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烈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感觉到了吗?”夜蛾正道扶着伏黑惠问道。

  “什么?”伏黑惠此时完全无法摆脱心中的惊骇。

  “嗯……”家入硝子点了点头,“周围的温度,正在快速升高。”

  “我们再退远一点。”夜蛾正道边说边扶着伏黑惠后退,从原来离大神焱二人五百米左右,一直退到了一千米开外,灼热的空气才渐渐恢复正常。

  “那就是作为特级,大神焱少年的全力吗?”夜蛾正道有些感叹,“真是怪物一样……”

  完成始解的大神焱忽然闭目长舒了一口气,张开手臂像是要拥抱世界一样,“这种开放感……赛高!”他看向五条悟,嘴角勾起,“五条悟,感谢你,让我感觉到了自由。作为回报,便让你感受一下,太阳表面六千五百度的极热吧!”

  大神焱灼热的咒力激烈翻滚,十根通天的火柱骤然将他们二人包围起来,连石头都开始燃烧!他大吼道,“焱热地狱!”

  随着大神焱的吼声,十根火柱突然猛地向二人压来,然后在聚为一点时发生了恐怖的爆炸!大神焱集中了焱热地狱的威力,放弃了原本动则覆盖十数公里的爆炸范围,而是尽可能压缩集中!

  围观的三人先是看到仿佛无穷的光热在采石场中心猛然爆发扩散,接着猛地缩成一个刺目的光点,像是一个刺眼的黑洞,在回缩过程将范围里的一切都吞噬殆尽!

  接下来的才是震耳欲聋的巨响,然后强烈的冲击波,刮地三尺,将周围的一切全部掀飞,爆炸半径五百米内的一切都灰飞烟灭!一公里外的夜蛾正道也毫无准备地被紧随声音而来的冲击波与爆风掀飞!

  被冲出去四五百米,三个围观群众才灰头土脸地站起身,看着眼前仿佛毁天灭地般的一切,眼角抽搐着说不出话来。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在看清爆炸中心的情况时,却猛地瞪大了双眼,五条悟双手插兜站在原地,周围都是燃烧的土石和融化形成的岩浆,但他本人,却毫发无损!

  大神焱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五条悟竖起一根手指,“你没打中我哦~”

  “你明明没有移动过位置,我感觉的很清楚。”大神焱有些肃穆。

  “嗯~准确的说,我站在原地,却躲开了你的攻击,因为爆炸,并没有接触到我。”五条悟举起双手,两掌相对间空出一段距离,“接触的,是我面前的无限~”

  “无限?”

  “没错!”五条悟突然出现在大神焱面前,一掌打在大神焱腹部,将他击飞了出去!

  “就像这样~”

  被击飞的大神焱眼中精光一闪,察觉到了五条悟攻击的异常,他在感受到攻击时,和五条悟挥动手掌是同一时间发生的!

  “没错!”五条悟笑着说道,“你我之间的距离,我能决定它是无穷大,或者无穷小~”

  “哈哈哈哈哈哈!!!!”大神焱落地狂笑起来,“有意识,实在太有意思了!”

  “哼哼~”五条悟也愉悦地笑着,“那么,让我见识见识吧,你的术式,天与烈日~”

  “先不急,先不急!”大神焱慢慢归刀入鞘,“先见识见识,流刃若火最终极的形态吧!”

  他兴奋地吼道,“卍解!!!”

  恐怖的咒力猛然爆发!空气中的水分被瞬间蒸发殆尽!“残火太刀!”

  一切燃烧和爆炎全部消失,但温度不降反升!即便是有着‘无限’阻挡的五条悟都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炙热!仿佛面对面站在太阳面前的炙热!

  “东·旭日刃!”

  大神焱横于胸前的古旧太刀仿佛燃尽了一般,升起一缕灼热的烟气,只有刀剑的一点,如刺目的太阳!

  “流刃若火的卍解,有着太阳核心的温度,而旭日刃,则是将所有温度集中于刀尖,既不燃烧也不放出爆炎……”大神焱随手挥了一刀,便见刀尖轨迹上的一切,全部湮灭于无形,没有灰烬,没有残骸,那一片被刀尖划过的土地,只有虚无!“只是将所及之物抹消的无影无踪!”

  “这可真是危险……”五条悟的脸色也有些凝重。

  “我来了!”大神焱低喝一声,手中危险到极致的剑刃就刺向了五条悟!

  猛地将左手挡在面前,那阴燃着极致温度的刀尖一点点停在五条悟手掌前,那一处不到两指宽的‘无限’之间!

  被无限分割的距离,遇上抹消一切的高温,这一切都在两指不到的无限虚空中发生时,会产生什么样的奇景?

  五条悟和大神焱此时知道了。

  那短短的一段无限间,一切都在无声地剧烈反应着,无穷地光热在狭小间断续地爆发着,连虚空都在燃烧塌陷!那一段两指宽的无限四周,细小的裂纹蔓延,像是空间正在破碎!

  五条悟额头青筋暴起,有些吃力地维持着那段狭小的无穷。虽然他的术式,的确可以将攻击抵达他真正位置前的距离无限分割,那段距离能无止境的无限缩小,是把阿基里斯悖论里收敛的无穷级数带到现实,但他的咒力虽然庞大,甚至靠着六眼对咒力的精准操作,让他的咒力消耗几近于零!

  但这终究是有极限的!不光他的咒力是有极限,这种对咒力的精准操作亦然是有极限的!

  本就危险的刀刃,和莫名产生的奇怪反应,让他终于维持不住咒术的效果!

  无声地爆发在二人之间产生了!那一瞬的闪光仿佛太阳就在此地爆炸,却诡异地没有一点冲击波扩散,甚至连声音都没有!

  二人喘着粗气站在原地,五条悟阻挡的左手和大神焱挥刀的右手,像是被虚空截断了一样!手掌泯灭无踪,断口涌出大量的鲜血!

  “这可真是……”五条悟喘息着,大神焱也有些不好受,连右手都泯灭了,流刃若火自然不可能幸免,维持流刃若火的术式崩溃,变成了锻造最初的灵魂碎片,此刻大神焱已经顾不上外界的一切了,而是沉浸在自己的生得领域中,将流刃若火重新锻造。

  五条悟看着散发高热一动不动的大神焱,无奈地叹了口气,揉了揉正剧烈疼痛的脑袋,强忍着不适重新调动咒力,用反转术式将自己的断手治好,至于大神焱的伤势,只能看家入硝子了,他的反转术式没法治愈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