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腊月二十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来到郑大美家,刚一进院,就被郑大美屋里的郑大美隔着窗户看到。

  郑大美见三月提着大包小裹的礼物,急忙迎了出来。

  “三月,来就来吧,还提什么东西!”

  嘴是这么说,手可没闲着,伸手就去接三月手里的东西。

  三月也不客气,把大包小裹的礼物,一股脑放到郑大美手里。

  “呵呵,这不要过年了吗,总不能空着手来吧,你要是不要,一会儿,我再拿回去。”

  郑大美贪婪的看着礼物,到嘴的肥肉,还能吐出去。

  她边往屋里让着三月,边笑着说道。

  “呵呵,妹妹说笑了,送都送了,姐姐岂有不收的道理,哪能这么不识抬举,还让妹妹拿回去呀,哈哈。”

  三月笑了笑,随着郑大美进了屋。

  屋里的一老一少,两个衣衫褴褛的祖孙俩,看见三月进屋都有些惊讶。

  郑大美把手中的大包小裹的礼物送进里屋,生怕一会儿三月真的拿走。

  婆婆和翠娥,从炕沿上站了起来,盯着,微笑着看着她们的三月,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

  郑大美从里屋回来,拉着三月的手笑道。

  “呵呵,三月,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两位是我远房的亲戚,关内闹饥荒,没了生路。

  这不是投奔我来了吗,哈哈,你叫婆婆、翠娥就行...”

  郑大美还真是巧舌如簧,硬把不相干的祖孙俩,说成是自己的远房亲戚。

  祖孙俩,本就无家可归,也不辩解。

  三月明知道郑大美在演戏,也不揭穿。

  郑大美见三个人都不说话,以为自己表演成功,她更加的得意,把三月往婆婆、翠兰面前推了推,介绍道。

  “这位是我同村的好姐妹,她叫三月。

  别看她年龄小,她可是我最佩服的一个。

  刚刚嫁进我们村,男人就失踪了,留下她和六个孩子...

  婆家婆家不管,娘家娘家不问的,可苦了我妹子...

  可我妹子心地善良,没有把六个,与自己不相干孩子扔下不管。

  自己一个人带着六个孩子单过,那叫一个苦呀...”

  郑大美说着说着,感觉不对,三月苦吗?

  好像三月,刚刚还给自己送了不少的礼物!

  她真的苦吗?

  她为什么给自己送礼物呢?

  难道三月有求于自己吗?

  郑大美的脑筋,反应不可谓不快,她看着一脸疑问的祖孙俩,把话聊了回来。

  “苦是苦了点,但我妹子不怕,硬生生的挺了过来,现在过得不比谁家差...呵呵。”

  郑大美说完,将头转向三月,笑了笑:“姐姐知道你来干什么?...说吧,是模糊!?还是哪家的帅哥...姐姐帮你。”

  三月听了郑大美的话,一脑门子的黑线。

  这都哪跟哪呀!

  她知道,郑大美一定是误会自己了。

  误会自己带着礼物来,是求她给自己说媒的。

  三月心里好笑,这个郑大美,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当然,郑大美刚刚也没说自己什么坏话,自己也不能让郑大美下不来台,但是,自己的来意还得表明。

  “呵呵,郑大美,你误会我了,我来不是求你办事儿...”

  三月的话一出口,屋里的人都愣住了。

  祖孙俩,刚刚还以为郑大美和三月的关系有多好,以为她们真的是好姐妹,没想到,郑大美把话说完,画风就变了。

  看样子,这个三月并没有拿郑大美当姐妹,否则,她不会直呼对方的名字呀。

  郑大美也是愣住,她有些纳闷,三月来不是求自己,那么她来目的为何?

  为什么还提着礼物来?

  三月见屋里三人盯着自己,她笑了笑,跟大家说道。

  “呵呵,我来,是替我弟弟嘎子,向翠娥姑娘,解释手帕事情的...哈哈。”

  听三月说二嘎子是三月的弟弟,不管祖孙俩愣住,郑大美也是吃惊不小。

  “什么!?....二嘎子...是...你弟弟...!?”

  三月看着一脸吃惊的郑大美,笑了笑。

  “没错,姚家大娘是我干娘,嘎子不就是我弟弟吗?...怎么,你还有什么异议...”

  郑大美原本也不是本村的人,她搬过来也没多久,谁家和谁家有亲属关系,有的她还真的不清楚。

  郑大美半信半疑的看着三月,想了想,也许是真的,姚家那么的穷,要不是真的,谁愿意故意认这门干亲。

  三月没有理会郑大美怎么想,她走到衣衫褴褛的祖孙面前。

  看着翠娥,拿出了绣着荷叶的手帕说道。

  “翠娥姑娘,你不要误会。

  昨天,我把手帕交给你,没有其他的意思。

  这手帕呀,是我从嘎子手里拿的。

  那天,我知道你们相亲后,我就去了干娘家。

  看见,这手帕上的图案漂亮,做工精美,就从嘎子兄弟那里借回了家。

  照着图案,描了个小样,我也想学着手帕上的图案绣绣...

  这荷叶真好看...呵呵。”

  三月和翠娥说的话,让郑大美感觉到,自己好像在云里雾里。

  她惊异的看着三月和翠娥:“怎么!?...你们昨天见过面?”

  翠娥听了三月的解释,有些难为情,又见郑大美问起,她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

  “大美姐,我们...昨天,就在姚家门口,我们见过面...”

  郑大美听了翠娥的话,有种跌下云端的感觉,自己刚刚还在自吹自擂的一顿白唬,什么远房亲属的,什么好姐妹的。

  原来人家昨天就见过面,都知道自己在撒谎,就是没有揭穿自己白了。

  什么叫无地自容?

  此时的郑大美,再适合不过。

  翠娥看着三月,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当时,我看见手帕在你的手上,我还以为他...以为他是‘负心汉’...婆婆...”

  翠娥说着,满脸通红,眼睛看向了自己的婆婆,身子一歪,把头依偎在婆婆的怀里,躲了起来。

  老婆婆笑了笑,摸着孙女的头,看着三月和郑大美,意味深长的说道。

  “呵呵,好了...误会解开就好。

  我就说嘛,什么事情不能光看表象...我们真要是走了,还真的错怪嘎子了。

  也有可能...就此,错过了一段,好的姻缘...”

  三月感觉到,祖孙俩个对这门亲事还算满意,她就想趁热打铁,把三日后的事情定下来。

  三月走到郑大美身边,拉着郑大美的手,亲热的说道。

  “谢谢你,大美姐,要不是你这位大媒人,保媒拉线的,我兄弟嘎子,还不得打光棍。

  我与干娘商量好了,如果翠娥和婆婆同意,腊月二十八是个好日子,我们抬着花轿过来迎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