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路上出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见小西这样不喜欢出门,便摇头道:“小西不想去那就在家,让小东跟着娘,这样也好帮娘带着两个妹妹。”

  小东冲着小西瞪眼,知道小西还是怕这个后娘又犯病打骂自己。

  “好,娘我们赶紧走吧,小西你一定要看好了家里,不能让生人进门!”



  小西点头,“放心吧,我也不是小孩子!”

  三月又将两个丫头包上头巾,自己也找了块碎布包上头。

  又对小东道:“你也将那狗皮帽子戴上,这几天是全年最冷的时候,一定不要冻到。”

  小东答应着戴上帽子,直接领着两个妹妹打开房门往出走。

  “谁?”

  正在这时,就见从堂屋一闪身跑出去一个人影,让小东忙喊了一声,扔下小北和小猫,就往外追去。

  三月惊恐,这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人进来?

  也跟着小东追了出去。

  两个小娃儿都惊恐的往屋里跑去。

  “二哥三姐,快去看看吧,外面来坏人了!”

  小西看着娘走了,刚要抓糖块给小五送去,突然见妹妹们跑回来,忙跳下炕,直接跑了出去。

  小东这时,已经追到大门口,看见一个人影闪身往墙边跑了下去,看样子像是村子里李氏家的二山。

  三月忙喊道:“小东回来,我们不去追了。”

  三月生怕小东被坏人算计了。

  这个村子的恶棍自己也不是不知道有多坏。

  听见娘叫自己回去,小东忙转身走回来。

  “娘,我就看见一个人影,好像是二山,但是不确定是他。”

  三月摇头,“好了,我们回屋再说。没什么事,一定是谁家淘气包没事闲的来偷听我们说话。”

  现在怕孩子们害怕,只能这样说了。

  回到屋子里,三月忙检查堂屋里的一切。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摇头道:“好了,我们赶紧走吧,家里小西把大门锁上,房门也锁上,我们不回来别开门就行了。”

  小南忙红着脸说道:“那我要上厕所咋办?”

  三月忙说道:“没事,上厕所那点时间还能来人?”

  可是又想,这些小孩子,毕竟很小,“要不娘还是不去了,明天再过去看看。”

  小东想想,“娘,我们还是早去早回。”

  说着,小东将一个水葫芦拿起来,“这个路上喝。”

  三月又领着三个娃儿出了大门,直奔邻村而去。

  身后的小西慌忙锁了大门,房门也一并锁上,带着小南和小五猫到炕上不敢出去了。

  三月心急火燎,这个村子的坏人多,尤其自己知道,那个恶棍郑铁牛和那狗剩被自己教训了,虽然是郑铁牛的大哥回来了,但是,是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

  旁边的小东,背着水葫芦,拎着一包花生糖块,走在娘和两个妹妹的前面,生怕再出来个人吓坏身后的妹妹。

  大冷的天,刚刚吃了糖块还真渴得要命,小东忙打开水葫芦先递给娘和两个妹妹。

  “快喝点吧,一会冻实成了就喝不到了。”

  三月忙接过来,这刚刚心急火燎的出门,这会还真喝的要命。

  打开盖子,三月抬手就要喝水,可是身边的小猫却仰头道:“娘,我也要喝。”

  小北在一边也看着自己,舔着嘴巴一副渴的不行的样子。

  三月忙蹲下,“小猫小北先喝,娘不忙。”

  小东看着后娘这样,忙说道:“你们快喝,娘还喝着呢。”

  两个小家伙忙争先恐后的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几口,才抹抹嘴巴,看向娘。

  三月忙递给小东,“你先喝,娘不咋喝。”

  小东摇头,示意娘喝。

  三月知道小东这孩子就是有个小大人的样子,总是想着别人。

  忙抬手喝了一口,可是还没有咽下去,就见身边的两个小女娃晃了两晃躺在雪地里。

  啊!

  三月忙喷了嘴里的水,扔了水葫芦,弯腰将小猫小北抱起来,“小猫小北!你们怎么了?快醒醒!”

  见两个娃儿双目紧闭,没了反应。

  这下可真吓坏了三月。

  小东更害怕,“娘,妹妹这是怎么了?”

  三月试探着伸手试试两个孩子的鼻息,还有气息。

  忙起身,抱着两个孩子就往村子里的大夫家奔去。

  小东在身后跑了几步,忙又转身将雪地里的葫芦拾起来,跟着娘跑去。

  自己总觉着两个妹妹晕倒和刚刚喝的水有关系。

  村子东头的刘大夫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夫,看见三月风风火火的抱着两个女娃进了屋门,忙惊叹,“你这妮子,这是怎么了?”

  “老伯啊,您快给我们看看这两个娃儿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说躺下就躺下了!”

  小东这时也跑到屋子里,呼呼呼的喘着气。

  “别急别急,这女娃是在什么情况下晕倒的?”

  刘大夫忙喊来老婆子,将自己那千层老花镜拿来戴上。

  “我妹妹喝了这里的水后才躺下的!”

  小东这时,忙将那还有大半截的葫芦递了过去。

  刘大夫忙抓过来葫芦,提鼻子闻闻,又往里面看了看,转头交给小东,又擦擦手,扒开两个小家伙的眼睛看看。

  “怎么样?到底是什么情况?”

  三月看着刘大夫的脸,着急的问道。

  刘大夫摇头,嘴里啧啧的说道:“这两个孩子现在处在昏迷状态,应该是这水里有东西。”

  啊?

  三月大惊,这怎么回事?

  水里怎么会有东西,想罢,看向小东,这水葫芦是小东灌的水,怎么就这样了?

  小东哭着扑通给刘大夫跪下了,“爷爷,帮帮我两个妹妹吧,她们还这么小,不能就这样没了,呜呜呜!”

  三月突然间想起那个进了家堂屋的人影来。

  “大夫,你快救救我的两个女儿!”

  大夫忙说道:“别急,这娃儿现在应该是睡着了,睡上一会就醒了,只是你们以后一定要注意了,一定是小人作祟,让孩子们受罪了。”

  小东这时候忙起身,就往外跑,“我去找二山算账去!”

  三月这时突然想到,真要是那个二山干的,是不是李氏让儿子去家里报复自己。

  在集市上被自己教训了,这回家一定和家里人说了此事,这一生气就干出这样的事来。

  想到这里,三月抱起两个女儿,直接也跟着小东跑出来。

  “小东等我!”

  三月抱着两个女娃直接往村中李氏家中跑去。

  李氏正在家中炕头躺着,嘴里嘟囔着:“那个贱人,我看她这回还能不能躲过被卖掉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