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小女子不简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牛车很慢,尤其还是在这寒冬腊月,冻得三月脚像猫挠的一般,忙下了牛车,跟在后面跺脚跑了起来。

  小东见娘下车,也跟着下了车。

  李大夫看着这对母子,摇头道:“看看穿少了吧。”

  赶车的廖汉田转头看过来,摇头抱着鞭子,脸上挂着无奈,又往前面看去。

  李大夫想想说道:“你那婆婆也真是心狠,明明是自己的孙子,咋就对你们这样?你们要是在廖家多好,也不用这大雪天出来找营生,最起码吃喝不愁,冬天还有个温暖的窝蹲。”

  三月摇头,忙打断李大夫的话,“我觉得我们一家搬出来是正确的,你们只看见其一,不知道我们在廖家是怎么样的状况。”

  小东不想让娘提起廖家,忙转头问:“娘,你现在还冷吗?”

  被小东问的三月心里暖融融的,顿时忘了和李大夫的计较。

  “娘不冷了,娘想好了,过了年暖和暖和,去找村上的私塾看看,让你和小西小南小北都上私塾学文化去,我带着小五和小猫在家种田,再上镇上做点小生意。”

  听娘这样说,小东感动的小情绪马上挂到脸上,眼睛红红的,感动的差点没哭了。

  “娘,我都这么大了,还是让他们上私塾吧,我在家帮着娘挣银子,供养弟弟妹妹们上私塾。”

  没等三月说话,牛车上的李大夫摇头跟着叹息道:“你看看,多好的一家,还真是寒门出孝子,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不是没道理。小子,你娘现在这样对你们好,你们以后可要报答你娘啊。”

  李大夫摇头跟着激动起来。

  三月忙说道:“我可不要什么报答,只要看着孩子们好,比什么都强了。”

  走了一会,三月感觉到脚上热乎了不少,转头对小东道:“累不累,上车吧,这马上到了卧牛岭上,下坡牛车就走快了。”

  小东点头,跑着跳上牛车,三月也紧跑几步想要上车。

  正在这时,就听见两旁的山岭里想起一阵口哨声,惊飞了落在树梢的麻雀。

  三月一惊,脑海里闪现出胡子出山的画面,难道说,这卧牛岭上也有山匪出没吗?

  廖汉田吓得脸色泛白,抓着鞭子猛劲击打老牛厚实的屁股,喊‘驾’的时候都喊出了叉音。

  李大夫更是孬种,整个身子立刻瑟缩在老牛车里,同时,三月闻到了一股尿臊味。

  小东忙看向地上发愣的娘,“娘你快上车,八成是来了胡子!”

  三月忙往兜里掏那瓶防狼喷雾,拿出来晃了晃,却失望的又揣在兜里,没了!

  这可咋整?

  正在这时,林子里跑出来四五个彪形大汉,头上都系着黑色的方巾,脸上黑纱半遮面,手里提着家什。

  三月见,有拿斧头的,有拿弯刀的,还有两个拿着长毛,这真是一帮狠角色。

  自己这怀里揣着家里全部的家当啊,这万一让这帮家伙抢了去,可真就坏菜了!

  别说让孩子们上私塾了,就是这个年都不知道怎么过去。

  况且,自古以来,这山匪都知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要落入这帮家伙的手里,恐怕就没命了。

  自己好不容易穿越过来,这原主不管是不是炮灰,扔下这帮娃儿今后可怎么活?

  当然这只是三月脑海里稍纵即逝的想法。

  三月忙跳上牛车,招呼廖汉田:“快跑!”

  廖汉田将老牛打得啪啪啪三响,老黄牛可能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了,甩着牛尾,哞哞的叫唤了两声,往前奔去。

  旁边的几个山匪又一呼哨,直接窜到牛车前面去了。

  “站住!还走!没看见老子们是怎么的?赶紧的,把手里的银子都给老子们扔出来,别让我们费劲啊!”

  完!这正是打劫的。

  老牛很听话的站住,廖汉田哆嗦着抱着鞭子不敢动了。

  小东转着眼睛看向娘,三月示意孩子别动,身边的李大夫早就处于休克状态没了声音。

  见车上没动静,山匪瞪眼,其中一个看样子像是头目的往前走了两步,厉声道:“你们是聋了还是哑了?是不是不想好好活到过年了?”

  三月不是害怕,是跑到超市里面找家什去了。

  在超市急忙忙的看了看,见那货架上有把锋利无比的尖刀,忙抓在手上,又见那消火栓摆在那,忙也抓出来。

  小东见娘的手上突然出现一个尖刀,和红色的带嘴的东西,知道娘又变魔术了,于是伸手,“给我刀!”

  三月看看,忙将消火栓拧开,直接对着前面的那些山匪喷去,“这个给你,就这样喷!”

  交给小东消火栓,三月忙提着尖刀跳下牛车,奔着几个人跑了下去。

  这样,娘俩配合的很默契,小东大声喊道:“都给我滚开!”

  然后学着娘的样子,对准前面上来的几个山匪就喷了过去,顿时,那山匪的脸上身上都是干粉。

  三月趁机冲到几个人面前,一通乱砍。

  顿时,山匪乱了阵脚。

  “快跑啊!大哥,啊,这......是什么兵器,我们怎么没看见过?”

  三月大叫:“你们这帮家伙,没事不干点正当职业,偏偏上山当山匪,白白浪费了你爹的那啥,都死了算了!”

  小东才听不见娘喊啥呢,耳边都是消火栓嗤嗤嗤的声音。

  山匪见不能靠前,只能一个呼哨,撤回到了林中。

  三月见状,忙跳上牛车吆喝:“大哥你快赶车走啊!”

  廖汉田都看傻眼了,这娘俩呜呜咋咋的在干什么?

  三月忙上前,冲着老牛屁股就是一脚:“驾!”

  老黄牛一惊,一伸腰,奔着卧牛岭下跑了下去。

  身后的那帮山匪摇头叹息,看来这车上那个小女人真有两下子。

  廖汉田这时也反应过来,忙抓着牛缰绳一顿吆喝,直奔下山跑去。

  车上的李大夫躺在车里,被颠哒的直叫唤。

  “哎呀,这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小东的身上脸上怎么都是白东西?”

  三月这才发现,小东的手上还拿着消火栓。

  忙上前拽过来,“给娘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