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原谅你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禅院真希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隐隐觉得对方有些眼熟,微微皱眉。

  大神焱看到站在自己门口,披散半湿的黑色长发,手里抱着一个脸盆的高挑美女,虽然没戴方框眼镜,但还是一眼就让他认出是白天的一个前辈。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出现在自己门口,但大神焱还是条件反射一般立马一个深鞠躬,大喊道,“对不起!前辈!”

  黑发美女被大神焱突如其来的大吼吓的退了一大步,用‘这人怕不是有什么大病’的眼神,诧异地看着上来就一个大弯弓的少年。

  “你……哪位?”禅院真希语气有些虚地问道,怕自己不是遇上精神病了。

  大神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没认出自己,连忙解释道,“前辈,是我,白天的那个傲慢的傻比!大神焱!”

  禅院真希愣了好一会儿才返过神,语气立马就不好了,“原来是你这家伙!”

  “真的非常对不起,前辈!白天的我太失礼了,真的抱歉!”大神焱连忙又一个大鞠躬,“但白天我那个样子,其实是有原因的,请前辈听我解释!”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禅院真希虽然还有些不爽,但看大神焱如此卖力诚恳的道歉,还是按下心中的不爽,准备听一下后辈所谓的解释。

  “行吧,我看看你有什么解释,先等着,我去房间放东西。”禅院真希说着,打开了大神焱房间隔壁的门。

  这位美女前辈居然就住在自己隔壁啊。

  还好自己决定道歉的举动够快,不然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太尴尬了。

  没一会儿禅院真希就从宿舍出来,招呼了一声乖乖等着的大神焱,“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是,前辈!”毕竟是道歉,大神焱诚恳的态度摆的很正,“对了,还不知道前辈的姓名。”

  “禅院真希。”

  “禅院前辈,其实……”

  “不要叫我的姓!”大神焱刚想开口就被打断了,“用名叫我,我不喜欢那个姓氏。”

  大神焱愣了一下,连忙改口,“是,真希前辈。”

  跟着禅院真希慢慢散步到宿舍外,二人沿着一个林荫步道慢慢走着,“真希前辈,其实白天的那时候并不是我真正的性格。”

  禅院真希闻言挑了挑眉,侧头看向身边那个完全不像白天,不光性格谦和了不少,甚至体型都和白日有巨大差别的少年。

  要不是他自己亲口承认就是白天的那个人,禅院真希都以为白天那个是他兄弟之类的,“什么意思?”她问道。

  “是因为天与咒缚,前辈应该知道这个概念吧。”

  禅院真希闻言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觉醒天与咒缚时,是以被夜晚诅咒,在晚上虚弱为代价,在白天换来十分强大的力量,而白天由于换取的力量过强,导致那强大的咒力会影响我的性格,咒力本身就是负面情绪所凝聚产生的,所以它似乎放大了我的傲慢。”大神焱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禅院真希又挑了挑眉,“何止是放大,白天你根本就是用傲慢为原材料做的吧,还什么永恒的太阳,傲慢的大罪。”

  大神焱一脸崩溃地摆着手,这社死现场让他恨不得当场用脚趾扣出个三室一厅,“求别说,求放过,求求您了前辈,原谅我!”

  禅院真希看着满脸通红,恨不得当场挖个洞钻走的少年,强忍住憋笑抽搐的嘴角,淡淡道,“是,大神焱大人。”

  “果面那塞!!”大神焱几乎是尖叫着再次道歉。

  “噗~”禅院真希终于绷不住了,笑出了声。

  她看着少年英俊的小脸红扑扑的,一改白日那傲慢姿态,现在甚至有些弱受。有点可爱啊~这么想着,她嘴角勾起了一个有些坏心眼的,恶魔般的弧度。

  “这种天与咒缚,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您还挺有趣的呢,大神焱大人~”看着少年愈发通红的脸,禅院真希恶作剧的心就愈发亢奋。

  “你说你的天与咒缚是觉醒的,居然不是天生就有吗?还是说你的天与咒缚是因为后辈你的中二病被唤醒的?有够逗的哦~”

  原本还满脸通红的大神焱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显然是因这句话又想起了自己的力量是怎么来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一片黑暗中,父母姐姐短促的惨叫。

  而说完这句话好一会儿没等到反应的禅院真希回头,便看到了脸色难看的大神焱。

  “额……”有些诧异自己说了啥的禅院真希,心真口快,说话颇有些不过脑子的道,“怎么了?一副要服丧的表情?”

  大神焱闻言脸上的血色又退了一分,捏紧了拳头,冷淡地道,“抱歉,真希前辈,既然已经跟你道完了歉,我就先回去了。”

  看着瞬间被低气压笼罩,头也不回就走的大神焱,禅院真希就是再迟钝也知道自己没过脑子说的话,肯定戳到对方痛处了。

  心里没由来一阵恐慌的禅院真希,直觉觉得不能就这么让大神焱离开。

  “等等!”禅院真希一把抓住大神焱的手腕,“等等啊,突然怎么了?”

  用力挣扎了一下,却因为晚上力量孱弱,根本挣不开禅院真希铁箍般的手,大神焱冷冷道,“请放开,禅院学姐,我要回宿舍了。”

  “不是!”禅院真希急的额头冒汗,她虽然经常说话不过脑子很伤人,但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如果无意中伤害了对方,还就这么让人走了,她肯定晚上睡不着觉,会一直很在意。

  要是平时她就算说错了什么话,经常是有队友解围,道歉也是拐弯抹角的,因为没有恶意,倒是也不让人讨厌。

  而且现在可没有熊猫和狗卷棘帮她,她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如果是我刚刚说了什么话,无意中伤害到了你,我道歉,对不起!”

  禅院真希微红着脸,一只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另一只还不敢放开大神焱的手腕,生怕他就这么跑了,“我有时说话不经大脑,我就是个笨蛋,请原谅我!”

  大神焱愣了愣,相似的话他好像曾经听过一遍。

  那时候他小学刚毕业,想在姐姐冬天生日的时候送她一些有意义的礼物,于是就缠着老妈,想在她的指导下织一双手套,因为一直不满意,手指都练的磨破了皮。

  结果后来终于满意了,送给姐姐时却被嘲笑手套太丑一点都不潮流,他那时又生气又伤心,自己一个成年灵魂,好不容易拉下脸,做了这么肉麻的事,居然还不领情,这种笨蛋就该给她送没有心思的工业制品,于是对着她发了好大一通火。

  姐姐当时非常莫名其妙,等实在看不下去的老妈给她说了为什么后,那个笨蛋姐姐抱着他哭的像个傻子,鼻涕眼泪全弄到了他身上,边哭边哽咽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知道我说话不经大脑的,我就是个超级大笨蛋,对不起!请原谅你不成器的姐姐!”

  当时闹别扭的自己虽然心里原谅了她,但那句‘我原谅你了’,却从未说出过口。

  大神焱眼睛突然模糊了,眼前禅院真希的脸似乎也在朦胧中变成了姐姐的样子,他泪流满面地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没关系,我原谅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