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自取其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月的话,气得廖老婆子直翻白眼,浑身颤抖指着三月吼道。

  “好你个兰三月,你还真不拿我这个婆婆,当长辈了看了是不。

  今天,趁着乡邻们都在,我看你还能翻了天...

  你不是有银子吗?

  我今天就好好的跟你算算账,看你兰三月能不能赔得气我...”

  众乡邻都知道三月是廖家的媳妇,但很多人不知道,廖老婆子对三月干出那么多的缺德事儿,见三月对自己的婆婆说话不敬,私下里开始对三月指指点点起来。

  三月听了廖老婆子的话,不怒反乐,还真有不要脸的,竟然跑这里来跟她算账来了,也好,趁着今天人全乎,就好好的把廖老婆子做的事儿说道说道。

  “呵呵,你还配当长辈吗?

  我兰三月要是弱一点,早就被你给卖了...

  这六个孩子都是你的孙子,请问你,照顾过哪个一天没有...

  你早把我和孩子们,当成你们廖家的累赘了,不是今天想卖这个,就是明天想卖那个的。

  我们不是你的玩物,更不是你私有的商品,家早已分了,我们已经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也不要倚老卖老,动不动就拿长辈压人。

  别人受不受的我不管,我兰三月可不吃你这一套,你跟我算账,算得着吗?

  真是可笑至极!”

  众人听了三月的话,有知道内情的,有不明白真相的,相互的打听起来,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廖老婆子看看左右,几乎都是廖家村的族人,觉得都会站到她这边,她的底气足了起来,胡搅蛮缠,无理辩三分的功夫使了出来。

  “兰三月,你别不识好歹,今天当着乡邻的面,我还真就不信治不了你。

  你是我廖家花钱买来填房的,给你娘家5两银子,如今连房都没有圆,这钱是不是退给廖家?

  你现在住的房子是我们廖家的,虽然破了点,但也能卖上几两银子,你要想继续住,少十两银子你就得搬走。

  还有前些日子分给你的田地,你也得退回来,不退给五两银子你就种...

  前后二十两银子,让乡邻们说说,这银子你该不该给...”

  廖老婆子说完,向同桌的和看热闹的廖家族人使个眼色,院里立刻发出了,偏向廖老婆子的声音。

  “按理说,这钱得给,毕竟没有圆房...”

  “嗯,那廖家老宅,要十两银子也不算多...”

  “没有圆房就不能算廖家的人,种廖家的地也不能白种呀...”

  “廖老婆子要的还真是不多,二十两银子还真是便宜她了...”

  三月听着大家的议论声,站在原地没动。

  小东、小西、小南等,几个懂事的孩子,攥着小拳头怒视着说话的人们。

  廖老婆子见乡邻们舆论对自己有利,她眼珠转了一下,看着三月又补充了一句。

  “兰三月,你不是有银子吗?

  二十两还不够。

  昨天,你把我的女儿廖云凤、侄女廖云平都打伤了,医药费也得给五两银子。

  一共二十五两,少一个子,你也别想出这个院。”

  三月不动,不是被廖老婆子和舆论给吓住了,她是不想跟这帮无理取闹的人吵架。

  今天,是姚家兄弟,嘎子的大喜日子。

  三月不想因为自己,给姚家大娘添堵。

  但,廖老婆子蹬鼻子上脸,三月再好的脾气也稳不下来了。

  三月把怀里的小猫放到地上,让小南领着,她看了一眼孩子们,笑了笑示意小东、小西先不要说话,一切都有她呢。

  三月站起看了一眼刚刚说话的那几个廖家村族人,笑了笑,扭头对廖老婆子说道。

  “说实话,你要的银子还真的不多。

  我兰三月也能拿得出来。

  但是,我凭什么给你...

  廖家确实给了我娘家五两银子,但你廖家的轿子也把我抬了过来,没有圆房就不算廖家人是吗?

  那好,请你把你的大儿子叫出来,让廖汉生写一份休书,把我休了,这五两银子我现在就陪给你。”

  三月说着,还真从怀里掏出一把银子,正好五两,拿在手里在廖老婆子眼前晃了晃。

  廖老婆子看着银子眼馋,可她上哪里去找廖汉生呀。

  “兰三月,廖家村人都知道廖汉生失踪了,你让我一个老婆子去哪里给你找,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三月看看廖老婆子,心里暗笑:“呵呵,找不到是你的事儿,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银子了,没有廖汉生的休书,名义上我还是廖家的媳妇,众位乡邻,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众人相互瞅瞅,觉得三月说的对,纷纷点头:“嗯,有道理,这银子廖家不应该要...”

  三月笑了笑,把银子揣进了怀里,看了眼大家继续说道。

  “既然大家还承认我是廖家的媳妇,这银子我就揣回去了...

  廖汉生本来的房子,又大又宽敞的,我都让给你们了。

  我带着孩子们住,破烂不堪的廖家老宅,你还从十两银子,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孩子们哪个不姓廖,我们住不应该吗?”

  众乡邻听了三月的话,想想廖汉生以前住的房子,还真是便宜廖家老婆子她们了。

  霸占人家的房产也就算了,连破烂不堪的老宅都不让人住,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大家的舆论开始向三月这边倾斜,廖老婆子的脸有些挂不住了,她恼羞成怒的指着三月,疯了样的吼道。

  “兰三月,我说不过你,这些银子你不给,廖云凤、廖云平的医药费,你得出吧?”

  廖老婆子不提廖云凤、廖云平还好点,三月听到这两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

  想想自己怀里揣着‘免死金牌’,也该立立威了。

  “哈哈,这个银子,我更不能出。

  廖云凤、廖云平,污蔑我,打她们都是轻的。

  你回去告诉她们,如果再敢来惹我,我就直接打断她们的腿,不信就试试。”

  三月说完,抱起地上的小猫,带着孩子们就要往姚家的正房方向走,被廖家老婆疯了一样的拦住。

  “你给我站住...兰三月,还没有王法了呢,你以为你是谁,还打断我女儿的腿,今天,老婆子和你拼了....”

  廖家老婆子,见讨要银子不成,感觉在众乡邻面前丢了脸,她也不分现在是什么场合了,伸出五爪,就向三月的脸上抓去。

  小东、小西见状,立马的挡在三月身前,护住了三月,嘴里大声的喊着:“不许碰我娘...”

  廖家老婆子气得要疯:“小兔崽子,我还是你奶奶呢,给我让开...”

  “我们没有你这个奶奶,你还要点脸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