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我也要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惊余后,望着丑男人高大壮实的背影,摇头叹息一声,举步跟了上去。

  当初在集市上,三月是看着他可怜,才伸手救了他。

  本以为他是正常人,被人拐卖、奴役的,想还给他个自由,让他重获新生。

  没想到,他比正常人还可怜,竟是个神志不清,失语、失忆者。

  三月是个现代人,又是大学生,学的知识当然不少。

  以三月的判断,这个丑男人,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他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想想这个丑男人又送山羊、又帮她扛包的,觉得他的心性不坏。

  知道感恩报德的,证明神志还没有完全丧失,有可能有恢复的希望。

  三月想到这里,心肠又软了,她三岁被抛弃,在孤儿院长大,最看不了的就是别人可怜。

  三月知道丑男人无家可归,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山上,他怕见陌生人,可能,是因为三月救过他的缘故,他把三月当成亲人了。

  三月想了很多,也不知道,自己救他对不对。

  要是自己不救他,继续跟着那个耍猴的人,不管怎么样,也能吃顿饱饭,不至于饿死。

  可是,现在大雪黄天的,他一个人躲在山上,就算不被冻死,也得被饿死。

  三月这边想着,俩人已经来到廖家老宅的栅栏外。

  丑男人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了三月,眼睛明显比以往有神得多。

  三月见丑男人停滞不前,她没有接过包裹的想法,看着丑男人,呵呵一笑说道。

  “进去吧,送佛送上天,别指望我帮你,呵呵。”

  三月说完,独自进了院落,头也不回的向屋里走去。

  丑男人愣了一下,似乎听明白了三月的意思,他眼底有一丝的闪动,看了看肩上和手里的包裹,嘿嘿傻笑了一下,走进了小院。

  “娘,您回来了...小猫,头很烫,怎么叫都不醒,您快过去看看吧...嘤嘤壹壹...”

  三月刚进家门,小北就迎了上来,看着三月,哭丧着脸抽泣道。

  三月急步进了里屋,见小南、小五围着炕上躺着的小猫,满脸的焦急,不知所措的掉着眼泪。

  小猫紧闭双眼,小脸通红,呼吸急促,嘴唇有些干裂。

  三月脱鞋上炕,摸了一下小猫的额头,很烫。

  三月知道小猫发烧了,一定是额头上的伤口引起的,她没有和孩子们一样慌乱。

  把小猫抱在怀里,边安慰孩子们,边吩咐小南道。

  “小猫发烧了,没事儿...是额头上的伤口引起的。

  小南,去给娘倒盆热水,再拿个毛巾过来...”

  孩子们的注意力都在三月和小猫的身上,没有理会,丑男人扛着、夹着包进屋。

  丑男人把大包小包的往炕头上一放,转身就要离去,被抱着小猫的三月叫住。

  “等等...”

  丑男人听见三月喊自己,略微迟疑一下,停住了脚步,转身盯着三月不语。

  孩子们这才发现傻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娘叫他干什么。

  三月看着丑男人笑了笑。

  “...也不知道你叫个啥名,就叫你‘丑男人’吧。

  这大雪黄天的,山上连个避风的地方都没有。

  你一个人躲在山上,不被冻死,也得饿死,留下来吧

  家里也不缺你一口吃的...

  仓房收拾一下,可以住人,虽然简陋,也比在山上挨冻强...”

  丑男人似乎听懂了三月的话,他有些感动,张了张嘴,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

  “...谢...谢...我...好...”

  三月看丑男人的表情,明白了他的大概意思。

  丑男人多称位并不在乎,他在感激三月,愿意留下来的意思。

  三月笑了笑,指了指窗外。

  “去吧,自己收拾一下,搭上个床铺,一会儿,我给你送过去铺盖。

  暂时你先在这住着,家里有什么活,帮着干干,吃闲饭我可不样,呵呵。”

  丑男人听了三月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傻笑一下,转身向院中走去。

  三月和小北、小五,隔着窗户看向院中,见丑男人真的向仓房走去,推开仓房的门,一个人忙碌了起来。

  小五的视线,从院中移动到三月的身上,有些疑惑不解,不无担心的看着三月问道。

  “娘,我们真的留下这个‘丑男人’,在家里住吗!?”

  三月看着小五,知道他担心什么,笑了笑,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嗨,不然咋整,娘从耍猴的人手中把他解救出来,总不能再看着他,冻死、饿死吧。

  看样子,他也不像什么坏人,留下来,还能帮家里干些体力的活,这样也不错,呵呵。”

  小五听了三月的话,与小北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孩子齐齐的看向三月。

  小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轻轻的说了句:“娘,您的心可真好!”

  小南端着盆热水走了进来。

  屋里发生的事儿,她在外屋地烧水,听的清清楚楚。

  三月留丑男人,在仓房住她没有什么意见,她知道三月心好,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恶毒的后娘了。

  三月解开小猫的棉袄,用热毛巾给小猫擦着身子。

  小南看着小猫,有些心疼。

  “娘,这样擦...有用吗?”

  三月笑了笑,边给小猫擦着,边跟孩子们说着。

  “这叫‘物理降温’,小猫年龄还小,能不吃药尽量不吃药,擦完身子,喝碗姜汤,发发汗,应该就没事儿了。”

  小北眼珠转了转,看着三月问道。

  “娘,啥叫‘物理降温’呀?”

  “小孩子,发烧感冒的是很正常的事儿,‘物理降温’就是不用药物,通过热敷,擦拭把体温降下来...”

  三月对小北的发问,没有感到厌烦,孩子们还小,正是学知识的时候,这要是回到现实,孩子们都应该上学、上幼儿园了。

  三月耐心的给孩子们讲解着‘物理降温’的方法和好处,孩子们听也是津津有味。

  小北听了三月的讲解,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她扑棱着眼睛看着三月,眼里充满了求知的渴望。

  “娘,您懂的可真多,我长大了要像娘一样...娘,要是没事的时候,您多教教我...”

  三月听了小北的话,心头一紧,什么情况呀!

  原著中,小北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学医是救人性命的,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好吧,就让自己来改变一下他们的命运吧。

  孩子既然有心从善,自己为何不成全她们。

  三月帮小猫系上棉袄的扣子,摸了一下小北的头,点了点头说道。

  “好,小北要是愿意学的话,娘把我会的,统统的都教你...”

  小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梦呓一样的说了句。

  “娘,我也要学...”

  小南、小北、小五,闻声看向小猫,高兴的叫了起来。

  “娘,小猫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