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全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听了廖云凤的话,看着廖云凤和廖云平被自己打得淤青的脸,就有些憋不住笑。

  心想,这俩货还真是找抽型的,惹谁不好,偏偏要惹自己,这回你们的打算是白挨了。

  理正见三月只笑不语,见众人也是盯着三月,要三月个解释,他紧忙开口道。

  “兰三月,廖云凤提出的疑问,也是大家想知道的事情,请你跟大家说说吧。”

  三月听了理正的话,停止了心中的YY,她向理正点了点头,看了眼众人,向前一步说道。

  “各位乡邻,这些事儿情,本是我自己家的事情,不应该向各位说明,谁家过日子没有自己的一些小隐私呢?

  但,既然大家想知道,尤其某些人非要想知道为什么白挨打...那我就和大家说说...”

  “娘...”

  “娘,这是怎么了?”

  “娘,谁又欺负您了...”

  三月刚想和大家解释,就被推开人群闯进来的小东、小西打断。

  他们一左一右的护在三月身边,眼睛怒视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三月看见两个孩子跑了过来,很是高兴,心想这回可以不用自己说了,让孩子们自己说,这更打廖云凤她们的脸。

  “没有欺负娘,娘是那么好让人欺负的吗...哈哈...娘就是找你们回家吃饭,碰见了拦路的狗,叫娘给教训了一顿,哈哈。”

  三月说着,搂过两个孩子,瞟了一眼气得要发疯的廖云平、廖云凤。

  小东、小西,听了三月的话,大概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他俩的眼神看向了一旁的两个姑姑,充满了愤怒。

  三月继续说道:“你俩来的正好,现在娘有话问你们,可不能当着这些人的面和娘说谎。”

  “嗯。”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相互对视一眼,他们知道三月一定是早起,发现自己不在家,担心他们出了什么事,才来山上找他们来的。

  三月看了一下,人群后站着的丑男人,向他摆了摆手,把丑男人也叫到了自己身边。

  “各位乡邻,这个丑男人,是我兰三月,前些日子在集市上买回来的...”

  大家听了三月的话,看着衣衫褴褛、邋里邋遢的丑男人,有些不可置信。

  一看这个丑男人就是个傻子,脏兮兮的,三月买他干嘛?

  自己带着六个孩子过日子,还不够艰难吗?

  买个傻子,不又平白无故的多了张吃饭的嘴?

  三月见自己说的话,引起了乡邻们的议论与喧哗,她微微一笑,向众人摆了摆手说道。

  “大家静一下,听我把话说完。

  我知道大家心中一定有疑虑,我带着孩子们过日子,自顾不暇的,还买个累赘做什么...”

  众人听了三月的话,停止了议论,眼睛都盯着三月和丑男人,大家都想知道三月出于什么目的。

  三月看了一眼大家,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兰三月就是心善,看不了别人受苦...”

  “呵呵...”

  “她...心很善吗...”

  “那我岂不是更善...”

  “嘘...”

  三月说自己心善,引起了众人的嘘声,谁不知道三月虐待六个孩子,要说她恶毒,大家都不会言语。

  三月听见嘘声,并没有影响她继续说话,大家对她的印象话,那都是原主的事,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自己接过原主的身体,做什么事儿,做到问心无愧就得了。

  “当时,在集市上,我碰到了一个耍猴人...

  拿丑男人不当人看,当猴子来耍...

  别说我兰三月遇上,但凡有点善心的人,看到那种残忍的场面,我相信都会出来制止...”

  三月把当天集市上,耍猴人如何耍弄、虐待丑男人的场景描述完后,现场的嘘声和议论声,再也听不见了。

  各个都沉默不语,看着丑男人,扪心的问自己,要是自己遇到,会不会和三月一样伸出援手。

  三月没有理会大家的心情,看了眼眼中含泪的丑男人,继续说道。

  “我买下丑男人,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想让他自由,还给他一个做人的权利...

  各位乡邻,也许苍天有眼,知道我兰三月心善。

  丑男人虽傻来傻气的,但他懂得报恩...

  在我们母子吃不上溜了的时候,是这个人人嫌弃的丑男人,给我们送来了一整只山羊...”

