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缚咒反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大神焱停下了初火的演算,他目的基本达到了,成功演算出了属于他的特殊反转术式,是能不光治愈自己还可以大范围治愈他人的强大咒术,之后的时间他一直在研究别的咒术,也是以反转术式的理论为基础,对治疗甚至其他方面起到特殊效果的术。

  虽然目前还没有形成咒术,但也成果斐然。

  既然有人找他,大神焱也就顺势停下有些枯燥的演算研发工作,心神退出了心相世界。

  打开门,门口站在伏黑和虎杖。

  “什么事?”

  “五条老师说,我们明天要去市里接一年级的第四个学生。”伏黑看了一眼大神焱隔壁宿舍,有些诧异他居然选了这个屋子。

  “明白了。”大神焱听完就要把门关上。

  “等等呀,焱!”虎杖连忙撑住门,“话说你下午要是没事,我们三个一起去东京逛逛吧!”

  “喂,我可没听说过这个计划!”伏黑惠不爽地瞪了他一眼。

  大神焱闻言愣了愣,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明天也要去市区接人,今天我还有事。”

  “诶~”虎杖悠仁一脸失望,然后一脸期待地看向伏黑惠。

  伏黑嘴角抽了抽,“别看我。”

  “一起去嘛,呐,伏黑,一起去嘛~~”虎杖一脸傻子微笑冲着伏黑惠撒娇。

  大神焱默默关上房门,不想去参与这脑残局。

  门外传来伏黑惠最后实在受不了骚扰,无奈答应的声音,和虎杖悠仁的欢呼。

  虎杖二人组走了没多久,大神焱便换了身运动服,准备去学校的操场实验一下刚研发的咒术。

  沿着青苔幽幽的石阶,和高大樟树垂下的林荫小道走着,有一说一,这个学校虽然偏僻,但风景和安静程度是真的十分不错,很得大神焱的欢心。

  其实他本质上就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没有必要的时候甚至不怎么愿意说话,哪怕他白天最傲慢的时刻,也是一个喜欢安静和话不多的人,虽然一旦开口就一股子傲慢感。

  就是以前姐姐在的时候,他才会因为吵闹的姐姐,而变得聒噪,多半时候都是因为被气的,所以不可否认,他其实骨子里是个安静的美少年来着。

  沿着林荫小道走了一会儿就来到了操场,也是平常咒术高专学生训练的地方,虽然除开工作人员和老师,整个学校的学生加起来也没超过十个,但该有的基础设施无论是数量还是体量,都是正常学校的标准。

  可惜咒术师本就是少数派。

  前面五条悟在虎杖房间和他谈话时,大神焱也听了一嘴,谁让他白天五感很强呢。

  说是二年级三年级的前辈们目前外出,今天是不在学校的。

  大神焱也就趁着没人,来到操场实验咒术。

  先是拔刀给自己手臂上狠狠来了一刀,深可见骨的伤口里鲜血顿时涌出。

  说起来,他其实是没法快速自愈的,就算是白天,伤口的愈合速度虽然和普通人比算是快的,却也只是因为白天他的身体素质确实强,细胞活性和分裂速度更快,但肯定是比不上咒灵那种治愈速度。

  他之前就很苦恼,万一战斗中受伤严重,失去战斗力可就麻烦了。

  好在现在有了反转术式,就不用再担心这些了,现在赶快看看效果。

  想着他用双手比出一个圆形的手印,轻声道,“缚咒反转·慈悲之日。”

  一个光点在双手比出的圆心出现,然后慢慢随着他拉开双手而扩大,一个耀眼但却不刺目,反而让人发自内心觉得温暖的小太阳出现在掌间。

  圣洁的白光如流水一般扩散开来,拂过他手臂上深深的伤口,不过几秒便让伤口完全愈合,继续扩散的流光拂过枯败的花草,使得它们也迅速恢复生机勃勃的翠绿与鲜红。

  一只不小心断了翅膀,只能安静待在窝里的燕子被流水般的白光拂过,骨折的翅膀立刻复原,它疑惑地歪了歪小脑袋,扇了扇恢复如初的翅膀,开心地叽叽喳喳地鸣叫着,蒲扇着翅膀一飞冲天!

  大神焱本来高傲的脸上也不自知地挂上了一个仿若佛陀般的慈悲笑容,在白色的流光里显得圣洁无比,像是不忍世间悲苦而降下救赎的神。

  而这一幕正好被回来学校二年级看到了。

  两人一熊猫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嘴都颇有些合不拢。

  “喂,熊猫,五条那家伙说的是学校会来一个特级,没说来的是个佛陀吧。”一个黑发长马尾,带着方框眼镜的高挑美女,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表情十分人性化的熊猫,吐槽道。

  “鲑鱼……”用衣领遮住口鼻的白发少年一如既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而这句话也终于打断了大神焱第一次感受到反转术式魅力的沉浸。

  他本身不使用咒术的时候,对咒力的感知是真的拉跨,而且刚刚的五感基本都放在自己伤口的愈合和被咒术拂过的动植物身上,导致二年级的三人都走到离他两百米,要不是有人出声,他都发现不了。

  手掌中圣洁的太阳立刻消失,本来想着避开人实验的,结果还是被无关人等看到了,所以大神焱多少有些不爽,微皱着眉看向一同盯着自己的两人一熊猫。

  气氛一时陷入了尴尬。

  二年级三人来的路上还在讨论,新来的一年级中的特级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熊猫猜测年纪轻轻就是特级,一定是个目中无人脾气暴躁的家伙,禅院真希则不怀好意地猜测,怕不是又一个和曾经乙骨一样的弱受,狗卷棘虽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奈何馅料的词语实在稀少,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又过于复杂,导致没人明白他说了啥。

  而现在见到真人,发现或许是个不错的家伙,让三人一时有些僵住,不知道该咋打招呼了,因为之前的商量的方式都有些不太友好。

  大神焱看着一句话不说,就盯着他跟看猴一样猛看的三人,心情越发不爽,语气不算太好地说道,“看够了吗?”

  三人一惊,也反应过来一只盯着人看好像不太礼貌。

  “咳咳~”黑长直美女禅院真希尴尬地道,“你就是五条说的,新入学的一年生对吧,听说你好像是特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