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表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廖家村族人,见廖老婆子被扔出门外,他们一脸的懵逼,没想到姚家说动手就动手了。

  三月站在姚家大娘身旁,扶住老太太,表情不紧不张的。

  她对十几个陌生面孔的出现,帮着姚家,一点都不感到惊奇。

  三月知道老太太的身份,一品诰命夫人,开玩笑呢,再怎么隐居,也得有人暗中保护呀。

  三虎是不明白怎么回事儿,母亲让他送客,他就往出请人。

  没想到呼啦出来十几个生面孔,比他还霸道,直接往外扔人,开始三虎怕把事情闹大,后来发现自己的母亲并没有阻止,他也就不客气了,把压抑许久的怨气都爆发了起来。

  这些平时欺负惯了外来户的廖家族人,哪里受过这个屈辱,他们相互看看,互相打着招呼,一拥而上,把三虎和十几个陌生的面孔围了起来。

  三虎他们虽然人少,但是丝毫没有畏惧,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把廖家族人放倒了一大半。

  剩下的廖家族人见情况不好,知道打不过对方,他们也无心恋战,退到姚家门口,不敢再进姚家半步。

  正在这时,村子里想起了‘啰声’。

  一队官兵举着回避的牌子,抬着个八台官轿奔姚家走来。

  “闲人回避,县太爷到...”

  随着官差衙役的喊声,轿子在姚家大门前停下。

  原本躲在人群中的廖老婆子,见官差和县太爷驾到,立马从人群中跑出,跪在轿子前,哭天抹泪的哀嚎起来。

  “青天大老爷,可得给小民做主呀...小民冤枉呀...”

  轿子落地,从轿子里走出一位三十左右岁的官人,他低头看了眼跪着的廖老婆子,又看了看姚家门外,跌跌倒到的廖家村族人,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迈步向姚家走去。

  廖老婆子见县太爷没有理会自己,她在地上紧爬了几下,一把抱住县太爷的大腿不放,嘴里不断的喊着。

  “青天大老爷,可得给先民做主呀,这个外来户,无法无天了,看看他们把我们廖家村的族人打的...可得,给我们做主呀...”

  官差衙役见廖老婆子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们赶紧的过来,把廖老婆子拖开扶起。

  这时,理正也带着一队人马赶到,见官轿里走出的官人,他先是一愣,随后立马吩咐自己的手下,把廖老婆子家走,他急忙的上前与哪位官人打着招呼。

  “陈大人,小的是廖家村理正...您来廖家村怎么也不通知一下小的,小的好去村口迎接。”

  官轿里走出的官人,理正认出,正是新上任的县太爷,他小跑到县太爷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

  县太爷看看理正,又看了看地上跌跌倒到的廖家村人:“这是怎么回事儿?”

  理正听县太爷问这个,他哪里有胆隐瞒,就把听到报信人说的跟县太爷重复了一遍,他不知道县太爷,为何突然来到廖家村,以为县太爷是临时出访,为了表功,理正也想表现一下。

  “小的也刚刚赶到,听说是廖家村的族人与外来户之间发生了冲突,我这就把双方叫过来问问...”

  县太爷听了理正的话,笑了笑,他向衙役要了把椅子,坐在了道路中间,看着理正说道。

  “好,那本官就看你如何的处理,呵呵。”

  “大人,您稍等,我去了解一下,把闹事双方带来...”

  理正答应一声,赶紧的奔廖老婆子走去,他知道这事儿,一定和廖老婆子脱不了干系。

  理正把廖老婆子拉倒一旁:“廖老婆子,你说说怎么回事儿?县太爷来了,等着回话呢,你可不能瞎说.....”

  廖老婆子抹了把眼泪:“理正呀,今天这事儿,真的不怨我们。

  我们都是来参加姚家婚礼的。

  我与我的儿媳妇绊了俩句嘴,摔了两个碗...

  姚家不由分说,就把我扔了出来,现在我这胯骨轴子还疼呢。

  我说的可都是真话,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廖老婆子说着,用眼睛看了看身边挨打的廖家村族人。

  “理正,廖婶子说的没错,就摔了姚家两个碗,他们就开始动手打人,你看就是那几个,跟三虎站在一起的陌生人,把我们打成了这样...”

