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打就白挨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与郑铁林刚刚走到半山腰。

  就被廖云平、廖云凤,带着一帮拿着铁锹、粪叉的廖家村村民给拦住。

  原来几天早上,廖云平回廖家村走亲戚,走到山脚下,刚好看见三月一个人上山。

  这三月一个人大早上的上山干啥去,不会去偷野汉子去吧。

  廖云平想着,就尾随三月跟进了山。

  上次她想把三月跟自己的弟弟往一起说和被拒,心里还一肚子气呢。

  这回要是让她抓住把柄,这小贱人就死定了,不被打死,也得被浸入猪笼。

  郑铁林与三月碰面。

  廖云平远远的看在了眼中,她心暗骂,这个小贱人果然不守妇道。

  廖云平本想冲出去抓奸见双,但看看郑铁林那魁梧的体格,想想还是算了吧,别抓奸不成,再被杀人灭口了。

  廖云平见三月与郑铁林聊了一会,一起向山里走去。

  心想,这俩人不会去找个隐蔽的地方打野战吧,这大雪黄天也不怕冻着。

  廖云平见人走远,她赶紧的下山,去廖家报信。

  廖云凤闻听三月偷人,那还了得,正瞅这贱人不顺眼呢,就召集一帮廖家村族人,一起来山来抓奸见双。

  三月见廖云平、廖云凤,带着一帮拿着铁锹、粪叉的人把自己拦住,吓了一跳。

  但三月心里没有怕她们的意思,瞪着眼睛看着她们,怒喝道。

  “廖云平、廖云凤,你们想干嘛?好狗不拦路,给我让开!”

  廖云凤听了三月的训斥,不怒反笑,她指着三月骂道。

  “嘿嘿,我们想干嘛,瞧你这小贱人干的好事儿,不守妇道的东西,廖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让你这小妮子顺口瞎说,谁不守妇道了,看我不打烂你的头。”

  三月一听这话,立刻火冒三丈,抡起棒球棍就向廖云凤头上砸去。

  廖云凤见三月发疯,急忙向后躲,边退边喊。

  “大家还愣着干什么吗,一起上,把他们抓回去浸入猪笼。”

  廖家村族人见听廖云凤喊,立刻举起铁锹、粪叉的就往上冲。

  郑铁林见状,急忙把柴禾卸下,提着棍子挡在三月身前,向冲过来的廖家村族人力喝一声。

  “都给我站住,我看你们谁敢,不要命的就上来试试。”

  拿着铁锹、粪叉的廖家村族人,被郑铁林的宏亮的声音震慑住。

  他们相互看看,有的认识郑铁林,知道他有两下子,有的对郑铁林不熟悉。

  廖云平见廖家村族人停止不前,急忙大声喊道:“这么多人,怕他个球。

  廖家人都这么怂吗?一起上把他们都捆起来,每人一两银子。”

  关键时刻,还是银子好使,大过年的谁不缺钱呀。

  廖家村族人,听到有银子可拿,也不顾郑铁林有没有两下子,再次举起铁锹、粪叉的一拥而上。

  三月见状,从郑铁林身后转出,高声大喊。

  “都给老娘站住,你们不想在家过年了吗?...

  我们都是廖家村的人,不要听她们姐俩在哪里蛊惑。

  打人是犯法的,你们就为了她的一两银子去坐牢值得吗?

  再说,我兰三月,犯了什么族规了,抓人要讲个证据,你们自己想想吧。”

  廖云凤见廖家村族人又停下来了,气的直跳脚,她牙一咬,冲着族人喊道。

  “别听这个小贱人的,给我上,每人五两银子...出什么事儿我兜着...”

  “五两!...”

  “不少,五两还行...”

  “上吧,反正有人兜着...”

  “好,我们一起上,冲呀!”

  廖家村族人听到廖云凤把银子提到五两,各个来了精神,也不顾郑铁林有没有两下子,抡起手中的家伙,就冲了过去...

  郑铁林再次挡在三月身前,也不再说话,轮起手中棒子与廖家村族人打在了一起。

  这边的吵闹声,早已惊动了山坳里练功的姚家兄弟。

  二嘎子和三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收起练功架势静静的听着。

  三虎听了一会儿,眉头皱了一下,看着嘎子说道。

  “二哥,上面好像有人吵架,我们去看看...”

