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 有点难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见这个被自己救下的男人,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会将树枝代替笔,在地上写着什么。

  虽然些的很好,但是自己只认识两字:“救我!”

  这个男人一定很有故事,但是,他还说不出快。

  于是摇头,自己救了他也不是让他回报给自己的。

  旁边站着的小东,见了这个可怕的男人,知道娘是处于好心救了他,可是后来呢?后来要怎么处理他,怎么也不能带回家吧。

  三月忙问道:“你和那个杂耍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怎么落入他的手上?你不会说那话吗?”

  很对的疑问让三爷想的头疼。

  自己又偏偏的救了他,以后要怎么办?

  当然了,也绝对不能带着他回村子。

  那自己家里突然出现了男人,别人都要笑话的。

  那男人见三月问自己话,摇头,眼睛里都是忧伤。

  三月摇头,“好了,你不说我也不问了,你只要自己好好的从新开始,你长的这么强壮,干点什么都饿不死了。”

  说着上前,“你别怕,我只是想解开你身上脖子上的脚上的铁链子,你好自己去寻找出路。”

  三月伸手从地上拾起个大石头,就往地上的铁链子砸开,“你现在开始,你自由了!”

  说着,三月又往前走动。

  却见那男人呆愣愣的看向自己,三月忙说道:“你赶紧的吧,我上镇上还有事情要办。”

  见救命恩人这般,那个男人上前,直接抓了石头,就往铁链子上面砸了过去。

  三月看的目瞪口呆,自己真的不敢上前。

  看着他打开桎梏了他很久的家什,那高兴的样子,简直就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

  小东见状,忙拉着后娘:“走吧,我们真的要走了。”

  三月点头,转身跟着小东往镇里走去。

  身后的那个男人,死劲砸开了铁锁,却抬头见那娘来已经离开这里,不知去向.

  男人有些沮丧的转身,就要往真外走,旁边有个卖菜的看见这一幕,忙贪心:“这娃,还真是命苦啊,瞧瞧,还真让那三月救出来了。”

  说着转头男人伸手抓出一个鸡蛋。

  老婆子,给我烫伤一壶酒来,我今天在这摊位前也要庆祝一番。

  三月急忙忙走到小东身边,去了卖红纸的店面里。

  买了很多的红纸后吗,又见卖灶糖的,忙上前抓了几个。

  师傅,这是怎么卖的?

  那个人仔仔细细的看了三月,突然的认出来:“你就是刚刚救了那汉子的女子吧。”

  三月点头:“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别太在意了。”

  三月给了小东一根灶糖,“吃吧,这个要在冷的时候吃了,要是在屋子里化了,就不好吃了。”

  小东看着娘给自己的这玩意,忙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娘,这个给小妹小弟就行,我就不吃了。”

  这家里的情况,小东是知道的,看着这情况,小东的眼睛湿润了。

  “你这小孩子,怎么还哭了?”

  三月忙安慰道。

  知道这个孩子心里阴影比较强烈,所以要好生的对待人家。

  收拾原主的错,现在只能是这样慢慢感化吧。

  镇上的人越来越少了,小东拿这娘给的糖问道:“娘,我们来不是要找个生意做的吗?你发现了吗?”

  三月摇头:“小东,这数九寒天的,马上有哟过年了,我们弄点红纸回屋,剪点窗花就行了,如果是运气好,再多卖点银子,我们就赚了。”

  小东看看天,又看看这镇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转头叹息:“看来还是要回家剪窗花。”

  三月点头,娘也要和你们学习,学习你们每天都要剪这么好看的窗花。

  镇上的人人们都纷纷的散开了,三月也知道自己马上也要带着小东去寻找马车了。

  可是还有个大问题横亘在三月和小东身边,就是小东和三月买了红纸,又要奔着岭上下去。

  自己要往回走,却也跑那岭上的劫匪很猖狂,能不能在回去的岭上再劫持了。

  想想还真是很可怕的。

  可是不在这边走,要去哪里走。

  这些都是个难题。

  正在犹豫见,见身后你上来一个马车,直接站在三月的身边停住了。

  三月有些不可思议的往身后看过去。

  见郑铁林正赶着马车看向自己。

  在车上还坐着一男一女,自己还真没看见过。

  可是自己还真的高兴,这个郑铁林可是武艺高强。

  这刚刚还担心上山岭再遇见那劫匪,这回真的不怕了。

  “三月啊,还没看见车吧,赶紧上车,我们正好一车回家。”

  郑铁林可要比那郑铁牛强百套,不光是有武艺,人品也过的去。

  村上的人见了,谁都会夸赞两句。

  “好,那就谢谢您了。”

  三月忙紧走两步,拉着小东上车。

  坐上车,三月的心踏实了些。

  今天还真的有些波澜起伏的。

  就单说那个被人打的半死的人吧,看着都揪心。

  还好,被自己救了下来。

  至于今天来镇上想要办的事情,还真是有些两块。

  没有看见自己想要干的,关键是现在做什么生意都要银钱,自己手里有多少钱还不知道吗?

  看着三月带着小东上车,郑铁林忙吆喝马车,直接往镇外驶去。

  这时,就见马车后面跑过来一个人。

  三月睁大眼睛看向那人。

  这不是自己救下来的那个男人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忙让郑铁林停住马车,“你怎么跑来了?你现在在哪里歇脚?”

  三月看着那男人不舍的眼神,想到他是不是应该是手里没银钱,或者没地方落脚才又来找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