  一个廖家村族人,耷拉着一条胳膊,一看就是被人扭脱臼了,咬牙切齿的看着三虎和那几个陌生人说道。

  理正听完廖家村族人的叙述,看着廖老婆子他们说道:“嗯,事情我基本都清楚了,就摔两个碗姚家就伸手打人,他们也太没王法了,那几个人是什么人,你们知道吗?”

  廖家村人都摇头:“从来没见过,谁知道姚家从哪里雇来的?”

  理正想了想,又看了看一群被打的廖家村族人:“他们几个把你们打成这样,看来他们身手都你简单呀...

  看来姚家早有准备,你们也是,平时欺负欺负人家就算了,

  怎么还在人家办喜事的时候闹事儿....”

  廖老婆子没有等理正把话说完,就抢话说道:“理正,这话让你说的,就像你没欺负过外来户似的...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那几个陌生人,看住,别让他们跑喽,这可是姚家雇凶的证据。

  有县太爷在,你们身上又有伤,证据确凿,这下姚家可就吃不了就兜着走了,就是便宜了三月那个小贱人,怪可惜的...”

  “哈哈,三月也跑不了,她不是叫姚家老太太干娘吗?姚家没钱,三月有呀,就让三月替姚家赔我们的医药费...”

  “对,就让三月赔,姚家穷的叮当响,我打总不能白挨吧...”

  理正听大家说三月叫姚家大娘为‘娘’,他就感觉这事儿不对,绝对不能向廖家村族人说的这样简单。

  县太爷没来还好说,自己出面处理一下就得了,可是,今天县太爷来廖家村视察,碰见了这事儿,他要是不问明白,稀里糊涂的处理,自己这个理正也就别干了。

  理正想到这里,摆手示意了一下:“大家听我说,今天不同往日,县太爷在那边坐着,你们也都看到了,话可不能乱说,一会儿,问你们什么就说什么,尽量的把事情推到那几个陌生人的身上,明白吗?”

  廖家村族人听了理正的话,看了看县太爷坐着的方向,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理正安排完廖家村族人,他又向姚家走去。

  三虎见理正过来,急忙上前把他请进院中。

  理正进院,看了眼地上砸烂的咂碎的碗、盘,还真的不多,他的脸就拉了下来。

  “姚家老太太,你家发生了打架斗殴事件,人是三虎带人打的,现在县太爷就在外面,你们跟我出去一下,到县太爷面前问话。”

  姚家大娘打量了一下理正,没给他好脸,让人帮自己拿了把凳子,往院中一坐。

  “老身那也不去,县太爷来了怎么了,我们没错为什么要见他,让他进院问话...”

  理正见姚家大娘的态度,给他逗乐了,他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看着姚家大娘说道。

  “呵呵,姚家还挺硬气,还让县太爷进院问话,你以为你是谁,来人,给我统统的带出去...”

  姚家大娘见理正带来的人真要动手,她眼睛一瞪,拐杖往地上一蹲:“谁敢!”

  理正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被老太太喝住,眼睛也瞪了起来。

  “一群废物,还不给我抓人...”

  理正带来的人,听了理正的话,呼啦一下就要上去抓人,那十几个陌生面孔见状,立刻跳了出来,不由分说,把上来抓人打倒在地。

  理正见状惊得张大了嘴巴:“好,好,你们还真是没王法了,你们等着...”

  理正说完,转身就要往姚家院外跑,正碰上县太爷进院。

  理正赶紧的来到县太爷面前,手指着姚家大娘说道:“陈大人,你要往院里进了,一帮的刁民,您注意...”

  理正的话还没有说完,县太爷抬起脚照他肚子就是一脚,嘴里吼道:“谁是刁民?”

  理正被县太爷踹得不轻,他趴在地上疼的直咧嘴,咬牙挺着没敢叫出声来。

  县太爷的举动,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他们不知道县太爷为什么踹理正,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的盯着县太爷。

  县太爷进院,没有理会大家,盯着姚家大娘发呆,眼角里有了些晶莹。

  姚家大娘看着县太爷,浑身有些颤抖,她拄着拐杖缓缓的站起,眼角也流下了泪来。

  县太爷紧走几步,噗通跪在姚家大娘面前,沙哑的喊道:“姑姑,真的是您...让侄儿找的好苦...”

