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白菜被猪拱了是会生气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杨天佑父子怎么办?”瑶池又问道。

  “还能怎么办?”楚逸恶狠狠地说道,面部表情无限狰狞:“那特么是我妹夫和大外甥……好吃好喝供着得了。”

  瑶池莞尔一笑,把楚逸的头抱在怀里:“行了,别难受了,小瑶都十多万岁了,也该结婚了不是么?”

  楚逸享受着洗面的感觉,瓮声瓮气地说道:“倒也不是……我就是觉得自家的白菜让猪拱了,有点不舒服。”

  “你啊。”瑶池拍拍他的后脑勺。

  “姐。”

  “怎么了?”

  “我想困觉儿。”

  “唔,好……噫呀!你别在这里……”

  ……

  第二日,一干人犯准时拿上天庭。

  楚瑶一家被捆得像粽子似的,站在楚逸面前。

  今天云霄正式出关了,楚逸好好儿地享受了一把云霄专属按摩。

  楚瑶看着面前老神自在享受云霄按摩的楚逸,低声叨咕了一句昏君。

  楚逸看也没看他们,就自顾自地享受按摩。

  最终,楚瑶先蚌埠住了。

  “喂。”

  楚逸没搭理他。

  “哥……哥哥。”

  “嗯,说吧。”楚逸拍拍云霄的玉手,示意她先停下。

  楚瑶忽然沉默了。

  一直以来,因为楚逸打了她的初恋男友,导致二人分手,楚瑶一直都很记恨楚逸,认为这个哥哥掌控欲太重。

  现在她再次到了这种棒打鸳鸯的关口,求情的话语,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没话了?”楚逸现在的形象,要多反派就有多反派。

  “……”楚瑶依然在沉默。

  “今日落在陛下之手,天佑绝无话说。”杨天佑横着脖子,看向楚逸:“大天尊如何处置天佑,天佑并无怨念,只恳求大天尊看在兄妹之情的份上,放过小瑶,天佑情愿一死。”

  “佑哥!”

  “无事,小瑶。”

  杨天佑自然知道自己的妻子多么地傲,让她开口求情恐怕还不如直接给她个痛快。

  所以他选择为这个家庭,为楚瑶扛下所有。

  “你倒是算条汉子。”楚逸抚掌轻笑,“不过可不会随了你的愿,根据天条,楚瑶将被压在桃山下千年,以示惩戒。”

  楚瑶的目光瞬间暗淡下去。

  “不可啊陛下!”杨天佑连忙道:“我情愿以身替小瑶镇压在桃山之下!请陛下恩准!”

  “行了,书呆子。”楚逸笑道:“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瑶池。”

  “妾身在。”

  “先把楚瑶带回栖霞宫,我和杨天佑有几句话说。”

  “好。”

  经过楚逸的时候,楚瑶停下脚步。

  “哥,别让我永远恨你。”

  说完,楚瑶头也不回,跟着瑶池走回栖霞宫。

  “陛下……”

  楚逸打断杨天佑:“一家人何必见外,以后叫声哥就行了。”

  “这……”杨天佑有点没接受过来。

  “我对你小子挺满意的。”楚逸呵呵笑道:“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挺身保护,那还算什么男人?”

  “你有空陪小瑶和孩子们么?”

  “自然会的,每日里无论多忙都会的。”

  楚逸拍拍杨天佑的肩膀,又开始灌输人生价值:“这就对了,一个男人如果不抽出时间陪伴自己的家人,那他就不是合格的男人,懂了吗?”

  “懂了,那哥哥您看小瑶的……”杨天佑依然惦记着楚瑶。

  “天帝犯法,与黎庶同罪。”楚逸淡漠地说道:“不要说她是我的妹妹,就算是我犯了天条,也要依法办事,绝不姑息纵容!不然,都讲究人情,长此以往,天条威严何在?”

  “可她毕竟是您的妹妹……”杨天佑依然不死心。

  “行了,处置她,我比你还难过,毕竟她是我唯一一个亲人……”楚逸叹道。

  远在紫霄宫的鸿钧道祖打了个喷嚏。

  “行了,你和蛟儿就在小瑶的云华宫暂住吧,缺什么少什么就与碧霞元君说,懂了么?”

  “明白了陛下。”杨天佑自然也是懂得其中道理,最终只能化做一声叹息。

  栖霞宫内。

  楚瑶看着楚逸,倔强地不说话。

  “你就不想知道杨天佑和杨蛟的下场如何么?”楚逸十分反派地哼道。

  “若佑哥有个三长两短,我愿从于地下!”楚瑶决绝地说道。

  “算了,算了。”楚逸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还记恨着我,但是……算了,天佑和蛟儿这一千年就先暂住云华宫,等待你从桃山刑满释放……”

  楚瑶不可置信地看着楚逸,不敢相信居然是这样的处理方法。

  说完,楚逸头也不回地走出栖霞宫。

  “你误解夫君了。”瑶池叹气道,换一个人如此误会楚逸,她都不会如此耐心开导。可楚瑶毕竟是楚逸的亲妹妹……

  “我能误会他什么?反正他就是一个控制欲十足的坏蛋!”楚瑶别过头哼道。

  “你知道吗,你的那个被夫君痛打一顿的所谓初恋,是一个花花公子,他在挨打的前一天晚上口口声声和他的朋友吹嘘,要把你弄到床上。”

  “这些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对你说,宁可让你误会,也不愿意让你……”

  “罢了,反正我是你嫂子,也不该与你说这些,孰是孰非,你自己想吧。”瑶池摇摇头,也走出栖霞宫,去安慰自家受伤的夫君。

  ……

  一天后,楚瑶的案子正式宣判,云华公主楚瑶被镇压在桃山之下一千年。

  临行前,楚瑶终于同楚逸道了歉。

  “这些年……误会你了,哥哥,真的很对不起。”

  “行了,你对不起我的多了,小时候抢我排骨吃,抢我笔用的时候,我就不翻你小肠了。”

  楚瑶想起小时候家里贫穷,爷爷做一碗排骨都被她一个人吃光的场景儿,脸突然红了。

  楚逸向来都是吃汤泡饭的。

  “佑哥与蛟儿就拜托哥哥了。”楚瑶轻声道。

  “放心吧,他们缺什么零件的话等你回来问我要就是了。”楚逸呵呵笑道。

  “净说浑话。”瑶池白了楚逸一眼,掏出几本书递到楚瑶的手中:“这是一些比较实用的打发时间的心经,无聊的时候可以看一看。”又塞给她一部手机:“手机妹妹肯定没见过吧,也是夫君弄得新鲜玩意儿,在山下无趣的时候,可以找嫂子聊聊天。”

  “谢谢嫂子。”楚瑶很感动,眼圈儿红红的,眼看金豆子就要掉下来了,却一直忍着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