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有来无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兰三月睡梦中,又回到了学校操场上。

  站在那一排排穿戴整齐的学生队伍前面,三月正激昂训话。

  学生们都是未来的花朵,自己的体育课也是必须考科目,所以,孩子们训练更刻苦,自己也教的认真。

  突然画风一转,又到了廖家。

  狠心的婆婆正举着木棍咬牙切齿奔自己打来,样子凶狠无比。

  三月一时间发怒又跳起来,直接往恶婆的头上踢了过去。

  嘴里大喊道:“我让你打我!”

  旁边睡着的小北被娘踢醒,吓得起身往大哥的身边爬去。

  老大小东被小北哽咽的哭声惊醒,忙问道:“怎么了小北!”

  “呜呜呜,娘踢我!”

  小北说完,带泪又挨着大哥委委屈屈的睡着了。

  小东纳闷,白天看后娘已经变化了很多,这睡会觉时间怎么又变回那个狠心的后娘了?

  看来,后娘的话真的不可信。

  正当三月迷迷糊糊的和恶婆抗争的时候,外面的栅栏门被推开,悄悄进了两个人来。

  其中的一个人猫腰往上房走来,另一个则蹲在院门口看着左右。

  进院的那人,踩得院中的积雪咯吱咯吱响了几下,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忙又轻抬脚,猫腰快速跑到窗户底下蹲下。

  听听屋子里没有动静,悄悄起身,伸长脖子,顺着窗缝往屋里偷看。

  屋里昏暗无比,趴窗细听,只听见均匀的鼾声,没错,睡着了。

  那人偷偷的走到门口,拽了拽门,没拽动,忙又弯腰在地上找了根棍子,顺着门缝插了进去,又往上勾去,只听得当啷一声,门栓打开。

  那人心中一喜,转头对大门口那人做了个手势便弯腰进到门里,又关上了门。

  门口那人又飞快的窜到门口,蹲在门外左右看着。

  先进去的那人,擦擦眼睛,屋子里实在是太黑了,适应了一会,又轻轻的在堂屋摸索了一会,发现个几乎要空了的米袋子放在灶台上,

  心里凉了半截,这不是在廖家拿过去米吗?这也没有像狗剩说的那些米面油啊,应该特么的狗剩在糊弄自己。

  生气之余,又往屋门走去,看看屋里有没有。

  试着轻推房门,这房门还发出吱呀一声,吓得他双腿哆嗦一下,忙侧身站在灶坑边不敢动了。

  这时,就听见屋子里有小孩子哭声,又有小东安慰的声音,这下这人放心了。

  听了听,渐渐的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这人又轻轻的推开门,直接弯腰往桌边摸了过去。

  借着月光,看见桌上放着两个袋子,他心中窃喜,这个狗剩没有骗自己,这三月真的是用自己那五两银子买口粮了。

  一想起自己的五两银子,郑铁牛就心疼,那个廖老太真是坑死自己了,自己偷鸡摸狗攒点银子有那么容易吗?本来想只要是给了廖婆子这些银钱,这三月一定能给自己当婆娘,可是没想到这个三月像是中了邪一样,死活不同意了。

  还将廖婆子还给自己的五两银子,中途截胡了,真是可恨至极!

  在快要黑天的时候,村上一直跟自己要好的狗剩看着自己,偷偷的跟自己说了兰三月白天时,扛着一袋子米和面还有油之类的,进了廖家老宅,郑铁牛心里就生气。

  那些东西可是自己的银子,三月也不是自己的婆娘了,凭什么要让她花?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趁着夜色来这里一探究竟。

  最好是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然,如果有机会,还要将三月抢回家去。

  只是,白天看见这个三月凶狠无比,郑铁牛头皮发麻,还是有些打怵。

  现在自己人就在这婆娘的屋子里,看着米面,又转头往炕上看了两眼。

  炕上整齐的躺着几个小脑袋,睡的正香。

  再往炕梢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兰三月正仰面躺在炕上,看三月的小模样,让郑铁牛心里一动,咕噜一声咽下口水,想着上前摸摸小心肝也好。

  可是一想起白天的情景,郑铁牛伸手又捂上裆部不敢上前了。

  算了,今天就先放了她,日后慢慢找后账。

  想到这里,郑铁牛转头,抓起一袋米,就要往肩头扛去。

  还好,只是一小袋米,然后,又抬手抓起那袋面,转身就往屋外走去。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郑铁牛的心里放了下来,这就算大获全胜了,那三月醒来一定气的不行。

  想起小娘子生气的小模样,郑铁牛又一阵不舍,转头看看屋门,将米面交给门口的狗剩,示意他赶紧先拿走。

  狗剩兴奋,这个铁牛真敢干,竟然成功了,以后自己也要像他学学这一招。

  这东西来的也太轻松了。

  狗剩扛着米面往门口走去,走到大门口时,还想看看郑铁牛究竟又回去做什么了,忙放下东西,直接又来到窗户下。

  偷偷趴着窗户往里面看去。

  见郑铁牛正猫腰往炕梢走,再看炕梢处躺着一个人,仔细看,狗剩看清了,那不是铁牛心心念念的兰三月吗?

  狗剩顿时心跳加速,这个铁牛,这可是被理正知道,要蹲大狱的。

  只是如果这个兰家大丫要是乖乖顺从了,就没有那些说道了。

  正在这时,见铁牛已经摸到三月身边,轻轻起身,看向兰三月。

  狗剩为铁牛捏了一把汗,不过这铁牛做事狗蛋还真佩服,就说这偷米之事还挺成功的。

  三月正云雾里做着各种奇怪的梦时,就感觉一股热气扑到自己脸上,三月下意识的躲开,又抬手抹了一把脸。

  正在这时,就感觉自己的人手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努力睁开眼睛去看。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三月妈呀一声,一咕噜坐了起来。

  自己刚刚面前趴着是一张巨大的脸,从那张脸上喷出来的热气直洒在脸上,自己手刚刚抓的可是这个人的耳朵啊。

  “什么人?”

  还没有铁牛反应过来,三月看清了这个罪恶的脸,忙一抬脚直接踢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骂道:“恶棍!竟敢深更半夜跑到我家里来了!今天我让你有来无回!”

  说着又往地上的郑铁牛的身上踢去。

  郑铁牛本想,伸手直接抱走兰三月的,可是这个小娘们中途还醒了,这可怎么办?

  窗外的狗剩刚开始看着三月摸着铁牛的耳朵,自己的心里都很痒痒,可是事情变化太快了,让自己始料不及,忙慌张的想要逃走。

  这时,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伸过来。

  “别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热门神作 抽888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