比犹大划算的多,犹大只拿到了三十块银币。

  想来,将来问到出卖别人的价格是多少,就可以用一个下品后天灵宝来替代了。

  回到有穷部落的逄蒙并没有回家,而是直奔后羿的家而去。

  后羿的家中,嫦娥正坐在桌边一脸担忧地看着窗外,刚才那依次坠落的太阳她全部看在眼中,心中升起对自家夫君的骄傲的同时,也不乏对夫君状况的担忧,毕竟他射下来的可是妖皇的九位儿子啊。

  看见逄蒙走来,她连忙开门迎上,急急地问道:“逄蒙,你师父他怎么样了?”

  逄蒙阴鸷一笑:“嘿嘿,师父他无事。”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嫦娥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挂上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一笑,如春暖花开,冰雪解冻。

  真不愧是人族第一美人,逄蒙不由得看的痴了。

  很快,他摇摇头,反应过来,继续嘿嘿笑道:“师父他已经被女娲娘娘带走了,他不会回来了……”

  “什么?”嫦娥大惊失色。

  “我说,师父已经被女娲娘娘带走了,永远永远不会回来了。”逄蒙笑得很奸诈阴险:“被一起带走的,还有妖皇的十太子陆压,啧啧,师娘啊,您想想,师父在那十太子陆压的怒火下,会受到怎样的折磨呢?”

  “不可能!女娲娘娘是我人族圣母,怎么可能……”嫦娥犹自不相信。

  “可女娲娘娘也是妖族圣人啊。”逄蒙双手一摊。

  “怎么会……”嫦娥有些崩溃了,这样的大起大落实在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要怪,也只能怪师娘你自己了。”逄蒙贱笑道。

  “为何?”

  “还不是师娘生得太美,让徒儿我把持不住……所以,才会把师父卖给青鸾。”说完,逄蒙掏出青鸾送给他的后天灵宝断崖尺,“看到没,这是青鸾大人奖励我的,哈哈哈哈……”

  “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嫦娥出离愤怒,银牙紧咬,训斥着逄蒙。

  “小人又如何,大人又如何?”逄蒙晃晃手中的宝贝:“只要能得到师娘,徒儿我并不介意做什么小人。”

  “你休想!”嫦娥咬牙切齿。

  “哟,这就是我休想了?”逄蒙笑了:“我不仅想了,现在我还想做!”

  说完,向嫦娥扑去。

  身为天庭侍女的嫦娥也并非全无修为,左支右绌下,倒也不落下风,并没有让逄蒙得到什么可趁之机。但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逄蒙哼道:“师娘,若您一直抵死不从,徒儿我也只有得罪了。”

  “你待怎地?”嫦娥咬紧牙关。

  “徒儿可就要祭出法宝了……”逄蒙嘿嘿笑道。

  “你……”嫦娥心下一合计,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逄蒙,既然你师父已经被抓走,那我也没必要为他守节,但若是今日刚被抓走,我便从了你,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我的面上须不好看。”她假意说道。

  逄蒙倒还真信了,他点点头:“确实不是办法,这样对师娘的名声是不太好。”

  “你若心里真有我时,便稍稍缓上一缓,容我去屋里细细思考上片刻,再来答复你,如何?”嫦娥说道。

  “也好,恁地时,师娘仔细些。”逄蒙嘻嘻笑道。

  嫦娥走回屋中,左右踱着步,心下盘算着到底该如何脱身——突然间,她想起了从妖族天庭偷来的不朽金丹。

  据说吃了之后可以白日飞升,嫦娥也不管真的假的,心下一横,反正夫君一时半会儿不会被女娲娘娘放走,与其便宜了屋外那欺师灭祖的畜生,不如自己都给它吃了。

  说做就做,嫦娥掏出两粒金丹,一股脑儿塞进嘴中。

  仙丹有点大了,嫦娥半天才给它们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