  嘎子摇了摇头,边收拾练功用的东西边说道。

  “没听娘说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还是消停点吧。”

  三虎听嘎子提到娘,他想看热闹的心思没上就没有了,叹了口气,俯身下来与嘎子一起收拾起练功所用东西。

  三虎的手在忙活,耳朵却没闲着,他竖起来听着上面的吵架声,突然一怔,他紧忙拉住嘎子的手说道。

  “二哥,你听,好像是三月姐的声音...”

  嘎子听了三虎的话,停下了手中的活,支棱起耳朵一听,果然是三月在和人吵架,对方好像人还不少。

  嘎子紧忙把收拾好的东西打包往身上一夸,提起地上的齐眉棍,看着三虎说道。

  “...走,三虎,是姐跟人吵起来了,快...”

  “好,谁敢欺负咱姐,我跟他拼了。”

  三虎答应一声,也提根齐眉棍,跟着嘎子向山坳上跑去。

  哥俩都是孝子,知道自己的母亲拿三月当成了自己的亲闺女。

  三月要真的被人欺负了,哥俩知道不管,要是让姚家大娘知道,还不打折他们的腿。

  三月挥舞着棒球棍与廖家村族人一人正在搏斗,体力明显与对方不能抗衡,被对方逼得连连后退,一个趔趄险些帅倒。

  三虎跑上山坳,正看到这一幕,他大喊一声,就向三月那边冲了过去。

  “姐,不要怕,我来了...”

  三虎轮圆了棍子,一下就把围着三月的那个廖家村族人撂倒。

  围着郑铁林的廖家村人,见自己人被打倒,呼啦分出几个,把三虎围在了中间。

  二嘎子见弟弟被人围殴,他的眼睛都红了,扔到身上挎着的包袱,轮起棍子加入了战团。

  郑铁林本来被多人围着打,显得很吃力,突然走了一半,他才缓了口气。

  郑铁林感到了轻松,挥动起棍子也有了力气,一棍下去正砸在迎面而来廖家村人的肩上。

  那个人‘哎呦’一声,扔掉手里的粪叉,倒了下去。

  姚家兄弟的到来,场面形势立刻发生了逆转,本来占优的廖家村族人,转眼就倒下了四、五个。

  廖云凤、廖云平,一件事情不妙,转身就像山下跑去。

  三月缓过神来,看见廖云凤、廖云平想跑,急忙追了上去。

  “你们给我站住,惹了老娘就想跑,看我不打折你们的腿。”

  廖云凤、廖云平被三月追得满山的跑,一会儿这里挨一棒球棍、一会儿那里挨一脚的,打得她俩嗷嗷的直叫。

  这时山下又上来了一帮人,领头的正是廖家村的理正。

  原来山上有人械斗,被村民看到,早以有人告知了理正。

  “都给我住手,再打就出人命了...”

  理正来到现场,看见地上躺着十几个人,吓了他一跳,他紧忙喊停了打架的双方,带来的人把双方隔开。

  理正环视一圈现场,发现了三月拿着棒球棍也在其中,看看三月旁边青头肿脸的廖云凤、廖云平,他心里明白了个大概。

  理正走到三月面前,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三月问道。

  “三月,怎么又是你?说说吧,怎么回事?”

  三月看了看理正,心想,这段时间自己还真的没少打架,感觉见理正的次数是挺多的,都成了熟人了。

  三月向前走了一不,向理正施了一礼,开口说道。

  “还不是老实人挨欺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无缘无故的就被人拦住,挨了一顿打,理正大人,要给民女做主。”

  廖云凤、廖云平听了三月的话,气得直翻白眼。

  什么叫老实人挨欺负?

  谁挨了一顿打呀?

  你身上有伤吗?

  廖云凤、廖云平哭丧着脸,来到理正面前,看着理正委屈的说道。

  “理正大人,你可来了,您在不来可就出人命了,看看我们身上的伤,您说谁欺负谁...”

  理正看着廖云凤、廖云平,被打得跟猪头似的,就带有安抚的说道。

  “嗯,平白无故欺负人可不行,我理正就是说公道话的人,你们说说,为什么打架?”

  廖云凤、廖云平听了理正的话,相互看了一眼,觉得理在自己一方,挺了挺胸膛,看了下三月,鄙视她完了的意思。

  廖云平走上一步,胸有成竹的看着理正说道。

  “理正大人,小女廖云平,今天来廖家村走亲属。

  走到山脚的时候,发现我们廖家的媳妇,兰三月独自上山。

  我是出于好心,怕她一人进山不安全,就悄悄的暗中跟随,想暗中保护她...”

