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修罗之决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嘛,嘛,先冷静点,大神少年~”五条悟眨眼的瞬间出现在了大神焱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先把你的咒力停下来吧,你都要烧着了,身体再过一会可就撑不住了。”

  大神焱瞳孔微缩,确定眼前这个男人的确不只是速度快,和第一次见到他时自己猜测的一样,是瞬间移动!

  此时的大神焱半张脸的皮肤都已经烧毁了,皲裂的焦黑皮肤下暴露出猩红的血肉,他权衡片刻,最终还是停止了自己的始解,跌坐在地上。

  高温的环境在没有了热源后开始慢慢降温。

  五条悟用手扇着风,“呼~真是热啊,再过个五分钟,这栋楼都要烧起来了吧,少年,你还真是莽撞呢~”

  “回答我,”大神焱抬头死死盯着眼前的蒙眼男人,“你,到底是谁?”

  “嗯~我呢,是五条悟,咒术高专一年级负责人,特级咒术师。”五条悟蹲在地上,看着大神焱眼中仍不减的暴虐,知道眼前的少年还在戒备,甚至仍时刻找着机会,将身后的粉发少年杀死。

  “嘛,大神少年,先不要急性子……”说着五条悟站起身,走到虎杖悠仁面前,“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嗯……没什么。”虎杖上下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回答道。

  “宿傩呢?能和他对换吗?”

  “宿傩?”虎杖有些疑惑。

  “你吃下的诅咒哟~”

  “哦,嗯,应该可以……”

  大神焱眯眼听着两人的对话,琢磨着眼前自称五条悟的白发男人究竟要做什么。

  “那十秒吧!”五条悟突然岔开腿,躬身压了压两条肩膀的筋,一副正热身的样子,“十秒后你再换回来。”

  “没问题吧?”听懂五条悟什么意思的虎杖有些担忧。

  “没问题~”热身运动中的五条悟抬头微微一笑,“我是最强的~”

  “惠~”五条悟将手中的商品袋丢到伏黑惠怀里,“拿着这个。”

  “这是?”

  大神焱也集中精神看向了那个袋子,猜想是什么咒术相关的道具吗?

  “喜久水庵的喜久福!仙台特产,超好吃!我尤其推荐毛豆奶油味!”五条悟兴奋地安利着。

  大神焱嘴角抽了抽。仿佛从伏黑惠瞪圆这眼睛的脸上看到了他的吐槽,‘这人居然先去买了伴手礼才过来?!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候?!’

  “可不是伴手礼~”五条悟居然也听到了伏黑的心声吐槽!?“是我回程的新干线上吃的点心!”

  大神焱嘴角再次抽了抽,槽点太多,他的吐槽机制暂时死机了。

  而他注意到,虎杖身上已经开始慢慢浮现黑色的纹路,两面宿傩要出来了,但他并没有提醒的意思,只是集中精神准备看看这个自称最强的男人,要如何应付接下来的攻击。

  反而是伏黑惠焦急地提醒到,“身后!”

  但五条悟却根本不在乎一样,仍在淡定地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喜久福和其他特产不一样……”

  “轰!”巨响和碎石灰尘淹没了五条悟的身影和话语,而烟尘散去,连大神焱也忍不住睁大了双眼。

  白发蒙眼的男人淡定地坐在四肢着地,伏在地上的两面宿傩背上,嘴里的话还滔滔不绝,“而且呢,夹心的生奶油和毛豆简直是绝配~”

  “额呵呵~”两面宿傩嘴角勾起一个被激怒的弧度,几个眨眼间便和五条悟进行了一连串的攻防,二人闪现的身影交错着,像是跳帧的画面,只有在停顿时才能被观众捕捉到他们的状态。

  五条悟淡定闪开两面宿傩的攻击,眨眼便出现在它身后,满不在乎地和凶恶的咒灵背对背站着,像是和朋友闲聊一样,对着两面宿傩的耳边说道,“当着学生的面,让我风光一下好了~”

  回应他的是咒灵一个凶狠的肘击,却被五条悟轻易矮身躲过,反而抓住了它的手臂借力旋转着身子给两面宿傩的脸上狠狠来了一记摆拳!

  两面宿傩被打的转了好几圈退开,嘴角流下鲜红的血,又在空中中了五条悟一记直拳,被打飞出去将铁护栏砸弯。

  大神焱也完全确定了,五条悟那闪现一般的身法绝不是速度快!

  “嗯,真是,咒术师无论在那个时代都这么难缠啊。”两面宿傩毫不在乎地说着,急速向五条悟再次冲去,拳头上包裹了黑色的咒力,狠狠砸向淡定站在原地准备硬接的五条悟。

  “轰!”灰尘弥漫碎石飞溅,两面宿傩自得的说道,“也不过如……”挥手击散烟尘。

  话语戛然而止,两面宿傩眼睛一下瞪大,五条悟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大块的碎石悬浮在他四周,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停在了半空,从现场的破碎和伤痕看,;两面宿傩的力量像是撞上了名为五条悟的墙壁,只能徒劳地自他身边向后扩散,形成一个以他为顶点的三角。

  五条悟身后的锥形区域毫发无损,当然也包括了他自己。

  他得意地微笑着,嘴里倒数,“7,8,9……”

  “差不多到了~”

  随着五条悟的话语,两面宿傩像是被强行压制了,脸颊上多出的那双眼睛一点点闭上。

  该死,又来了,无法附身了……

  这个叫虎杖的小子,到底是何方……

  虎杖悠仁突然像是睡着了一样垂下了头,然后又马上抬起,像是又被惊醒了一样,“哦!没事了吗?”

  大神焱眯起了眼,眉头微蹙。

  “没想到啊~你真能控制啊~”五条悟有些惊喜地说道。

  “但是很吵啊,一直能听到那家伙的声音。”虎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只是这样简直是奇迹了啊~”五条悟回头看向靠坐着残破水泥墙,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大神焱,“怎么样,大神少年,现在有其他想法了吗?”

  “……”大神焱沉默地仰起头,后脑勺靠在水泥墙上,视线却没在五条悟身上,反而是死死地盯着一脸呆傻的虎杖悠仁,眼神里没有一丝温度。

  “虎杖悠仁……在我和家人死去的那天,我就发了重誓……”大神焱的声音冷的像是地狱里吹出来的寒风。

  “我,绝对要杀光世间所有咒灵!这辈子不行就下辈子,下辈子不行就下下辈子,哪怕永生永世永堕无间地狱,也在所不惜!”那话语里修罗般的决意让虎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着眼前完全变的陌生的友人,虎杖表情有些委屈和伤感,但却没有不解。

  “更何况,那个寄宿在你身体里的咒灵,肯定和我家人的死有关系……虎杖悠人,你是我朋友,但这虽是旧狠,也绝不是私仇!所以尽管恨我,诅咒我吧,我必杀你!不过放心,我死后会在地狱为杀你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