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师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没有责怪姚家兄弟,她知道姚家兄弟都是孝子,老太太让他们在外面少管闲事,也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呵呵,嘎子、三虎,姐不怪你们,娘不让你们在外面惹事儿,你们听娘的话就好。

  这事儿,就不提了,反正姐也没有吃亏,你们也赶紧的回去,省的娘惦记。

  嘎子,明天就要成亲了,回家看看还有什么地方准备不足的,一会儿姐过去,我们一起想办法。”

  几个人走到山下,三月要带小东、小西他们先回家,看看其他的几个孩子,就与姚家兄弟分开,各自向家走去。

  三月带着小东、小西刚进院,屋里的几个孩子就冲了出来,小猫扑进三月的怀里,小五、小北奔向了小东、小西,小南站在门口,看着她们留下了眼泪。

  小北拉着小东、小西,前后左右的转圈看着,有些萌萌的问道。

  “大哥、二哥你们回来了,你们没事儿吧?”

  小北的问话,小东、小西听了有点发懵,他两看向小北,知道小北担心他们,就相互笑了笑。

  小西说道:“怎么了,小北,我们能有什么事儿,就是和丑男人大叔出去练功去了,不用为我们担心,我们没事儿的。”

  一旁的小五听了二哥的回答,用眼睛瞪了一下小北,有些怨气的小声嘟囔道:“我说不会吧...娘不会把大哥、二哥卖了的...”

  小东、小西听到小五的话,明白了他们是误会了娘,都怪他们早起偷偷的跑了出去,没有跟娘说一声,还得娘背了黑锅。

  小东、小西觉得他们做错了事,小北也觉得自己猜疑三月是不对的,他们带有歉意的向三月看去。

  三月抱着小猫,用手捂住小猫额头上包着纱布的伤口,关心的说道:“小猫,伤口还没好,外面太冷,别冻着了,走咱们赶紧的回屋...”

  小猫搂着三月的脖子,靠近三月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娘,大哥、二哥,没被丑男人卖掉吗?”

  三月听了小猫的话,有些发懵,看看了眼小猫,又看了看小南她们几个孩子,明白了小猫问话的意思。

  三月心想,看来孩子们都不笨呀。

  自己发现小东、小西不见了,出去找怕孩子们知道了担心,和他们说了谎话。

  骗他们说自己去赶集,看来这事儿,没有瞒过孩子们,让孩子们误会了。

  看来谎话,以后是不能再说了,即使是善意的,对孩子们也会有影响的。

  三月抱着小猫,停在院中,看着一群围着自己的孩子们,她笑了笑说道。

  “呵呵,今天娘向你们道歉,娘说谎了,娘没有上集市。

  娘是不放心小东、小西,去偷偷看他们和丑男人练武,让你们几个为娘担心了。

  娘不应该说谎,下次不会了...”

  小东、小西走到三月身旁:“娘,都是我们不好,以后我们也不会,去哪里不跟娘打招呼了...”

  三月看着小东、小西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其他的孩子们说道。

  “好,以后,我们大家谁也不能说谎.

  娘知道娘以前对你们不好,伤害你们太深了,娘会尽快的弥补回来.

  以后带着你们好好的过日子,娘有什么不对,你们就当面说出来,娘会改的,相信娘...”

  院里的孩子,齐齐的看着三月,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原来恶毒的后娘,会当着他们的面承认错误,这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呀。

  孩子们有些被感动,久久的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们慢慢的走到三月跟前,齐齐的喊了声‘娘’。

  丑男人从外面回院,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怔了一下,没有多留,急忙向仓房走去。

  丑男人拉看仓房门刚要进屋,就被三月看到。

  三月眼珠转了一下,看着丑男人的背影喊道。

  “站住,丑男人你给我过来...”

  丑男人的背影僵住,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三月发呆,一步一步的挪到三月面前,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低头看着地面。

  三月看着丑男人的傻样,气不打一处来,带有命令的向他说道。

  “丑男人,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想教孩子练功,不许出这个院,就在院里教,明白了没有?”

  丑男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得懂。

  孩子们看着三月,把丑男人训得服服帖帖的,呲呲的笑出声来,他们觉得丑男人可伶,也不觉得丑男人那么的可怕了。

  小南场面缓解下来,她拽了拽三月的衣角,轻轻的说道。

  “娘,你们饿了吧,早饭在锅里,还热着呢,进屋吃饭吧。”

  三月摸了下小南的头,有些欣慰,她就知道,孩子不会白疼的:“嗯,娘还真饿,走吃饭去...”

  三月说着,带着孩子们就往屋里走,回头看了眼呆站着的丑男人喊道:“你还杵在那里干啥,过来一起吃饭。”

  丑男人听到三月的话,抬头一笑,显然是很高兴,跟着孩子后面,也向屋里走去。

  三月帮小猫换了一下纱布,看她额头上的伤口见好,又给她换了点新药。

  小南把锅里,留给三月他们的饭菜端了上来,呼呼的还冒着热气。

  小东、小西,抓起馒头就要往嘴里填,被三月喊住。

  “等等。”

  小东、小西,停止了动作,回头看向走过来的三月。

  三月笑着走到饭桌前,看了眼小东、小西,又看了下,坐在旁边的丑男人。

  “小东、小西,你们既然跟丑男人学功夫,他就是你们的师父了。

  尊师重道,要学会有礼貌才行。

  师父还没有吃,你们怎么能先吃呢,要先让师父吃才行,明白了吗...”

  小东、小西,是头一天练功,肚子是真的饿了,他们见到热馒头馋得不行,哪里想到这个。

  听三月这么一说,他们有些不好意思,相互的瞅了一眼,交流了一下眼神,一人给丑男人舀粥,一人给丑男人递上馒头。

  “师父,您喝粥。”

  “师父,给您馒头。”

  丑男人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又看了看三月,脸上有些喜色,也不言语,端起碗,一口把热粥喝下,感觉和喝水一样。

  然后,一口咬掉大半个馒头,吧唧吧唧的咀嚼起来,就像几天没吃到饭一样,吃相把孩子们都看傻了。

  三月看着丑男人,试了一下喝了口粥,感觉还挺烫。

  这么热的粥,丑男人一口喝下,他就不怕烫吗,还是有功夫的人都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