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禅院真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呐,后辈,名字叫什么?”三人走到近前,禅院真希单手叉腰扛着一把薙刀问道,老实说像个混混。“你刚刚用的咒术是什么?好像很特别的样子。”

  三人悄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金红交杂的头发,瞳孔也如火般赤红,五官脸型棱角分明,英气勃发,整体组合起来也十分英俊,身上穿着有些宽松的弹力背心,肌肉健美却不夸张,像是雕塑一样。

  就算按照禅院真希那稍微有些苛刻的审美,也是至少九分的型男。

  而被三个人隐蔽地上下打量着,像是在动物园看猴子的大神焱不喜欢被观猴,皱眉冷淡道,“既然已经瞻仰到了我完美无瑕的身姿,就赶快离开吧。虽然对弱小的存在发怒十分没有格调,但总是被虫子盯着,也会让人不快。”

  “啪!”

  像是有什么东西崩断了似的,三个人都仿佛听到了对方太阳穴青筋暴动的声音。

  完全没想到刚刚第一印象还十分不错的少年,居然能口吐如此暴言。

  禅院真希用一种‘用这语气跟前辈们说话,你是在逗我吗?’般的眼神盯着大神焱,却对熊猫说道,“真的假的,熊猫,是我听错了?刚刚好像有个小子说了什么很傲慢的话啊,这是对前辈的态度?”

  熊猫也咬着牙道,“虽然作为熊猫不是很懂你们人类的感情,但不知为何,熊猫我刚刚也有些生气了。”

  “金枪鱼蛋黄酱。”狗卷棘也皱着眉。

  大神焱有些疑惑般歪了歪头,像是在奇怪他们生气的点,“虽然虫子没法对你造成什么危害,但一直在你身边聒噪的话,赶走不是理所当然吗?”

  “真是傲慢啊,你这小子。”禅院真希咬着牙,话都是从齿缝里蹦出来的。

  “这就是我,永恒的太阳,傲慢的大罪,大神焱大人。”大神焱抱臂微歪着头,高傲地俯视着比他矮了一截的三人。

  “喂!”禅院真希眼角抽搐着,用薙刀指着大神焱,“来打一架吧,嚣张的小子,让我教教你正确对待前辈的态度。”

  熊猫悄悄拉了拉禅院真希的衣角,“真希,真希,那家伙是特级哦。”

  “鲑鱼!”狗卷棘也有些紧张地道。

  “无路赛!”可惜黑长直马尾美少女已经出离的愤怒了,根本不听劝。

  就在这气氛开始剑拔弩张时,却听大神焱道,“我拒绝!”

  “哈?”禅院真希满脸不爽地吼道,“怕了吗你小子?”

  “欺负弱者实在是提不起我的兴趣,陪虫子消耗它们过剩的精力,我更是敬谢不敏,你们就在此地自己玩耍吧,不要来打扰我。”大神焱慵懒地瞥了三人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该死的傲慢小子!”禅院真希将薙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说走就走,问过前辈的意见了吗!”

  话音刚落便冲向了头也懒得回的大神焱,一刀劈向他的手臂,“受死!”

  大神焱毫不在意地任由那锋利的刀刃临身,没有丝毫动作!

  反而让攻击的禅院真希一惊,立马就想收手,可已经斩出的刀刃那有这么简单回收,近在咫尺下,恼怒中全力劈出的刀刃连力都没法收。

  “!”

  仿佛金属交击的声音让禅院真希脸色一变,猛地瞪大了眼睛,这家伙的肉体什么鬼?比钢铁还硬?

  禅院真希愣神时,一股灼热的咒力从大神焱身上爆发一瞬,将她猛地推了出去,重心不稳的黑长直美女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一圈。

  禅院真希赶快调整身姿翻身而起,看着却已经走远的大神焱,眼神十分复杂。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薙刀,微微咬了咬牙。

  感觉到禅院真希的情绪似乎不太对劲,熊猫将她扶起,有些迟疑地问道,“没事吧,真希?”

  “木鱼花?”狗卷棘也关心地问道。

  禅院真希看着大神焱远去的背影,有些烦躁地吼了声,“啊~~~没事!”转身就走。

  “去哪啊?真希?”熊猫连忙跟上。

  “训练!!”

  时间悄然流逝,太阳渐渐落山。

  靠在床头看书的大神焱突然一下坐直,傲慢性格退去的瞬间,他立马想到了白天发生的事情。

  他双手捂着脸颊长大了嘴,此时的场景有如一副名为《呐喊》的世界名画,“我到底干了什么?刚入学就给看起来似乎很友善的前辈留下那种印象……”

  他惊恐地捂着自己的嘴,“我那不就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傲慢混蛋反派的样子吗?”

  “冷静!冷静!”他一下跳下床,拉开书桌的抽屉,“先找找时光机!”

  然后猛地一把将抽屉关了回去,“怎么可能有啊!”

  大神焱绝望地蹲在地上,捂住了头。

  “不行!”他猛地站起身,“必须得跟几个前辈解释清楚!白天的我不是我啊!!”

  ——————分割线——————

  发泄般地训练了一个下午的禅院真希在女浴室洗澡,她甚至连晚饭都没吃,就感觉一肚子火。

  白天的画面在脑中闪过,全力斩出的刀刃,再遇到那个少年手臂的肌肉时,却仿佛劈中了钢铁,轻易就被弹开。

  少年随意绽放的庞大咒力,轻易就将她推飞,他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回过头。

  禅院真希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用力一拳打在浴室的墙上,雪白的瓷砖破碎,鲜红顺着缝隙流了下来。

  “该死……”

  禅院真希低着头,水流顺着她长长的黑发流下,让她像个狼狈的落汤鸡。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愤怒那个少年的漫不经心,还是愤怒自己的无力和曾对自己力量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

  洗完澡擦干净身体,顶着半湿的头发往宿舍走。

  禅院真希感受着拂过发丝的凉风,心里的各种情绪似乎也被那一丝舒服的风给带走了,低声嗤笑一声。

  不是早就接受了自己禅院家吊车尾这种无所谓的名号了吗。

  而且,自己不是早就已经决定好了么。

  有什么可愤怒的,有这个发火的时间拿来训练,不是更好吗?

  她摇了摇头,觉得之前自怨自艾的自己实在可笑。

  回到宿舍,看到自己隔壁房间居然住人了,正奇怪是谁住了进去时。

  房门被猛地打开,露出一个金红头发的瘦弱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