  三月的话让众人哑然,面面相觑,一整只山羊,那有多肉呀,自己家要是有一半的话,过年都够了。

  众人都在小声议论,人群中的二嘎子却羞愧的低下头来,在雪地上找着地缝。

  三月看着大家的表情,心里美滋滋的。

  看了眼廖云凤姐俩,心里还有些感激起她们。

  不是她们挑事,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人听在这编故事。

  这样也好,借此机会夸大丑男人的能力,好为自己以后发生的变化打好基础。

  三月想利用这个机会,来掩盖自己身上空间的秘密,暂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这叫什么...

  也许这就叫‘好心有好报’吧!

  我救了丑男人,丑男人不仅给我们送来了吃的,他还会功夫...

  今天,两个孩子不见了,我很还怕...

  怕他们被人拐跑,怕别人说我把孩子卖了...

  其实,后娘还是挺难当的...”

  三月说着流下了眼泪,搂过了小东、小西,抽泣了起来。

  三月这次不是伤心,这次是纯粹的在演戏,偷眼看着众人的表情,暗赞自己的戏还可以,如果可以回到现实,自己要不要冲击一下演艺圈,拿个影后什么的,呵呵。

  小东、小西,帮三月抹着眼泪,他们的眼泪也掉了下来,相互的看了一眼,双双的跪在三月面前。

  “娘,是我们不好,让娘跟我们担心了...”

  “我们起来的时候,娘您还没醒...我们不想叫醒娘,想让娘多睡会儿...”

  “娘,您太累了,我们真的想让娘多睡会儿...”

  “娘,对不起...”

  小东、小西,跪在三月面前,你一句我一句话语,感动着在场的人,让在场的众人无不心酸,有的陪着落泪。

  郑铁林看着三月母子三人,眼底里闪过一丝欣慰,看看众人,他走了出来,看着理正说道。

  “理正大人,事实已经清楚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什么?打完有就想走,哪有那么不要的事儿?”

  “还有姚家兄弟,他们也伸手了,一个也别想走...”

  还没有等理正说话,廖家村族人不干了,他们相互搀扶着,围着理正说道。

  三虎瞪起了眼睛,看着廖家村族人:“怎么,你们还不服是吧,来接着打...”

  廖家村族人,相互看了一眼,走出一位三十出头的壮汉,不无藐视的看着三虎说道。

  “看把你小子嚣张的,一个外来户,爷爷们,今天就把你们清理出廖家村...你信不?”

  三虎看了对方一眼,把手中的齐眉棍在手中一横,指着对面的壮汉说道。

  “廖二狗,我信你大爷...你还以为十年前,受你们欺负欺负就算了,今天,老子也长大了,你在欺负个试试...”

  二嘎子怕弟弟吃亏,提着棍子与三虎站到了一处,也不言语,虎视着一众廖家村的族人。

  三月见廖家村族人还没完没了了,她捡起了地上的棒球棍,两个孩子也我紧了小拳头。

  丑男人站着没动,双眼注视着廖家村族人,眼里瞳仁闪动一下,发出一道凶光。

  理正带来的人,一见双方又要起冲突,赶紧的把他们分开,一个带头的人走了出来,看着双方说道。

  “都给我消停点,你们还嫌不够乱是不,听理正大人讲话,宣布事情的处理结果...”

  众人听了带头人的话,暂时消停了下来,目光齐齐的投向了理正。

  理正见双方的架势,他的脸拉了下来,走到场地中间,掷地有声的说道。

  “通过了解,事实比较清楚,就是一场误会,同事廖家村人,双方相互谅解一下,和平共处,把廖家村建设好,才是大家的目的,事情到此结束,各自回家,准备过年。”

  理正的话说完,现场安静了两秒。

  三月和姚家兄弟以及郑铁林都没说话,廖家村族人却不干了。

  廖二狗有些愤怒,指着理正喊道。

  “理正,你还是不是廖家村执法的人,我们被打成这样,你没看见吗?你说结束就结束,医药费谁陪?”

  理正瞪着廖二狗,脸一沉说道。

  “廖二狗,就你事多...

