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嫦娥奔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逄蒙听见屋内声音不对,大步走过去,将门推开,便看见屋内的嫦娥像一只大鹅一样梗着脖子吞咽着什么东西,秀美无暇的颈项上还有两只圆溜溜的小鼓包在顺着脖子往下滑。

  “你在做什么?师娘?”逄蒙眯着眼睛问道。

  “吃点东西,妾身就不能饿了吗?”嫦娥用力吞下金丹,用一种很恃宠而骄的语气说道。

  逄蒙听见嫦娥的这种语气,骨头都酥了一半,哪里还有空暇去管到底合理不合理啊,色迷心窍的他连连点头:“师娘……阿不,娘子说的对,娘子说得对,娘子说的都对!”

  模样儿狗腿之极,看起来绝对有舔狗之姿。

  “还不快出去!羞死人了!”嫦娥脖颈上都染上了嫣红的云霞,这可不是装的,那么吞咽东西让人看到,的确挺难为情的。

  “好好好,为夫这就出去。”逄蒙贱笑着退出去,心里还在歪歪着嫦娥。

  药效发挥的很快,丹药一进肚,嫦娥就感觉到一股沛然的力量散发开来,直冲四肢百骸,很快就成就了太乙果位,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无法抵御的轻飘飘的力量。

  这股力量一直抬着她起飞,脑袋顶在屋顶上,茅草做的屋顶根本无法抵御这股力量,被她顶出一个洞来。

  屋外的逄蒙此时也觉得不对劲,开门一看,豁,屋顶出现一个大洞,他的师娘嫦娥已经从那个洞中飞了出去,飘飘悠悠地在往天庭方向飘。

  “臭女人!哇呀呀呀!!!”逄蒙气急了,拿出弓箭,也顾不得其他,拉开弓就瞄准了嫦娥,准备射箭。

  “逄蒙!你这欺师灭祖的小人!你中了我的计了!”嫦娥在天上怒斥道:“等你师父回来,一定会把你这背叛师门,对师娘不轨的小人碎尸万段!!!”

  逄蒙怒极,一箭射出去,不料嫦娥身体周围云气氤氲,将那利箭挡了下来。逄蒙只道嫦娥是侥幸,可又射了几箭后,仍旧是无法破除嫦娥的防御。他一咬牙,心下一横,掏出那断崖尺,祭在半空,向嫦娥打去。

  断崖尺迎风招展,变得巨大,裹挟着千钧之力,向嫦娥以泰山压顶之势而去。

  但嫦娥加快了飞升的速度,断崖尺飞的过高,逄蒙的修为又不够,失去了逄蒙的法力支撑,断崖尺无力地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气煞我也!!!”逄蒙无能狂怒地大叫,一尺砸下去,将后羿的房屋毁坏地一干二净。

  嫦娥飞呀飞,终于飞到了天庭。

  她心里“咯噔”一下,自己刚刚偷完仙药,丈夫又杀了天庭九位太子,现在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希望一会儿羲和娘娘能够手下留情,她心下祈祷着,向十二巫祝与天地悄悄祈祷。

  她是真的害怕了。

  很快,羲和感知到了嫦娥的气息,飞速赶来。

  看到面前惴惴不安的嫦娥,羲和伫立良久,两行血泪从她的眼角流出。

  “嫦娥,本宫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做出如此之事,偷我仙丹不说,你的丈夫还杀了我九个孩儿……”

  “偷您仙丹,嫦娥的确有过,但我夫君若不事急从权,杀掉九位殿下,恐怕洪荒大地现在生灵将十不存一,这泼天的业力,敢问娘娘,天庭承受得起吗?”

  嫦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却坚决不认为后羿有错。

  本来就是嘛,是你自己家的十只金乌没有管教好,飞出去害人,被人杀了还有理了?

  再说,金乌飞那么高,谁又能贴上去劝告?就算贴上去了,不是死也是残废,你看夸父离他们那么远都被活活地烤死,更何况贴上去劝告他们离去?傻子都知道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承受得起,承受不起,不是你能品头论足的,记住,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没资格在我面前说三道四!”羲和冷哼道:“既然你夫君杀我十个孩儿,他又不知所踪,那你便代他受过罢!”

  她衣袖一甩,道:“传本宫谕令,嫦娥关押在太阴星广寒宫,永世不得离开广寒宫寸步!”

  言毕,她轻轻一笑:“既然你的丈夫杀我孩儿,我便教你夫妻二人永世不得相见!”

  “感念我的仁慈吧,不然,早便将你碎尸万段,还用你在这里与我饶舌?”

  到底是天庭妖后,金口一开,便是钧旨。嫦娥瞬间感觉一股无法抵抗的强大力量推送着她离开天庭。

  “娘娘!您对我做了什么?”她惊恐万分地问道。

  “等你到了,自然就会知道了。”羲和眼中燃烧着名为仇恨的熊熊火焰。

  羲和已经够控制自己怒火的了,换一个人过来,嫦娥都不可能受到这种惩罚。

  嫦娥身体不受控制地飞速向太阴星赶去。

  荒凉,这是嫦娥对太阴星的第一印象。

  第二印象就是,好多的月桂树啊……还有那些山,长得奇奇怪怪的,好像一个个环形大圈圈。

  嫦娥一直被这股力量推送到一座素雅的宫殿之内。

  她抬起头,大殿上的匾额写着“广寒宫”三个大字。

  “从今往后,这里便是你永远的住所。”羲和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你永远也无法走出这座宫殿一步,呵呵呵呵,想要再见到你的夫君,做梦吧,哈哈哈哈哈哈……”

  羲和快意的笑声响彻整座广寒宫。

  当然,身为太阳星上诞生的生灵,羲和并不敢来到极阴之地的太阴星,这边阴寒之气太重了,饶是修为如她,也有些吃不消这阴寒之气。

  冷清的广寒宫中,只有几棵月桂树,间或跑过的几只纯白色的小兔,为这冷清的广寒宫驱散了几分寂寞。

  嫦娥俯身抱起一只小白兔,抚摸着它的耳朵,轻声道:“以后你就叫玉兔,从此就跟着我罢……”

  玉兔似乎听懂了嫦娥的话语,用嘴轻轻地拱拱嫦娥的下颌。

  抱着玉兔的嫦娥,眺望着天外天,似乎试图在寻找关在娲皇宫中的后羿。

  两行清泪缓缓地顺着脸颊淌下,此时的她,心中止不住对后羿的思念与愧疚。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