  姚家大娘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县太爷,伸手扶了他一下:“浩儿,快起来,穿着官服呢...”

  县太爷这一跪,一声姑姑叫出,全院的人都傻了。

  尤其是被县太爷踹趴下的理正,他的眼睛当时就长巴了,心想着下可完了,自己谁不好惹,怎么惹上了县太爷的姑姑,竟然骂县太爷的姑姑是刁民。

  理正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县太爷和姚家大娘身上,他悄悄的爬起,也不敢离开姚家院,浑身哆哆嗦嗦的站在县太爷身后,等着发落。

  姚家大娘打量着县太爷,脸上满是欢喜:“浩儿,来姑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姑姑认的干女儿兰三月,你叫妹妹...三月,这是娘的侄儿,陈浩,你得叫哥哥。”

  姚家大娘拉过三月,给她和县太爷介绍着。

  三月很大方的给县太爷施了一礼:“兰三月,见过哥哥。”

  县太爷看着三月,点了点头,问了声好,然后,看向了一旁的三虎说道:“姑姑,这位是三虎兄弟吧,几年不见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姚家大娘笑了笑,看着三虎说道:“还不叫人,小时候,你浩哥可没少疼你...”

  三虎挠挠自己的头,有些想不起来了,自己家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一门亲戚。

  他是什么县太爷?

  县太爷是自己的表哥?

  三虎就跟做梦一样:“浩哥,你是县太爷?”

  陈浩看着三虎傻傻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什么县太爷不县太爷的,我是你表哥。。。。”

  姚家大娘打量了一下理正,没给他好脸,让人帮自己拿了把凳子,往院中一坐。

  “老身那也不去,县太爷来了怎么了,我们没错为什么要见他,让他进院问话...”

  理正见姚家大娘的态度,给他逗乐了,他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看着姚家大娘说道。

  “呵呵,姚家还挺硬气,还让县太爷进院问话,你以为你是谁,来人,给我统统的带出去...”

  姚家大娘见理正带来的人真要动手,她眼睛一瞪,拐杖往地上一蹲:“谁敢!”

  理正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被老太太喝住,眼睛也瞪了起来。

  “一群废物,还不给我抓人...”

  理正带来的人,听了理正的话,呼啦一下就要上去抓人,那十几个陌生面孔见状,立刻跳了出来,不由分说,把上来抓人打倒在地。

  理正见状惊得张大了嘴巴:“好,好,你们还真是没王法了,你们等着...”

  理正说完,转身就要往姚家院外跑,正碰上县太爷进院。

  理正赶紧的来到县太爷面前,手指着姚家大娘说道:“陈大人,你要往院里进了,一帮的刁民,您注意...”

  理正的话还没有说完,县太爷抬起脚照他肚子就是一脚,嘴里吼道:“谁是刁民?”

  理正被县太爷踹得不轻,他趴在地上疼的直咧嘴,咬牙挺着没敢叫出声来。

  县太爷的举动,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他们不知道县太爷为什么踹理正,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的盯着县太爷。

  县太爷进院,没有理会大家,盯着姚家大娘发呆,眼角里有了些晶莹。

  姚家大娘看着县太爷,浑身有些颤抖,她拄着拐杖缓缓的站起,眼角也流下了泪来。

  县太爷紧走几步,噗通跪在姚家大娘面前,沙哑的喊道:“姑姑,真的是您...让侄儿找的好苦...”

  姚家大娘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县太爷,伸手扶了他一下:“浩儿,快起来,穿着官服呢...”

  县太爷这一跪,一声姑姑叫出,全院的人都傻了。

  尤其是被县太爷踹趴下的理正,他的眼睛当时就长巴了,心想着下可完了,自己谁不好惹,怎么惹上了县太爷的姑姑,竟然骂县太爷的姑姑是刁民。

  理正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县太爷和姚家大娘身上,他悄悄的爬起,也不敢离开姚家院,浑身哆哆嗦嗦的站在县太爷身后,等着发落。