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老身杖毙了他(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嘎子、三虎回到家中,正赶上家里开饭。

  三月往桌上拿着碗筷,看着进来的哥俩说道。

  “东西都买齐了吧,快洗手吃饭。”

  二嘎子嘿嘿傻笑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嘿嘿,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银子就是好,到哪里都受欢迎,东西都办齐了,连裁缝铺都把压箱底的衣服拿出来了...姐,就是您给的银子都花了了...”

  三月把碗筷往桌上一放,看着嘎子笑了笑。

  “呵呵,给你就是让你花了,不够姐这还有,快洗手吃饭吧,吃完了你们好去邀请一下乡里乡亲的,这是姚家第一个大喜事儿,人多热闹,让娘高兴高兴。”

  三虎把酒坛子放下,洗着手跟三月说道。

  “我看邀请就不必了,我们刚刚回村,碰见刘五家的了,有她那张快嘴,全村保准都知道,呵呵。”

  三月听了三虎的话,想了想,看着三虎和嘎子说道。

  “不行,还得你们自己去邀请,毕竟是咱们家办喜事儿,刘五家的虽然嘴快,但从她嘴里跑出来的流言蜚语可不少,正经人家谁信她的...”

  姚家大娘听了三月的话,瞪了两个儿子一眼,厉声说道。

  “你姐说的对,三虎、嘎子,你们快吃,吃完赶紧的去挨家挨户的邀请一下,宁拉一村不拉一邻,让到是礼,本来我们就是外来户,别让乡里乡亲的说我们什么。”

  嘎子洗完手,坐到饭桌上,看着老太太说道。

  “娘,不用了吧,想想前几年,她们(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们,还挨家挨户的邀请...他们(她们)来了就是吃大户,您还指望他们随什么分子吗?...有那东西,喂狗都比给他们吃强。”

  姚家大娘听了儿子的话,沉默了下来,想起往事儿,还真叫人心酸。

  刚搬来时,孩子们还太小,廖家村的人没少欺负她们孤儿寡母的。

  要不是被欺负的实在受不了了,大儿子也不会露出武功,也不会被人惦记,弄得到现在,都看不到人影,生死未卜的。

  三月看到姚家大娘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受了廖家村人不少的苦,想想自己,何尝不一样呢。

  “娘,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家办喜事儿,就要大张旗鼓的办。

  让那些瞧不起咱们的人,都看看,我们办得一点不比别人差。

  再说,翠娥妹妹那么漂亮,让她们眼红去吧!

  娘,您担心什么,怕她们来闹事儿吗....”

  姚家大娘听了三月的话,不住的点头,觉得三月说的有道理。

  但听到三月最后一句话时,老太太身上起了种无形的气势,拍着桌子,猛的站起来说道。

  “她们敢..平时欺负老身也就罢了,谁要是敢在喜宴上闹事儿,老身非杖毙了他....”

  姚家大娘,突然的发飙,把屋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六个孩子正在嬉笑,听到老太太发火,立刻停止了笑声。

  他们刚才光顾着说笑,没有注意到大人谈什么,老太太突然这一发火,还真的吓坏他们了。

  小东、小西,相互的看了一眼,桌底下的小手相互的握着,他俩年龄最大,懂事也多。

  看着老太太的气势,似乎想起了恶毒的后娘,他俩好像找到了答案,错误的认为三月为什么认姚家大娘为干妈,脾气都这么的暴躁,怪不得她们偷了脾气。

  二嘎子、三虎,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看见自己的母亲发这么大的火。

  哥俩都是孝子,见老太太这样,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三月,眼里不太友善。

  哥俩心想,自己的母亲向来仁慈,对人和善的,变成这样,一定是和这个所谓的姐姐有关。

  早就听说三月恶毒、泼辣,没想到还真是名不虚传,刚刚认自己母亲两天干娘,母亲竟然性情大变。

  什么叫杖毙?

  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呀!

  屋里所有的人都紧张,只有三月表情放松。

  她是知道姚家大娘身份的,一品诰命夫人,还真有先斩后奏的权势。

  如果真的有人不长眼,过来闹事儿,老人还真能做出杀人的事来。

  三月想了想,但是那样的话,干娘的身份不想暴露也暴露了,这违背了老太太的初衷。

  三月想到这里,她把身边吓得抽泣的小猫抱起,环视一下众人,轻轻的一笑说道。

  “娘,您息怒,这不是,还没有人来闹事儿吗?

  就是有人来闹事儿,有我三月在,哪里舍得让娘出手,我非撕了她不可...”

  姚家大娘听了三月的话,才感到刚刚自己失态,把众人吓得够呛。

  但是,老太太不是冲动的失态,是积压内心很久的怨气爆发,想想自己原是一品诰命夫人,曾经可是风光无限,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老太太明白三月的意思,这个干女儿真的不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想想‘免死金牌’在三月身上,有人闹事,她出手也不是不可,那样的话自己的身份就不用暴露,可以继续安享晚年。

  姚家大娘,看着三月点了点头,面容恢复了以往的慈祥。

  “哈哈,还是我女儿懂事,明白娘的心思,我听你的,到时真有人挑事,你就撕了她,让娘出出这口恶气...”

  姚家大娘的面目变化大家都看到了,以为老太太觉醒,没有被三月这个恶毒的女人蛊惑。

  悬着的心刚刚放下一半,听了姚家大娘的话,马上又提了起来。

  嘎子和三虎,越来越不敢相信,说这种话的人,会是自己的母亲。

  不但不劝三月,息事宁人,怎么还会纵容她撕人。

  想想娘平时怎么教育他们的。

  他们平时出去连和人争吵都不敢,娘的表现,真是让哥俩惊掉了下巴。

  这还是自己的亲娘吗?

  不会什么鬼神的上身附体了吧?

  小东和小西,桌下的小手抓的更紧。

  听姥姥说真狠话,让他们更加断定,三月和姥姥都不是什么好人。

  可以说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狠人凑到一起,以后还有他们的好日子过吗?

  小南、小北、小五,虽然年龄小,但也能听出好赖话。

  她们对三月和姥姥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也打了回扣。

  小猫依偎在三月的怀里,见姥姥恢复了笑容,她也跟着笑了。

  抹了一把眼泪,看着三月说道。

  “娘,小猫饿了,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呀?”

  三月环视一眼姚家兄弟,又看了看,另外的五个孩子。

  她心里明白,大家一定是误会她和娘了。

  但这事儿,也不能和他们解释呀。

  三月心想,他们误解就误解吧,自己做的问心无愧就行,总有一天,他们会清楚真相的。

  三月也不解释,摸了一下小猫的头,笑了笑说道。

  “小猫饿了呀,我们现在就开饭,小南、小北,给大家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