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大脑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跟着小东跑出大门外。

  远处群山,银装束裹,稀稀疏疏的雪花漫天飞舞着,有种人间仙境的感觉。

  近处村子里,炊烟袅袅,外面冰天雪地,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影。

  这个时候,村上人,应该都在做早饭。

  今天是小年,家家院子里充满了饭菜的香味,即使是最为贫穷的东头李迷糊,也应该捏上一壶烧酒,正就着邻居给的一点猪肉,连吃带喝的,忘记了往日里饿肚子的凄惨。

  三月摇头,叫了一声同样迷茫的看着远处的小东:“回来吧,应该是山羊受伤跑到我们家院子的。”

  说是这么说,三月心里浮现出昨天被自己救下的那个男人。

  难道是他,为了报答自己,在山上打的猎物偷偷的送给自己的?

  又一想,不能啊,那个男人都不会直立行走,还能上山打猎?真是不可思议。

  算了,不去想了,今天可是小年,“小东啊,我们进屋吃饭,吃过饭,娘收拾这山羊,正好中午我们烤羊腿吃。”

  小东看着地上的山羊,点头跟着娘往屋子里走,走到房门口,小东又转头看向还在蹬腿的山羊。

  突然,小东的视线落在自家的厢房门口。

  “娘,我去看看厢房里,有没有什么东西。”

  说着,小东就往厢房门口跑去。

  三月头嗡的一声,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忙喊叫着也跟着小东往厢房跑去。

  “你站住,有娘呢,我进去看看。”

  小东没有听娘的话,直接跑到厢房门口,抄起旁边的一个铁锹,吃力的开了房门,站在门口往里面喊了声:“里面有没有人?赶紧出来!”

  三月摇头,站在门口,往厢房里看去。

  厢房本来就冷,再加上自己将两个窗户都堵死了,阳光进不去,里面阴暗潮湿,打开门,一股难闻的潮气扑面而来。

  这个厢房,以前应该是廖家,用作囤积粮食和一些农具家什的。

  以前廖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不光这里有宅院,周边也有三两座房屋,田地也是随处可见,自然的,长工就有很多,这厢房就成了长工们住宿的地方。

  小东喊了一嗓子,见里面没有动静,就要往里面走。

  三月忙伸手拉住孩子,示意不要动,忙在空间掏出手电,往里面照了过去。

  “里面有人吗?如果有人你就出来,我们不会将你怎么样的,这数九寒天的,厢房冷,别把你冻到。”

  三月叨叨咕咕的,还真像是里面就住了人一样。

  这时,上房跑出来小西和小北,身后还跟着欢笑的小猫。

  “娘啊,你做的是什么好吃的,怎么那么香,现在能吃吗?”

  小猫毕竟小,什么事情都要问个明白。

  三月忙转头:“娘这就过去,你们赶紧进屋,洗脸刷牙,等着娘进屋吃饭。”

  前面的小西,看着转头一脸严肃的看向自己的大哥,站住不动了。

  身后的小北也呆愣的看着娘和大哥在厢房门口,像堵截什么东西一样。

  只有小猫跑到娘亲的前面,嘤嘤的喊道:“娘亲,你们在干嘛?有老鼠吗?”

  正在这时,从门口钻出来两只黑色的大老鼠,直接奔着小猫跑了过去。

  “哎呀妈呀!”

  吓得小猫毛骨悚然的惊叫一声,拽着娘不放手。

  三月忙抱起小猫,抬手摸摸孩子的头,低声叫到:“摸摸毛,吓不着,小猫不害怕,只是两只老鼠而已。”

  三月在现在,小时候,隐约记得,孤儿院的老妈妈就是这样安抚被吓到的孩子的。

  这是在现场安慰,都说管用。

  还有在晚上睡觉时叫的。

  记得老妈妈,左手拿着一个笤帚疙瘩,右手拎着个小孩子穿的衣裤,一边叫着孩子的名字,一边叫着孩子回家啊,回家吃饭了,然后又在门框上敲两下叫两声,回头去水缸咼点水让孩子喝了。

  虽然只是个民间流传下来的仪式,自己这个时候也派上了用场。

  小猫被娘亲这样一安抚,渐渐的不哭了,“娘啊,你们在这干嘛呢?就是要抓脑鼠吗?已经跑了,还是娘回房吃饭吧。”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怎么害怕还是没忘记屋里的美食。

  三月忙叫小东:“你带着弟弟妹妹进屋,这里交给娘,娘一会就屋去。”

  小西这时已经看见院子里躺着的山羊,又疑惑的在远处看了起来。

  小东点头,直接领着小猫,叫上还在疑惑的看着山羊的小西,“走,和我进屋去。”

  看着孩子们都进屋了,三月也抄起铁锹,用手电照着往厢房走去。

  厢房里,靠墙的一角,正蹲着一个蜷缩的东西,让三月吓得忙往身后退去。

  心里暗自,这小东的感觉真准,真是有东西啊!

  三月借着手电光亮,仔细的看了过去。

  和自己想像的一样,就是那个在镇上自己救下的,被当做猴耍的那个男人。

  三月又惊声问道:“怎么又是你?你怎么找到我家里来了?”

  说着又退到门口。

  这个人,自己虽然救了他,但是,还真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真要是个穷凶极恶的人,或者早有预谋的,那可真是惨了。

  可是又一想,不能够啊,自己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别人害自己干嘛?

  那个廖家人也不至于费这么大的周折,找个这样的人来。

  这时,那个人瞪着猩红的眼睛看向三月,摇头,直接往门口爬了过去。

  三月退出门,看着那个指着院子里的山羊,示意三月,是他狩猎的。

  “你是怎么打到的?”

  三月一脸懵的看向那人问道。

  就见那人往山上比比划划的,三月明白,这个人别看不会直立行走,一定是狩猎高手。

  “那你能狩猎,为什么会落入那个瘦猴的手里?”

  三月一边收起手电筒吗,放进空间,一边将铁锹立在房门口。

  那男人脸上的表情顺悉万变,眼里充满了忧伤。

  看的三月忙安慰:“别难过了,毕竟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你现在要学会直立行走,学会说话,找到自己的家,或许你家里人找不到你,都急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