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没银子也愁,有银子也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姚家大娘听了三月的话有些发懵,什么情况呀?

  自己的儿子偷了人家的肉,她带儿子‘负荆请罪’请求人家谅解。

  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三月,我...我没有听错吧,你要认我做干娘!?”

  姚家大娘身子颤颤巍巍的站起,眼里有了许晶莹。

  三月上前一步扶住姚家大娘:“嗯,您没听错,如果您愿意,以后您就是三月的娘...”

  “愿意...愿意...能有你这个女儿,我前辈子,是修了什么样的福呀...”

  姚家大娘控制不住眼眶的泪水,看着三月那叫一个满意。

  “娘!”

  “唉!”

  三月也是动了真情。

  三岁被父母抛弃,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穿书过来虽然有娘,但那个娘,除了伸手向她要银子,没有其它。

  三月扑在姚家大娘怀里,感情得到了释放,久违的、渴望的亲情,瞬间燃了起来。

  小东、小西,看着三月与姚家大娘抱在,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他俩互看一眼一起发呆。

  小北、小五,被眼前的感人场景,煽得泪眼迷离。

  小猫‘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扑倒在刚刚拿着碗筷进屋的小南怀里。

  “姐姐...娘有了娘...娘是不是就要我们了...姐....”

  三月听到小猫的哭声,从姚家大娘温暖的怀里苏醒,她回头看了眼小猫,抹了把眼泪,走了过去。

  三月抱起小猫,帮她抹去眼角的泪水,在她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微笑着说道。

  “小猫,娘不会不要你们的,小猫这样乖,娘怎么能舍得呢...小猫不哭,快叫姥姥!”

  小猫听了三月的话,破涕为笑,还了三月一个吻,扭头看着姚家大娘,甜甜的喊了声:“姥姥!”

  “姥姥...”

  拿着碗筷的小南,在三月眼神的鼓励下,也怯生生的叫了声姚家大娘‘姥姥’。

  “姥姥...舅舅...”

  小东、小西缓过神来,见自己的俩个妹妹和娘,围在姚家大娘身边,他俩也走过去叫人。

  小北、小五满脸的泪水,站在土炕上蹦跳:“我们有姥姥...舅舅了...我们有姥姥...舅舅了...”

  姚家大娘乐得合不拢嘴,搂着小南,摸着小西的头连声的叫好。

  “好...好...你们都是姥姥的好外孙,以后姥姥疼你们...哈哈。”

  三月看着孩子们和姚家大娘亲热,心里很是欣慰,穿书过来,今天是她最高兴的一天。

  自己认姚家大娘为干娘,孩子们也算得到了一份亲情。

  三月心里暗自下决心,一定要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绝不能让他们走原著中大反派的老路,她要用亲情感化他们。

  姚家大娘为人质朴、善良,又有育人之道,万一自己哪天穿回现实,孩子们跟着姚家大娘在一起生活,也不至于学得太坏。

  三月想到这儿,自己竟笑出声来。

  三月走到姚家大娘身边,伸手搀扶起老人,轻声说道。

  “娘,您脱鞋上坑,孩子们也饿了,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吃个团圆饭。”

  “好,吃团圆饭...呵呵。”

  姚家大娘也不嚼性,在三月的掺扶下,脱鞋上坑,盘腿坐在饭桌前。

  夜幕降临,三月家,屋里的欢声笑语已经散去。

  外面,又飘起了雪花。

  一道黑影,从后山上快速的奔了过来,肩上扛着一个袋子。

  黑影翻过三月家的栅栏,轻轻推开仓房的门,把袋子放在角落处,用干草盖好,又抹了抹留下的痕迹。

  黑影站起身来,听了听外面没有什么动静,悄悄的溜出舱房,跳过栅栏,消失在后山上。

  雪越下越大,一会功夫,填平了黑影留在雪地上的足迹。

  夜,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

  三月累了一天,早已进入梦乡。

  梦里又梦见了自己小的时候,被父母抛弃的景象。

  三月从梦中哭醒,感觉到屋里有些冷。

  她起来帮孩子们盖了盖被子,又把灶坑填上火。

  感觉到屋里的温度上来后,她才重新的回到炕上。

  三月躺在炕上失眠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不明白,自己那么小,父母为什么把自己抛弃?

  父母真的会,忍心抛弃自己的孩子吗?

  别说是亲生的,就是不是亲生的,三月都做不到呀!

  三月始终就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坚信父母抛弃自己一定是有什么苦衷。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会让自己亲生的父母把自己抛弃了呢?

  三月越想越头疼,干脆就不想了,反正自己现在也回不去现实,真等自己能回去的时候再说吧。

  如果真能回去,自己的身世之谜,自己一定要追查清楚。

  三月不再想头疼的事,她摸了出了怀里揣着的银票,满脸的欢喜。

  三百两银子,乖乖,整个村子也没有一家有这些呀。

  没有银子时三月发愁,有了银子三月也发愁。

  这么多银子这么花呀!

  一家人,现在还挤在这间四处漏风的破屋,要不先盖几间房子,建个大大的院套,好好的享受一下。

  不行,自己刚刚带着孩子和廖家分家,马上就盖房子置地的,太过引人耳目,到时怎么和人说呀!

  弄不好,招人嫉妒恨的,告上朝廷,本来就说不清楚的事儿,让自己怎么说。

  再碰上个昏庸的官,还不得把自己杀头问斩了呀。

  到时,自己真的比窦娥都冤。

  三月思前想后,也没想出来银子这么花。

  东方渐渐发白,三月把银票揣起,心想,好好的过个年,过完年再说吧。

  三月刚刚要起身,小东从炕梢爬了起来。

  “娘,您再睡会儿,我去生火。”

  小东穿上衣服,发现三月没睡,很懂事儿的说道。

  “娘也起来,这又下了一夜的雪,房顶上的雪在不清,就把房子压塌了。”

  三月说着,披上了棉袄,穿鞋下了地。

  “娘,您等等,我我和您一起上房...”

  小西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爬了起来,听见大哥和三月的对话,他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边穿衣服边说道。

  “嘘!”

  三月用食指在嘴上比划个小声的手势,看了看还在睡觉的几个孩子,轻声的说道。

  “轻点,让弟弟妹妹再睡会儿...你和娘上房清雪,小东,你去烧火做饭。”

  三月看着俩个懂事的孩子,点了点头,答应了让小西跟自己上房清雪。

  小东听了三月的话,转头去了外屋,蹲在灶坑前,开始生火。

  小西穿戴整齐,三月又帮他戴上了棉手套,这才带着小西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