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银子还真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腊月二十八。

  三月很早就起来了,吃完早饭,把准备和的新衣服都拿吃来,让孩子们换上。

  孩子们看着新衣服,各个眼里闪着光,脸上笑容没有断过。

  三月刚刚帮小猫换好新衣服,小猫在三月面前转了一小圈,呵呵笑着,看着三月说道。

  “娘,新衣服真好看,今天过年吗?”

  三月看着小猫,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也和小猫一样,就盼着过年,才有新衣服穿,心里感觉酸酸的。

  “呵呵,小猫,今天,你二舅娶媳妇,小猫要穿的漂漂亮亮,去姥姥家,看新娘去...

  新衣服,不一定过年才穿,以后小猫想什么时候穿,就什么时候穿。”

  “真的吗,娘!”

  小猫扑进三月怀里,在三月脸上亲了一口,高兴的问道。

  三月搂着小猫,摸了摸她额头上,(拆掉纱布的伤口处已经愈合):“嗯,当然是真的,以后娘要赚好多好多的钱,给你们买很多很多的新衣服。”

  小北、小南也换好了新衣服,走到三月跟前:“娘,您看我们的衣服好看吗?”

  三月抬头,看着小南、小北,换掉那身破旧衣服,还真是两个美人坯子,从心眼里喜欢她们。

  “好看,我们小北、小南,穿什么都好看,呵呵。”

  小东、小西、小五,三个男孩也换上了新衣服。

  男孩的服装颜色,虽然的单调,但也遮盖不住他们心中的喜悦。

  “大哥,你穿这衣服真神气...”

  “二哥,你的衣服很帅气...”

  “哈哈,小五,你穿上新衣服文气,像极了私塾先生家里的娃子...”

  小哥仨穿着新衣服,喜欢的说笑着,三月看到他们,也是满脸的幸福。

  “娘,不好了,洗衣机不见了...”

  屋里正在高兴,小南抱着大家换下来的旧衣服跑了进来,她本想着拿到堂屋,扔进洗衣机里,没想到,洗衣机却不见了,吓得她抱着衣服又跑了回来。

  “我去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又来偷我们家的东西...”

  小东听见小南的喊叫,眼睛一瞪,就要向堂屋跑去,被三月一把拉住。

  三月拉住小东,看着有些愣神的孩子们说道。

  “孩子们,不要紧张,没人偷我们的洗衣机。

  那个东西不好用,还把我们的小猫给碰伤了,娘是替小猫报仇,就把它扔了,呵呵。”

  洗衣机是三月前天送回空间的,原因是留下了丑男人,她怕丑男人看见洗衣机,着个毕竟和现实相差太远,要是真的让外人看到,三月真的无法跟人解释。

  三月把洗衣机拿出来就后悔,以后决不能图一时的方便,就什么东西都往出拿,脱离现实太久的东西,会一起大家怀疑的。

  小猫听了三月的话,显得很兴奋,她看着三月说道。

  “谢谢娘,替我报仇,那个动西看着就吓人,这回,我又可以去堂屋玩了...哈哈。”

  小东、小西听了三月的话,相互看了一眼,他俩感觉这个娘挺神奇的,怎么做什么事儿,都跟变戏法似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洗衣机说扔就扔了,什么时候扔的呢?

  三月发现了小东、小西有些怀疑,她故作不知,看着其他的孩子们,转移了话题。

  “孩子们,大家都穿好了吧,把头巾都围上,我们现在就去姥姥家。”

  姚家小院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的好不热闹。

  二嘎子披着红、带着花,站在门口迎接着前来贺喜乡邻。

  三虎在院里挨桌应酬着给乡邻们倒茶。

  三月带着六个孩子走进院中。

  刘五家的看见了,撇了撇嘴,跟同桌来吃酒席的李嫂使了个眼色,没好气的说道。

  “李嫂,我让你带孩子来,你还不好意思...看看人家,一个带六个,这才叫吃大户...”

  李嫂顺着刘五家的眼神看了过去,见三月还真是带着六个孩子来的,她也有些瞧不起三月,撇了撇嘴说道。

  “啧,这个兰三月,还真舍得这张脸,六个孩子都带来了...为了吃一顿酒席,脸都不要了...”

  一边的张嫂听到她俩交谈,把手里嗑的瓜子,剩小的小点的瓜子,扔进了盘子里,接着又抓起了一把,边嗑瓜子边说道。

  “别说人家,姚家是外来户,白吃白喝谁不来呀...

  我们不也是来白吃白喝来的吗...人家带六个孩子,证明人家有.

  让你带,你现生都来不及...什么都眼气...哈哈。”

  刘五家的听张嫂这么说,也不跟张嫂抬杠,因为她就生了一个孩子,后来就怎么的也怀不上了,因为自己男人那个东西不举,这也是她不想提的伤疤。

  “你们发现了没有,三月最近好像发财了,你看那几个孩子穿的,从上到下好像都是新的...”

  八婆都是这样,一个话题说不下去了,嘴也不带闲着的,刘五家的比不过孩子个数,又换了个话题。

  张嫂看了看,三月正带着孩子们向她们这边走,张傻就故意大声说道。

  “人家三月,还真是发财了呢,你忘了上去赶集回来,光给迷糊车钱,那可就是五、六斤的肉...”

  张嫂的话,不光说给自己桌说的,小院里几乎都能听到,

  “啧,这个兰三月,还真舍得这张脸,六个孩子都带来了...为了吃一顿酒席,脸都不要了...”

  一边的张嫂听到她俩交谈,把手里嗑的瓜子,剩小的小点的瓜子,扔进了盘子里,接着又抓起了一把,边嗑瓜子边说道。

  “别说人家,姚家是外来户,白吃白喝谁不来呀...

  我们不也是来白吃白喝来的吗...人家带六个孩子,证明人家有.

  让你带,你现生都来不及...什么都眼气...哈哈。”

  刘五家的听张嫂这么说,也不跟张嫂抬杠,因为她就生了一个孩子,后来就怎么的也怀不上了,因为自己男人那个东西不举,这也是她不想提的伤疤。

  “你们发现了没有,三月最近好像发财了,你看那几个孩子穿的,从上到下好像都是新的...”

  八婆都是这样,一个话题说不下去了,嘴也不带闲着的,刘五家的比不过孩子个数,又换了个话题。

  张嫂看了看,三月正带着孩子们向她们这边走,张傻就故意大声说道。

  “人家三月,还真是发财了呢,你忘了上去赶集回来,光给迷糊车钱,那可就是五、六斤的肉...”

  张嫂的话,不光说给自己桌说的,小院里几乎都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