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不打你手懒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氏瞪了一眼周志,低声怒道:“老娘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还事先通知你一声吗?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说着,转身拉着小缸往门外走去。

  屋里的周志捂着后槽牙,只能干瞪眼。

  心中暗骂:“这个臭婆娘,你等着,我周志要是有翻身的那一天,我特么的一定休了你!让你还像秃尾巴狗似的跟我横!哪家婆娘都比你强,就比如上院的兰三月,比你要强百套!正好她还没男人,哼!”

  这时,陈氏突然在门口转身看向咬牙切齿看向自己的男人,吓得周志忙一哆嗦低下头。

  陈氏见状,又往回走了一步,抬手就是一巴掌,咬牙道:“让你在背后瞪我!你心里想啥呢?说!”

  “哎呀,你这个婆娘,是不是太不讲理了,你能管住我的身体不出去找女人,还能管住我的灵魂?”

  周志这一说,可把陈氏气坏了,顿时脸气的跟个猪肝一样。

  上前冲着男人的脸就是一顿打,边打边哭喊:“我打死你这个败家男人,还想出去找女人,你做梦!有老娘在一天,你休想实现你的理想!”

  小缸见爹娘这般,吓得在门口大叫了起来,“娘啊,你可别打我爹了,我爹也没说啥啊。”

  正在打的起劲的陈氏见儿子吓这样,忙停手跑向儿子,蹲下抱起来。

  “别哭别哭啊,娘只是吓唬吓唬你那死爹,走,我们出去。”

  三月正在收拾房间,突然看见院中的小东和那小云扔下扫帚就往栅栏门口跑去。

  小西也跑过来惶恐的说道:“娘啊,下院打起来了。”

  三月忙扔了面盆,直接跟着小西就往下院跑。

  大门口,看见陈氏正抱着小缸气哄哄的往出走,房门口站着正捂脸往地上吐血水的周志。

  小云刚要往屋子里跑,被陈氏一把抓住。

  又看看小云身边的小东,瞪眼道:“你这妮子,吃完饭,咋不早些回来?这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是不是这个家你不想待下去了吧?”

  小云一脸恐惧的看着娘阴郁的脸,然后又看向房门口头发散乱的爹爹,心里明白了。

  这个娘刚刚又打了爹爹。

  “娘,你说的是啥?我只是帮着小东扫雪来着,你又打我爹爹。”

  陈氏本来就生气,这又看见三月和小东小西都过来看热闹的,伸手冲着小云头上就是一巴掌,恶狠狠的骂道:“赔钱货,你还敢跟老娘顶嘴?真是反了你了!”

  三月见状,忙上前,将小云拉过来,蹙眉道:“嫂子,你看看你,今天可是小年,你怎么说打就打孩子,再说了,这小云哪里做错了,你就这样打她?你不是赔钱货吗?得了,自己的孩子你要好生善待吧。”

  门口的周志见三月过来,想想自己的尴尬处境,忙伸手捋了捋头发,擦干嘴角的血迹,抬腿出门。

  “三月,别跟这婆娘废话,她疯了!让她走!”

  说完,拉过来小云,“跟爹在家,爹不会把你这么早就嫁出去的。”

  三月似乎明白这俩人因为什么打架了,忙挑眉,拉着身边的小西小东:“我们回吧,别人家的事情我们也管不着。”

  陈氏瞪眼看了看三月,想起刚刚周志和自己说的话,冷声道:“放心好了,我不会离开这个家的,谁也别想踏进我家的们!还有,小云是我亲生的,必须听我这个亲娘的安排,以后找婆家也要找个大富大贵的人家,有些人家靠着别的男人给个山羊过年的主,就别往我家凑合了!”

  说完,瞪眼又看向门口的周志,咆哮道:“还不快点去屋里干活,站在那装可怜给谁看呢?”

  三月本来是想离开的,都怪自己好奇心太重,以后可千万不能过来。

  就是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来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刚要转身,却听见这陈氏这样放肆的和自己说话,顿时气的不行。

  转头,冷眼看向陈氏,低吼道:“你说谁呢?我三月好心好意的来劝你们好生过日子,这还来错了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家吃羊肉给你家送肉不对了呗?什么别的男人送的?我看你今天是找打!”

  说着,三月就往陈氏身边凑过去。

  身边的小东见状,忙伸手将娘衣襟抓住,低声道:“娘,我们不要和她一般见识,这种人就应该用臭狗屎臭她,我们回家!”

  房门口的周志,忙也上前道:“三月啊,你可别跟他一样的,赶紧回吧,我也走,这个家我也看好了,待不下去了。”

  三月看着周志被陈氏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摇头又看向陈氏。

  这个女人没摊上自己那个恶毒的婆婆,真是周志以前给她惯出毛病来了。

  跟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转头跟着周志往外走。

  这下陈氏不干了。

  “呀哈,你个周志,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你居然跟着别的女人出门,真是没打服你是吧?”

  喊完,直接上来就是一巴掌,又抓住周志头顶的发冠就是猛拽。

  周志在三月的面前被自己的婆娘打,顿时,血往上撞,甩开陈氏,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

  恶狠狠的骂道:“你个臭婆娘,没完了是吧,老子今天不打你,我真手懒了!”

  陈氏惊讶的捂脸看向周志,泪顿时扑簌簌落了下来。

  “周志!你真敢打我!”

  周志抬手抡圆了胳臂又是一巴掌,“我打的就是你,你今天就是找打,我满足你的愿望!”

  “啊~败家男人,你真打啊!”

  喊完,就见陈氏,伸手将旁边的一个铁锹抓起来,直接往周志的头上拍了下去。

  “我让你打我,今天我给你开瓢!”

  周志见状,忙闪身躲过,看着婆娘哭红了眼,又心痛起来,顿时不敢还手了。

  旁边的三月见状,拉着两个孩子就往出走,这个婆娘不咋地。

  也是,人家的事情关自己什么事,打去吧,打死一个少一个!

  陈氏见三月往出走,在身后呸了声:“滚吧,不要脸的贱货!以后别往我家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