  廖云平说着看看三月,又看看众人,自己把自己是的很高尚。

  三月听她说的话,鄙视的笑了笑,她不说三月也知道,一定是她上山有人看到了。

  自己先不吱声,看看她们到底说啥,让她们自己打自己的脸吧。

  廖云凤见三月一点惧色都没有,嗤鼻一笑,心想,一会儿你就不嘚瑟了,马上就把你的丑事儿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知道。

  廖云凤继续看着理正说:“理正大人,没想到的是,我们廖家家门不幸呀,出了这么个不守妇道的贱人...”

  “你说谁呢,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三月见廖云平还在胡说八道,气得三月就要抽她,被理正拦了下来。

  “兰三月不要再动手,听她把话说完。”

  理正让人把三月拉到一帮,看着廖云平意思让她继续说。

  廖云平有些得意,看了看众人,眼神定到了郑铁林的身上,指着郑铁林继续说道、

  “我看见廖家媳妇兰三月,就与这个人在山中约会,然后,共同去了后山...

  所以,我就跑回廖家,召集族人,来此抓人,带回廖家祠堂.

  大家说说,我做错了吗?这有什么不对吗?”

  众人听了廖云平的话,眼睛都盯向了三月和郑铁林。

  三月听明白了,原来廖云平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呀,

  廖云凤、廖云平哭丧着脸,来到理正面前,看着理正委屈的说道。

  “理正大人,你可来了,您在不来可就出人命了,看看我们身上的伤,您说谁欺负谁...”

  理正看着廖云凤、廖云平,被打得跟猪头似的,就带有安抚的说道。

  “嗯,平白无故欺负人可不行,我理正就是说公道话的人,你们说说,为什么打架?”

  廖云凤、廖云平听了理正的话,相互看了一眼,觉得理在自己一方,挺了挺胸膛,看了下三月,鄙视她完了的意思。

  廖云平走上一步,胸有成竹的看着理正说道。

  “理正大人,小女廖云平,今天来廖家村走亲属。

  走到山脚的时候,发现我们廖家的媳妇,兰三月独自上山。

  我是出于好心,怕她一人进山不安全,就悄悄的暗中跟随,想暗中保护她...”

  廖云平说着看看三月,又看看众人,自己把自己是的很高尚。

  三月听她说的话,鄙视的笑了笑,她不说三月也知道,一定是她上山有人看到了。

  自己先不吱声,看看她们到底说啥,让她们自己打自己的脸吧。

  廖云凤见三月一点惧色都没有,嗤鼻一笑,心想,一会儿你就不嘚瑟了,马上就把你的丑事儿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知道。

  廖云凤继续看着理正说:“理正大人,没想到的是,我们廖家家门不幸呀,出了这么个不守妇道的贱人...”

  “你说谁呢,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三月见廖云平还在胡说八道,气得三月就要抽她,被理正拦了下来。

  “兰三月不要再动手,听她把话说完。”

  理正让人把三月拉到一帮,看着廖云平意思让她继续说。

  廖云平有些得意,看了看众人,眼神定到了郑铁林的身上,指着郑铁林继续说道、

  “我看见廖家媳妇兰三月,就与这个人在山中约会,然后,共同去了后山...

  所以,我就跑回廖家,召集族人,来此抓人,带回廖家祠堂.

  大家说说,我做错了吗?这有什么不对吗?”

  众人听了廖云平的话,眼睛都盯向了三月和郑铁林。

  三月听明白了,原来廖云平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呀,

  “你说谁呢,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三月见廖云平还在胡说八道,气得三月就要抽她,被理正拦了下来。

  “兰三月不要再动手,听她把话说完。”

  理正让人把三月拉到一帮,看着廖云平意思让她继续说。

  廖云平有些得意,看了看众人,眼神定到了郑铁林的身上,指着郑铁林继续说道、

  “我看见廖家媳妇兰三月,就与这个人在山中约会,然后,共同去了后山...

  所以,我就跑回廖家,召集族人,来此抓人,带回廖家祠堂.

  大家说说,我做错了吗?这有什么不对吗?”

  众人听了廖云平的话,眼睛都盯向了三月和郑铁林。

  三月听明白了,原来廖云平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