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作茧自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东、小西,挡着廖老婆子,不让她靠近三月。

  气得廖老婆子真的发了疯,她回手抄起桌上的一个二大碗,就向三月砸去。

  “啪...”

  三月一躲,二大碗落地,啪的一声,摔的粉碎。

  院子不算太大,贺喜的人又很多,本来没几个人注意这边,碗一碎地,一起了大家的注意。

  宾客们都向这边看来。

  廖老婆子一击没中,没有收手,继续拿起桌上的碗,向三月砸去。

  廖老婆子,有恃无恐,心想反正姚家也是外来户,院里几乎都是廖家村的族人,摔几个碗没什么大不了的,姚家还敢说什么咋地。

  三月见状,心里偷乐,不仅可伶起廖老婆子来。

  三月知道姚家大娘的身份,姚家今天办喜事儿,廖老婆子在这儿耍横,真是早死。

  三虎正在招呼客人,见有人摔碗砸东西,他的火气立刻上来,分开人群,抢下了廖老婆子手中的碗,推了廖老婆子一下。

  廖老婆子见是姚家三虎,她的眼角现出一丝狡黠。

  刚刚三月把她怼的够炝,但三月好歹也是聊家的媳妇,廖家村族人多少还要看一下廖汉生的面子,三月与廖老婆子再怎么打都是廖家自己的事儿,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

  但姚家是外来户,跟廖家族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如果廖姓人跟姚家发生冲突,大家还是会向着廖姓人的。

  廖老婆子有廖家族人撑腰,三虎推了她一下,她就势就倒在了地上,耍起泼来。

  “好你个姚家三虎,老婆子好心好意来你们姚家捧场,你竟然敢打人,欺负我们廖家村没人了是不,族人们,还愣着干啥,你们就看着我老婆子让外来户欺负吗?...我不活了我...”

  廖老婆子倒在地上不起来,嘴里煽动着族人,声泪俱下的耍着泼。

  院里的廖家族人,欺负外来户欺负惯了,平时他们之间也有矛盾,当是对付外来户还是挺齐心的。

  廖老婆子煽风点火,廖家族人开始行动起来,几个人抓住三虎就打,有的妇女趁势摔着桌上的杯、盘。

  小院顿时乱成了一团。

  屋里的姚家大娘,正在与街坊四邻的寒暄,听见外面的响动,老人眉头一索,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着院里景象,老人气得有些哆嗦,拐杖重重的往地上一戳,重重的喊道。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

  姚家大娘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气势,院里的每个人都感到了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得有些喘不上气来。

  廖家族人停手,齐齐的看向姚家大娘。

  “娘!”

  “娘...”

  “姥姥...”

  三月见姚家大娘出来,抱住小猫叫了声娘,走到了姚家大娘身边站定。

  三虎姚家大娘出来,甩开抓着自己的俩个廖家村族人,也走到姚家大娘身边,等着娘的训斥。

  小东、小西、小南、小北、小五,跑到姚家大娘身边,把姚家大娘护在了中间。

  院里廖家族人,听见三月喊姚家大娘为‘娘’,感到有些惊讶,以为自己听错。

  后见三月的一帮孩子,都喊姚家大娘做‘姥姥’,他们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廖老婆子见三月和自己的一帮孙子,都跑到了姚家大娘那边,她倒在地上也不装了,轱辘一下爬起,看着三月和姚家大娘笑了笑说道。

  “哈哈,我说呢,三月这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逆来顺受的,怎么,突然变得豪横起来...

  原来,后面有你这个老不死的给她撑腰。

  这‘娘’叫的瞒亲的,就连我这个婆婆都还没有听三月叫过...

  姚家老婆子,今天,你是不是得给我廖家一个说法...

  你是怎么蛊惑廖家媳妇,跟我们廖家做对的....

  解释不清楚,你们姚家的婚事,怕是办不成了...哈哈。”

  三月听了廖老婆子的话,真是替她可怜,自己踢到铁板上了还不知道,作茧自缚就是这样吧。

  三月看了姚家大娘一眼,

  廖老婆子见是姚家三虎,她的眼角现出一丝狡黠。

  刚刚三月把她怼的够炝,但三月好歹也是聊家的媳妇,廖家村族人多少还要看一下廖汉生的面子,三月与廖老婆子再怎么打都是廖家自己的事儿,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

  但姚家是外来户,跟廖家族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如果廖姓人跟姚家发生冲突,大家还是会向着廖姓人的。

  廖老婆子有廖家族人撑腰,三虎推了她一下,她就势就倒在了地上,耍起泼来。

  “好你个姚家三虎,老婆子好心好意来你们姚家捧场,你竟然敢打人,欺负我们廖家村没人了是不,族人们,还愣着干啥,你们就看着我老婆子让外来户欺负吗?...我不活了我...”

  廖老婆子倒在地上不起来,嘴里煽动着族人,声泪俱下的耍着泼。

  院里的廖家族人,欺负外来户欺负惯了,平时他们之间也有矛盾,当是对付外来户还是挺齐心的。

  廖老婆子煽风点火,廖家族人开始行动起来,几个人抓住三虎就打,有的妇女趁势摔着桌上的杯、盘。

  小院顿时乱成了一团。

  屋里的姚家大娘,正在与街坊四邻的寒暄,听见外面的响动,老人眉头一索,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着院里景象,老人气得有些哆嗦,拐杖重重的往地上一戳,重重的喊道。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

  姚家大娘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气势,院里的每个人都感到了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得有些喘不上气来。

  廖家族人停手,齐齐的看向姚家大娘。

  “娘!”

  “娘...”

  “姥姥...”

  三月见姚家大娘出来,抱住小猫叫了声娘,走到了姚家大娘身边站定。

  三虎姚家大娘出来,甩开抓着自己的俩个廖家村族人,也走到姚家大娘身边,等着娘的训斥。

  小东、小西、小南、小北、小五,跑到姚家大娘身边,把姚家大娘护在了中间。

  院里廖家族人,听见三月喊姚家大娘为‘娘’,感到有些惊讶,以为自己听错。

  后见三月的一帮孩子,都喊姚家大娘做‘姥姥’,他们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廖老婆子见三月和自己的一帮孙子,都跑到了姚家大娘那边,她倒在地上也不装了,轱辘一下爬起,看着三月和姚家大娘笑了笑说道。

  “哈哈,我说呢,三月这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逆来顺受的,怎么,突然变得豪横起来...

  原来,后面有你这个老不死的给她撑腰。

  这‘娘’叫的瞒亲的,就连我这个婆婆都还没有听三月叫过...

  姚家老婆子,今天,你是不是得给我廖家一个说法...

  你是怎么蛊惑廖家媳妇,跟我们廖家做对的....

  解释不清楚,你们姚家的婚事,怕是办不成了...哈哈。”

  三月听了廖老婆子的话,真是替她可怜,自己踢到铁板上了还不知道,作茧自缚就是这样吧。

  三月看了姚家大娘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