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救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听那男人说,那趴在他面前的男人是他的奴隶,忙说道:“你买的人,也不能这样往死里打啊,他怎么说,也是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滚滚滚!你不懂别在这瞎吧吧,老子的场子都特么的让你给砸了,我也不追究你了,赶紧走开!”

  男人听三月这样说,脸上的表情有了些微妙的变化,马上起身要赶三月离开。

  然后,转头开始收拾自己的家什,要走人了。

  围着的看热闹的人们,见没什么看头了,都往旁边走去。

  三月看着那如大猩猩的男人,被那人牵着往,一边走,心里却还是难受。

  “娘,我们还要买东西呢,走吧。”

  这时,小东在旁边拽了拽三月的衣襟,小声说道。

  好吧,三月长叹一声,心里有些难过。

  这世间的事还真的说不清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能力有限。

  可是,又一想,刚刚那男人说是买的这男人,那自己也可以给他买下来,然后再说。

  想罢,三月顾不上身后的小东,直接往前面追了下去。

  小东被娘的这一举动吓坏了,忙大喊道:“娘你这是干啥去?”

  三月哪里能听年小东的喊叫,直接追上那杂耍艺人。

  “慢着!”

  那瘦高的男人听见喊声,忙停住脚步,转头龇牙看向身后。

  见又是刚刚那砸了自己场子的女人,顿时火冒三丈,“你这个克星怎么回事?我今天甩不掉你可是不是,怎么像个狗皮膏药似的?滚开!”

  三月见状,蹙眉大喊道:“别给脸不要脸,老娘好好跟你说话,你就乖乖的听着!”

  “哎呀,我的乖乖,你跟我说话,是给老子面子了呗?行,我倒要听听你想吐露什么芬芳。”

  吐你娘个腿啊!

  三月心里气的不行,但是还是看着那男人一口的黄牙说道:“你刚刚不是说是买的这人吗?我现在要求你卖给我!”

  啥玩意?

  那男人不可置信的愣愣的看向三月。

  “你这个小娘们是怎么了?难道是看向这个家伙了?”

  男人一脸的邪魅的看向三月,“你别介,我可要比这样家伙好看多了,可以考虑考虑我,到时候,我们牵着这个家伙,浪迹天涯如何?我保证能让你吃饱穿暖了。”

  说着嘿嘿的上前,又抬起他那黑瘦的大手摸向三爷的脸蛋。

  三月转头,差点没吐了。

  心里暗暗的骂了他无数遍。

  “赶紧的,我说的是实话,我给你三十文,我今天就领走这人了。”

  三月说完,转头往那男人身边走去。

  “慢着,你这个娘们,我答应卖给你了吗?还是赶紧滚开!这可是我挣钱的工具,你说买就买走了?再说了,就你出那点银钱,都不够我一场挣的,你跟我开玩笑呢吧?滚滚滚!别没事跟我瞎扯蛋!老子今天都让你坑苦了!”

  说完转头,想要牵着男人离开。

  那个像是大猩猩四条腿走路的男人,似乎能听懂三月说的话一样,转头看向三月,不肯离去。

  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三月纳闷,这个人能不能是被这个残忍的家伙陷害的不能说话了,还是长时间不接触人的结果?

  总之,三月就是看着这个人觉得走进能伸手救了更不错。

  这时,那瘦高个,生气的转头拽着地上趴着的男人,上去就是几鞭子,打得他龇牙冲着那人就冲了上去。

  开始左右飞脚,又是几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啪啪打了杂耍几巴掌。

  这男人这样的举动,不光是三月惊呆了,就连旁边看热闹的都哗然。

  “快看啊,这熊包不真是熊包,看他这两下子,谁能比上了?”

  “原来他叔装的吗?还是他们两个合伙骗我们的钱呢?”

  “不会把,这年头还有这样骗钱的,这还不如弄个真正的猴子耍耍。”

  三月也在想,这个男人是不是受孽型的,喜欢让那人鞭打。

  又一想,不对啊,看样子就是长期被这个家伙拴着的。

  看那手脚铁链子就知道了。

  见他打完了杂耍艺人,转头又看向三月,很是可怜的蹲在那不走了。

  啊,这......

  三爷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瘦高男人抹了把嘴角的血,看向自己的猎物,摇头问三月,“你再给我加点,我们就把他卖给你。”

  三月一时间还真有些发蒙。

  “我就出三十文,赶紧的,让我牵走。”

  杂耍看了两眼那自己的玩物,摇头道:“好吧,我可说好了,这个家伙可是性格不太好,就像刚刚打我的时候,时有发生,你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说着,将手中的绳索的一头递给三月。

  “但愿你不能被他耍了!”

  三月摇头:“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被这个家伙耍了的。”

  三月牵着这个像大猩猩的人类,转头看向旁边的人们的不解的目光,挺直了腰身,奔着小东而去。

  人们也跟着三月往前面走去。

  小东不解的在旁边看着,这个跟着娘的男人,两只手在地上爬着,就像是动物在爬行一般。

  穿过大姐奔小巷,看热闹跟着自己的人们已经不见了,三月将男人牵到一处空地上,自己蹲下。

  伸手,想要摸摸这人,却有些不敢,只能是低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会不会说话,你是怎么落入那人的手上的?我现在尽量帮助你。”

  男人有些警惕的龇牙躲过三月伸过来的手,转头不敢看三月。

  三月忙又问道:“你这个人,我是救了你,你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吗?”

  那人听三月这样说,眼里充满了泪水,却摇头说不出话来。

  看见这个家伙的泪水,三月不解,但是,这家伙也不会说,急得三月忙递给他一根树枝。

  “你写你叫什么?在哪做事情,为什么要落到这些歹人之手?”

  听三月这样问自己,那人的眼里又闪现出晶莹的泪花。

  接过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大致的草图,然后给三月。

  三月看了两遍,就认得俩字:“救我!”

  嗯,三月见这人的字迹清秀,带着脱俗,一看就是书法大家。

  这人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