  二、三十人,打人家几个人,还要医药费,你也不嫌丢人。

  廖家族人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你们要不想回去,我也不管了,有能耐,你们自己和他们要去...

  打死、打伤的各自处理,就当是比武切磋了...

  走,我们走...”

  理正说完,看着自己带过来的人,那个带头的说了一句,转头就走,不再理会廖二狗他们。

  带头的人答应了一声,手一挥,挡在双方中间的人,都随他跟着理正一起向山下走去。

  理正一走,现出立刻静了下来。

  双方都立在当场,注视着对方谁也没动。

  三月这边,各个脸带笑容,握着手中的棍棒,不无挑衅的看着廖家村族人。

  “怎么,还打吗?说句痛快的话...”

  三虎挥了挥手里的齐眉棍,看着廖二狗挑衅道。

  廖二狗看着三虎,刚想开口,被后面的族人拉着。

  族人向他使了个眼色,廖二狗泄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三月他们站在山坡上,看着廖家村族人相互搀扶的走下山去,没有欢呼,没有喜悦,更没有再次挑衅他们。

  三虎有些不甘,从小就让廖家村族人欺负,几天总算出了口气,但他还没有尽兴。

  “姐,就这样放过他们了?”

  三月笑了笑:“算了吧,大过年的,让他们长点记性,如果有下次...”

  三月说着看看大伙,自己怎么说这话,整的自己好像是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似的。

  她笑了笑,看向一旁的郑铁林说道。

  “郑大哥,今天不好意思,让你跟着受委屈了,这是我的俩个兄弟,你们认识一下...”

  郑铁林虽是廖家村人,但是从小就在外面做事儿,他对姚家兄弟还真的不熟。

  今天,他砍柴的过程中,发现姚家兄弟在山坳里练武,觉得他们的棍法好像很熟,但想不起来谁用过。

  所以,就躲在暗处偷窥姚家兄弟练功,把他们的招式记了下来,看是不能帮自己想起什么。

  听三月给自己介绍姚家兄弟认识,他心里欢喜,也愿意结交这对兄弟。

  郑铁林向姚家兄弟一抱拳:“郑铁林,以后称呼郑哥,老郑都行,呵呵。”

  姚家兄弟也向郑铁林行了个江湖礼,抱拳说道。

  “姚二嘎”

  “姚三虎”

  “姚家兄弟,见过郑哥,请多赐教...”

  丑男人看着三个人,相互行着礼节,他一言不发,转身一个人向山下走去。

  三月帮小西紧了紧衣领,又看了看小东,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向山下走去。

  看着聊得热乎的郑铁林和姚家兄弟说道。

  “好了,我们也下山吧,山上风大,我们边走边聊。”

  三虎和二嘎子相互看了一眼,跟郑铁林打了个招呼,陪着三月她们一起下了三。

  郑铁林站了一会儿,看着他们下山,笑了笑,回头用棍子担起了柴禾,远远的跟在三月他们的后头。

  今天,他砍柴的过程中,发现姚家兄弟在山坳里练武,觉得他们的棍法好像很熟,但想不起来谁用过。

  所以,就躲在暗处偷窥姚家兄弟练功,把他们的招式记了下来,看是不能帮自己想起什么。

  听三月给自己介绍姚家兄弟认识,他心里欢喜,也愿意结交这对兄弟。

  郑铁林向姚家兄弟一抱拳:“郑铁林,以后称呼郑哥,老郑都行,呵呵。”

  姚家兄弟也向郑铁林行了个江湖礼,抱拳说道。

  “姚二嘎”

  “姚三虎”

  “姚家兄弟,见过郑哥,请多赐教...”

  丑男人看着三个人,相互行着礼节,他一言不发,转身一个人向山下走去。

  三月帮小西紧了紧衣领,又看了看小东,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向山下走去。

  看着聊得热乎的郑铁林和姚家兄弟说道。

  “好了,我们也下山吧,山上风大,我们边走边聊。”

  三虎和二嘎子相互看了一眼,跟郑铁林打了个招呼,陪着三月她们一起下了三。

  郑铁林站了一会儿,看着他们下山,笑了笑,回头用棍子担起了柴禾,远远的跟在三月他们的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