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道德真空的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可真是奇了。”楚逸惊奇地说道:“看我二人行事,相比之下倒是师姐更加混蛋才是吧?”

  “我不与你废话!”女娲梗着雪白的脖颈:“今日是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楚逸在她的身上摸索了一会儿。

  “你做什么!啊呀!”女娲面色羞红地道。

  “哼,找到了。”楚逸趁着女娲分神的机会,利用系统……也就是天道入侵了女娲的私人空间,将温养伏羲元神的宝葫芦抓在手里。

  “你……你放开!”女娲见到葫芦被摸走,终于色变。

  “我不放。”

  “你放手!你把葫芦还我!”女娲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我不放,啦啦啦~”楚逸的模样要多气人就有多气人。

  “我大兄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拼着形神俱灭,也要你天庭不好过!”女娲这次用上了威胁。

  “师姐,你急了。”楚逸说话的语气很气人。

  “你……”

  “你急了,你急了。”

  女娲闭上双目,深呼吸好几次,终于按下暴躁的心绪。

  “到底如何,你才会把那葫芦还我?”她的声音很平静。

  “我就想知道你是咋想的,到底为什么布下如此算计。”

  娲皇宫本身就屏蔽天机,再加上楚逸托天道的帮助加固了一下娲皇宫的结界,就算是三清,也无法知晓其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而楚逸并不打算把女娲怎样,毕竟她是一尊圣人,如果他展现出能够打落圣人境界的实力,那众圣对他的态度也要重新考虑了。

  所以,让她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就行了,没必要闹得太僵。

  可楚逸丝毫没想到,他已经把女娲的面子打得七零八落了……

  当着别人侍女的面,把圣人按在椅子上打屁股,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前无古人,后必然无来者。

  女娲平静地看了一会儿楚逸,终于开口道:“成圣之时,吾心血来潮之下,测算起大兄的未来,结果……晦暗不明,卦象显示大兄将随妖族破败而身陨,所以……”

  “所以你就抛弃了自己的孩子,转而扶持妖族,是么?”

  “是的。”女娲轻笑:“逆天而行,本就是一件蠢事,但我别无选择……”

  “那你就算计帝俊,算计后羿一家,又算计整个人族?”

  “吾乃圣人,不沾因果。”女娲不屑一笑:“蝼蚁自然要有蝼蚁的觉悟,能被吾当做棋子,他们应当感谢吾才是。”

  “我草,你这个三观。”楚逸一时有点无语,爆了粗口,“那按你这么说,如果道祖他老人家把你当成棋子,你会开心?”

  “我有这个觉悟,自然无话可说。”

  “我感觉,感觉你还真是……道德真空啊……”楚逸摇摇头,给女娲下了一个定义。

  道德真空,通常用于形容政客,用在女娲身上也正好合适。

  “若恪守道德,能够换回大兄生命,女娲不介意从此做一个道德模范。”

  “你别说,我倒是还真有个办法,就看你想不想用了。”楚逸目光灼灼地看着女娲。

  “什么?”

  “人族大兴,当有三皇果位,分别为天皇,地皇,人皇,功德成后,会前往火云洞清修,永葆人族气运——我许伏羲大哥天皇之位,但必须要与前尘妖族,还有你,做出切割,你可愿意?”

  女娲惊喜地说道:“若如此时,女娲自然无有不允!”又看了一会儿楚逸:“只要师弟能做到,以后女娲可以成为师弟想要的样子。”

  “当真?”楚逸惊喜道。

  “自然!”

  “那好!”楚逸爽朗地笑道:“吾便许下伏羲大兄天皇之位,而作为附带的要求,自然是希望师姐此后还是严格按照我所制定之规则行事。”

  “什么规则?”

  楚逸随手掏出一只玉简,递给女娲:“里面写着天条,师姐别犯就是了——求求您,可让我消停两天吧?”

  女娲接过玉简,细细浏览一番,点头曰:“可。”

  “还有一事。”楚逸说道:“前日里,师姐偷袭于我,并且上天庭欺辱我夫人,此事是否……”

  “你待如何?”

  “师姐最好还是向我娘子道个歉。”

  “前番事情,万般皆可,唯有此事,师姐做不到。”女娲轻笑道:“现在要我去致歉,怕是瑶池她还承受不起。待何日瑶池成圣,再谈道歉之事吧。”

  “为何?”

  “这是女人间的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女娲婉转一笑:“不信师弟回家问问你那好娘子,是不是也这般作想。”

  “女人真麻烦。”楚逸摆摆手:“老子这辈子最弄不懂的就是女人了。”

  “你若是能弄懂女人,做天帝倒还真是屈才了。”女娲掩嘴轻笑。

  “也是。”楚逸站起身:“若无事时,师弟便告辞了。”

  “这就走?”女娲双目中带着哀怨:“你那葫芦……”

  “葫芦我便先收着。”楚逸哼道:“万一你再作妖,我就……咔擦!”

  女娲:“Σ_(꒪ཀ꒪」∠)_”

  “不过……”楚逸转过头:“依我看,师姐最好还是下法旨罪己,挽回一下在人族中的名声为上。”

  女娲凤目轻阖,声音清冷:“不必,既然做了,就不必道歉,他人如何看我,与我何干?”

  “看不出来,你还挺潇洒。”楚逸倒有点欣赏女娲了。

  “蝼蚁不配。”

  “我说错了,你不是潇洒,你是骄傲。”楚逸无奈地说道。

  “哼。”女娲轻哼。

  楚逸摊摊手,准备离开娲皇宫。

  “等一下。”女娲叫住楚逸。

  “何事?”

  女娲从虚空摸出一张类似卷起来的凉席一样的东西,递给楚逸。

  “这是山河社稷图,瑶池妹妹身为天帝之后,怎可无至宝傍身,我已将此中印记抹除,她直接炼化便是。”

  “先说好,我可不是因为想要道歉,才给她这个至宝的,这只是……这只是对你定下大兄天皇之位的感谢。”

  “好的,师姐。”楚逸接过山河社稷图,塞到系统空间。

  楚逸实在是有些怕了,万一女娲没揣啥好心咋办?放到系统空间之内,还能检测一下。

  “此宝的确没有手脚,宿主同志放心。”天道酱给了楚逸一颗定心丸。

  看来女娲这边算是安稳下来了……

  楚逸只感觉一阵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